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6sy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623章 認知鑒賞-pl3os 20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现在总算是有点明白了,别人看他是个什么状态!
金丹不说,有剑灵遮掩,什么也看不到;但像南真人这样的高位元婴,他的剑灵还做不到完全遮掩!至于真君能看到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
修真界中,有无数奇奇怪怪的东西,修士也一样,你可以把它们叫神通,叫异能,叫道体,叫宿慧,等等,分布于人体的各个部位,手上,脚上,内脏,骨骼,血脉,或者中间……从而形成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
其中,分布最多的,就是人体的脑海中!有先天带来的,也有后天形成的,不一而足。
娄小乙脑海中有东西,这不奇怪,每个内剑修意识海中还有个剑丸呢!
关键是会不会被人发现?他现在的气运之团有两层保护,一层是剑灵的遮掩,一层是大自然的上色,像南真人这样的实力元婴,能看透剑灵的遮掩,却看不透大自然的上色,也是正常,不是南真人眼光不够,而是南真人自身没有气运之团!
白派傳人 q夜貓
娄小乙要戒备的,是气运者互相之间的发现,所以他实际上不太清楚,如果是一个像南真人这样实力的气运携带者,到底能不能看穿他的大自然上色?
但显然,南真人看到的,和他所看到的,并不是同一个东西!或者说,这些气运是藏在巫念中的,就像他的大自然上色一样保护着草原人的气运团秘密,这就是他们不惧走出来被人看到的原因!
同样一个东西,南真人看的到巫念却看不到气运,娄小乙能看到气运却看不到巫念,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区别!
同理,娄小乙可以推断,既然草原人敢走出来,那么其他气运携带者恐怕就也不能看穿他们,这么说来,巫念的遮掩就是很高级的,而他的大自然上色就更高级,这是他的幸运!
当然,看不出来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的气运是死物,有待激活!
另一个推论是,气运上身恐怕就是针对低阶修士,否则大家就都没的玩了,娄小乙走遍五环和青空两个高等修真界域都没碰到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他永远也碰不到,除非他这一波的修士有人开始成功晋升元婴。
仙二代俗世生活錄 油條豆漿
这是娄小乙想明白了的,还有没想明白的!
为什么?
通过祭祀仪式种下气运的目的何在?如果是非激活状态的气运之团,对修士的成-长有什么实际意义?
很显然,这些巫士上巫都不太明白他们在祭祀中到底得到了什么!
但他不相信草原高层是无意识的作为,一定有目的,只不过知情者的境界会很高,很高,高到轩辕的真君们都没看透!
他当然也看不透!
就只能暂时放下,把一切交給时间!
他仍然可以做点什么,比如,在春祭时混进去,多观察几次草原人的气运入体仪式,当然也可以称为巫念入体仪式。
这不是自找麻烦,他有直觉,关于气运之团的一切都和每一个气运携带者有关,在这个群体中,你不能被动的等待,只有去争!
他的猜想是,当这些气运携带者中的其中一个最终走到最后一步时,就是其他气运携带者运尽那一刻,一将功成万骨枯!
花都最強逆天主宰
他在这里走神,南真人就很不满,“想什么呢?你不要去想那些不在你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多想想将要面对的,实际存在的!
比如你去了流亡地,除了那些金丹剑修败类和逆天宗外,还会遇到什么!”
娄小乙就一楞,“还有什么?三清在那里不是没有势力么?”
尋找走丟的艦娘 海底熔巖
南真人就摇头,这人心可真大,修真界任何一个地方,又哪里有世外桃源?
花花門生
“在流亡地,还有血河余孽!还有蛊道残渣!自己去了解吧,懒的很你说!”
娄小乙在崤山中继续自己的节奏,期间也出了几个微不足道的小任务,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建立自己的五行剑体系,因为有五枚五行剑胚的底子,他也没追求最顶级的五行材料,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完全可以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慢慢寻找,等他找到了,估计自己也对整个五行剑术有了更深的理解,那时才是炼制最好五行飞剑的时机。
一年后,五行飞剑体系基本建立完成,四季,决城,暗香,殛神,水军,这五只剑灵每只都拥有两个剑体,可以分别施展它们的原本特长,很新近融入的五行能力,并能做到自如的切换;至此,剑术修习告一段落!
是时候去见识一下流亡地了,这段时间他也比较深入的对这地方有了个纸面上的判断,也不至于进去后一头雾水!
他拒绝了南真人的冲霄阁副阁主的邀请,因为他不想永远沾在这条事务繁多的破船上,就只担了个督查之名,还是南真人硬塞的,用老真人的话讲,名不正则言不顺,冲霄阁的职位在崤山内部还是很管用的。
……终老峰后山腰上,有一处隐密的山洞,里面别有洞天;守在这里的是两名金丹,其实就是负责传送之责;在崤山诸峰中,其实单论守卫力量的话,就数终老峰最强,因为这里有很多年老成精的老怪物,还基本都是元婴级别的老怪物。
验过了娄小乙的剑符,两位师兄也未多话!它们一般查的比较严的都是那些企图混进去的寿尽筑基,像娄小乙这样的年轻金丹正是风华正茂之时,不可能进去混日子,只可能进去执行某个任务,这是最基本的判断。
重生彪悍軍嫂來襲 孟萱
山洞很高大,深处一枚巨大的竖眼状漩涡能量黑洞,仿佛是一只远古神魔的眼睛!
娄小乙也尝试过很多次的传送装置,这样有特点的还是第一个,让人肃然生畏!
“两位师兄可有什么需要?师弟我可代为效劳!”
轩辕对进出流亡地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可不是可以随便走亲戚的地方,这两位师兄别看镇守于此,还真未必进去过!
两位师兄致谢,表示无事委托,这是相处之道,大家都心知肚明。
娄小乙一步踏入竖眼,身体化为流光,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