syqho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線上看-390 我全都要熱推-gmuke 20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当李峥在楼道里找到解其纷的时候,他一个人干坐在台阶上,周围并没有烟味。
“不是抽烟么?”李峥顺势坐在他旁边。
“没有,有就抽了。”解其纷拍了拍口袋,回头瞅了一眼,“他们呢?”
“还在聊那个模型。”李峥苦笑低头,“我反正是有点吃力,晚上回去再慢慢啃吧。”
華夏神龍
解其纷看见李峥苦逼的样子,竟拍着他安慰起来:“吃力是对的,只有像归见风那样,对几何、代数抽象理解大一统的人……或者是生下来脑子就与常人不一样的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像出图像。”
“好嘛。”李峥指了指走廊,捂着额头道,“里面一个数学大一统的,一个生下来脑子不一样的,我太难了……”
“你有你的优势。”解其纷当真越安慰越起劲了,“你能把这些组合起来,把看似无关的知识串在一起,你就是轴心。李峥,你能把这一切组织起来,比楚佑华那种资金动员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我喊难你还真安慰啊?”李峥捶了下解其纷笑道,“所以隧穿路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是不是早就把这个问题想透了,逗我们玩呢?”
“我倒真是想这样啊。”解其纷摇头叹道,“超导和凝聚态不是我的专业,很多内容我是跟着你们一起学过来的,只不过底子比你们厚一些罢了。”
大界果
“那你怎么一下子就想到了隧穿路径这个名词?”
“你说呢?”解其纷干着笑说道,“还有别的可能么?”
“……”李峥沉吟片刻,虽然心里隐约已经感受到了,但还是试探性地轻轻问道,“隧穿路径是……你的理论中……独有的名词?你曾经从其它角度,证明过……或者说是预言过它?”
解其纷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拍了拍李峥:“你看,我没想把你们往任何角度拉,但你们还是走到了,大概这就是物理吧,只要你走得够远,会发现拦住所有方向的,都是同一面墙。”
话罢,他扶着膝盖吃力起身,回望着走廊另一端的实验教室幽然一叹。
“我只能陪你们到这里了。”
接着,缓步走向实验教室。
李峥追上去想再说些什么,他却只抬抬手,示意不要再问了。
……
教室内,林逾静正在……正在……正在喂食。
把自己珍藏的应急零食通通塞给了归见风。
没办法,这孩子一旦开始投入,好像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感知,只剩下在数学世界里遨游的大脑,毫无饥饿感,卫生间都可以不上。
按照风爸的说法,归见风曾经甚至有过学晕过去的经历。
这个境界……
李峥也只有自愧不如了。
林逾静则是很心疼孩子,一边喂食还一边像研究小动物一样摸来摸去。
“哇……毫无运动的人,竟然真的有腹肌?”
“别……别摸了……”归见风红着脸嚼着巧克力酥,“我也是个人呐……李峥会生气的……”
果然,李峥进屋就瞪眼了。
“我以为你们在讨论数学,竟然在做这种事??”
“快来,快来。”林逾静招手道,“他有腹肌呢,还硬呼呼的。”
“哦?”李峥也便冲过去摸了起来,“真的!”
“你们够了……”归见风气得扭身捂住肚子,“再摸我就不跟你们了,我找沈老师去。”
林逾静眨眼笑道:“好啊,姥爷也有腹肌哦~”
“没完了!”
正当他们研究归见风的功夫,解其纷已经在白板上写下了之后的内容。
待归见风补充完能量,解其纷今晚的课也已开讲。
与其说是课,不如说更有种安排后事的感觉。
“这是接下来的研究路线。”
“1:将归见风的算法模型化,重译为物理语言,要让物理界看得懂。”
“2:这其中,可将‘隧穿路径’视作一条原理不明的规律,并基于此创造一套全新的魔角模型。”
“3:如果我们的路是对的,那么这个模型的适用范围将不仅限于石墨稀,试着将这个模型套入更多的二维材料,并作出更多的‘魔角’预测。”
“4:实验,去验证它,如果没有实验条件的话,就只能等其它人去验证它了……石墨稀等了6年,不知道这个要等多久,但搞理论的人,本身就是要‘等’的。”
“以上这些,你们不一定要严格遵守,只是我的个人建议。”
“然后,最重要的。”解其纷扔下了笔,扫视着三人一字一句道,“务必,将‘隧穿路径’视作一条原理不明的规律,就当是一条公式,可以随意的使用它,但不要试着去解释它,如果还当我是个导师,这就是唯一的要求。”
“可是,解老师!”归见风却是眼睛一亮,好像只在乎这个,“我根本不懂什么超导和凝聚态……也不在乎验证什么魔角,我只想知道隧穿路径通向哪里!”
林逾静也露出了同样热切的眼神。
对物理狂热者而言,与“隧穿路径”这个发现相比,超导和凝聚态根本不值一提。
无论是更懂物理的林逾静还是更懂数学的归见风,他们都能感受到一种“朝闻道”级别的召唤。
在听到这个召唤之前,他们从不觉得自己是为何而生的,更是对“宿命”这个词嗤之以鼻。
但今晚,他们感受到了这一点。
而他们狂热的眼光,恰恰是最令解其纷煎熬的。
果然还是拦不住啊……
自责之外,隋淼的劝告与鲁东升的嘴脸也先后浮现在他面前。
他们是对的。
淚血鏡
这些学生,根本拦不住。
唯有李峥好一些,还保有警惕的理智。
倒不是他有多稳重,只是他知道的过往多一些,外加其他老师打的预防针也多一些。
眼见林逾静和归见风根本不买账,解其纷本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作为“轴心”的李峥,也是时候让角度归正了。
李峥首先起身按下了唔唔的静静和嘤嘤的归见风:“你俩先安静,听我一言。”
接着又回望焦灼的解其纷:“解老师也是,不要把话说死,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做到。”
九玄天帝
最后,他沉吸一口气。
“静静,风风,世界不是我们理想中那样的。”
“你们觉得一个课题再好,也只是‘你’觉得。”
“世界并不在乎‘你’觉得。”
“但世界在乎‘爱因斯坦’觉得,‘杨振华’觉得,甚至是‘楚佑华’觉得。”
“在得到研究资源之前,我们首先要证明自己配得上它,让世界在乎我们。”
“我们一次次考试,一次次竞赛都是这个目的,包括现在的课题,也有这个目的在里面。”
“这段时间我们过得很快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憋屈。”
李峥看着解其纷,抬手扫过教室。
“在所有人的怀疑与讽刺中,憋在这个破教室里,连台好点的计算机都没有……”
“还要他妈的一学期内结束一个如此宏大的课题……”
“连接近一个精妙的理论都要畏畏缩缩东躲西藏……”
“我虽然喜欢学习,但我从未感受过如此憋屈的学习……”
李峥瞪着解其纷,点着桌子道。
“我要有一天,在大白天的课堂上,光明正大的,听解其纷教授,讲他甘愿用一生去填补的理论空缺。”
“是这件事,让我坚持走到了今天。”
“所以,解老师你不要说什么‘禁止探索’,这是对学生最残忍的刑法。”
李峥接着转瞪归见风和林逾静。
“你们,也给我憋一憋,别给我重蹈解老师的覆辙。”
“创世理论,众人敬仰。”
“我全都要!”
“电镜、凝聚态研究,DNA分析仪,超算,太空望远镜,对撞机。”
“我全都要!”
“为了这个,现在都给我老实做人,先拿个魔角模型出来让他们闭嘴。”
“再拿个超导理论坐稳。”
“然后就该我们定规则了,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不是请求,不是说服。”
“这是命令。”
“这件事,谁都不要再废话。”
“明白了么?”李峥首先就瞪向了林逾静。
林逾静一个哆嗦:“渣……渣……”
“我听不见!”李峥二重瞪了过去,“明白了么?”
“唔……”
“听不见!”
“唔!”
“好。”李峥继而转向瑟瑟发抖的归见风,“你?”
“我……我爸都没这么欺负过我……”
“谁没这么欺负过你?听不见!!”
“爸爸!”
“好!”李峥转而走向解其纷。
归见风感觉亏了很大,委屈起身要追上去:“等等……我还没……”
林逾静赶紧把他抓回按住,压着嗓子紧张兮兮道:“这次渣猹是认真的……从了吧……我都怕了……”
“不是不能从……”归见风哭丧着脸道,“我只是想被尊重……”
此时,李峥也已走到解其纷面前。
“既然你说我是轴心,那你也要跟着我转。”
“还是那句话,我们一起把魔角模型搞出来。”
“那个时候,蓟大若是再有半个人阻止我们跟你学习。”
“那这蓟大不待也罢。”
“还真当我不愿去隔壁跟杨振华谈笑风生了?”
“如何?”
解其纷此时也流露出了跟前面两位差不多的无辜。
“就这样吧……”林逾静使劲点头道,“先把成果做出来,然后我们想怎样就怎样,解老师也不必有压力了。”
“这些事,直接说就好了嘛……”归见风也是委屈点头,“揉脸也是,摸肚子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欺负我……”
解其纷见状,也唯有释然一笑,拿起桌上归见风的最终式,回身拉来了新的白板。
“你这路径式子也写的太丑了,来来,我教你怎么简化。”
“!”归见风立时就不委屈了,“我是还没来得及简化,这不是我的真实水平。”
“呦。”解其纷一笑,干脆招手道,“那来,我们四个分头简化这个最终式,谁做得最漂亮,谁就……谁就负责抽李峥屁股吧,刚才这顿喷的太他妈臭了。”
“哎!”李峥一瞪眼,“怎么突然就快进到这里了!”
“唔!!”林逾静已经跑上来抢走了草稿纸,“抽!!使劲抽!!”
归见风也火速抓来一支笔低头猛干:“你死了李峥……我要用数学复仇……”
解其纷只笑眯眯抬手,瞅着手表道:“好,我让你们十分钟。”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七月裏
李峥一边找笔一边骂道:“这是我的屁股,你凭什么?”
解其纷努嘴笑道:“瞧给俩孩子气的,你就认了吧。”
“不,我要赢!”
半小时后,归见风赢得了比赛胜利。
主要还是因为解其纷没有参与,而是直接提供了标准答案。
于是,历史性的一幕出现了。
实验台前,归见风紧张地握着右手。
“我要打了啊!!”
“妈的……”李峥撅着咬牙道,“来个痛快。”
“就是这个表情。”林逾静举着手机狂拍,“不甘,无助,只能在下面任人蹂躏的表情。”
“!”李峥狞脸道,“你等着,有你倒霉的一天!”
“哦哦哦?”林逾静挑眉笑道,“你刚才可凶我了哦,信不信我告诉姥爷?”
“呲……”
……
基于“隧穿路径”假设,魔角模型的研究正式展开。
他们惊讶地发现,一旦采用“隧穿路径”的最终式,之前模型中很多复杂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虽然原理不明,但就是莫名其妙的好用。
甚至解其纷自己也没料到这东西这么好用。
旁敲侧击间,他总也难免透露一些过去的事情。
与超导研究不同,解其纷是在十二年前一次高能物理实验数据中挖掘出的“隧穿路径”,但这只是一条假设,类似的假设他还有很多,他本人也不知道哪条才是真理。
甚至可以说,这些假设中若有一条是真理,都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只是没想到,十二年后的今天,归见风会在魔角计算中再次撞上它。
他们每个人都深知在两个不相关领域中共同存在的数学模型,必然通向一个很妙的方向,但也都像李峥说的,憋着这口气,待证明自己后再展开更深入的研究。
好消息是,归见风的加入与解其纷的解封,直接让模型构建进入光速领域。
李峥则每晚以学还学,百倍补课,同时在计算机上套入他们的成果,引入更多的二位材料展开计算和修正。
或许是之前几个月的基础打得太牢,外加解其纷积累的东西太多,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只能用飞起形容了。
转眼,便已飞起到月底,同时也是年底。
作为情侣,李峥和林逾静的跨年,自然是要在学习中度过的。
解其纷则要回家陪老母看晚会,归见风也在李峥的劝说下回家去好好陪父亲。
所以说,这一夜的实验室。
只有……李峥和林逾静两个人。
单是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他们便已同时羞涩地沉默了。
还有什么……比跨年的实验室……更催动情丝的地方吗?
“整栋楼……应该都不会有人了吧……”林逾静侧着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嗯,清洁阿姨和保安我都支走了。”李峥的声音虽然深沉,但同时也在发颤,“我保证,整个晚上,这栋楼都是我们的,无论造成什么响动,什么声音,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唔……”林逾静捂着脸摇头道,“别说了,别说了……突然好害怕和你单独在一起……”
“哼。”李峥嘴一歪,“这次我会强硬一些,不会给你挣扎空间的,我感觉你其实也一直在期待这一刻。”
“哎呀!!!”林逾静怒捶李峥骂道,“不是所有事都要想明白说出来的!!不说会更妙啊,渣猹!!”
“果然。”李峥走到实验室门前,笑着掏出钥匙,“成天口口声声说要在上面,其实一直在渴望被压在下面……”
“那是你!!你自己这么想才会说出来吧。”
李峥神色一紧。
啊……被看破了么……
“???”林逾静张圆了嘴,“哦哦哦!!原来是这样的渣猹啊,那我跨年可要好好欺负你一下下了。”
“哼,那就看谁更猛了。”李峥说着,手上的钥匙也是猛力一插。
没插进去。
末曲千千闕 懸玲木芷
再插。
依然没进去。
盛開
“行不行啊,渣猹。”林逾静捂嘴笑道,“就这?”
“嗯?就是这把啊,我用过很多次了……”李峥又捅了几次,才俯身望向锁眼,看着看着,两眼突然一瞪,“换锁了?!”
“???”林逾静也是眼一瞪凑了过去,“什么啊,偏偏今天?!”
这会儿,解其纷的贺年信息也来了。
【李峥,林逾静,归见风:】
【新年快乐!】
【有件事一直想说,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都过的太美了,我不忍心破坏。】
【因为家中母亲的老年病,我不得不越来越频繁地陪她去医院,通勤距离和实验室的工作都已经很难支持,因此我向领导申请了调动,调到离我家更近,时间安排也更宽松的部门。】
【关于魔角模型,我能做的也都已尽力,余下收尾工作,你们三人水平足矣,我甚至是一个拖后腿的。】
穿進肉文心慌慌
【待论文完成,你们可独自发表,或是找院内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张琪教授作为通讯作者挂名,他还是有点东西的,或许能接受这个。】
【万不要写我的名字,本来一流也会被打入三流。】
【感谢你们,这几个月是我在蓟大生涯中最快乐的日子。】
【之前许诺过你们的,那些所谓“我的理论”,在你们魔角模型问世的同时,一定会如期出现在你们面前。】
【但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先尽一位儿子迟来的责任了。】
【勿念,勿追,待母亲病情好些,再做联系。】
【讲师,解其纷。】
錯愛進行時 寒巖
李峥和林逾静各自抓着手机,一阵对视。
“老解要照顾妈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嗯……论文确实只差收尾了……”
“所以……我们……也先不要吵他了?”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李峥狞脸瞪向锁眼,“也没必要换锁啊,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场景。”
“这么一说……”林逾静疑道,“老解确实没理由换锁啊……这种事不是办公室管的么……”
“!”李峥也是一滞,“院里换的??”
“只能是这样了吧……”
李峥的脸随之沉了下来。
很不妙。
这一次,很不妙。
他很不妙,林逾静很不妙,物院也很不妙。
他立刻抄起手机拨了出去。
“数姐?”
“帮个忙,实验中心认识人么?”
“对,教学实验室。”
“帮我问问为什么换锁,我每晚都要在这边学习的,现在很不开心……不要说是我问的,就是假装闲聊天自己打听一下。”
“辛苦。”
片刻后,吴数回来电话。
当李峥放下这个电话后,整个人的表情都彻底不妙了。
他缓缓抬起拳头,抵着实验室的门道。
“假的。”
“什么假的?”
“老解,照顾母亲,假的。”李峥冷着脸扭头,“院里把他挤走的……今天是最后的期限。换锁,为了不让他再偷偷回来教我们……”
“???!!!”
“艹。”李峥重重捶门,“这个我他妈的可以不管……但今天晚上……我们明明这么默契的想要在这个气氛最合适的地方……他妈的……”
“都说了想想就可以了,不要真的说出来啊!!!”
“我生气了。”李峥使劲摇着头,猛地扭身,沉着脸朝外走去,“这些人,就这么急么……”
林逾静忙追上去:“你先冷静……不然我们……我们换个地方……学习……或者学习以外的……”
她说着自己也烦躁地抓了抓头。
“怎么我自己也说出来了……不好玩不好玩!!”
“就是这样,搞得我们兴致全无。”李峥活动着颈椎,声音逐渐发狠,“今晚,谁他妈也别想好好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