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2pr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特戰之王-第三百零五章:我會盯着你展示-aw0lp 20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荒山,积雪,烈焰,残骸。
充满了铁血风格和金属质感的飞行物狠狠砸在了欧陆某座人迹罕至的雪山山顶。
引擎爆炸的声音震动荒野,破碎的零件到处飞舞着,急速穿梭中有些变形的合金四处飞射,火光在爆炸中响了起来,笼罩了看上去极为精致小巧的飞行物,一片寂静里,只有爆炸引起的烈火在积雪中缓缓的燃烧着。
山顶寒风呜咽,积雪飞扬,汹涌燃烧的火焰一直灼烧着飞行物,但却再也不可能引起二次爆炸,升高的温度开始逐渐的熄灭,地面上无数的零件和焦黑的痕迹很快被积雪掩埋起来。
一片安静中,瘫痪在雪山山顶的金属飞行物突然极为突兀的震动了一下。
“砰!”
无比沉闷的撞击声响了起来。
第一声,第二声,接连不断。
无比巨大的力量震动着这座山峰,锲而不舍的轰击着飞行物的舱门。
“砰!”
连续的轰击不知道过了多久,巨大厚重的合金舱门陡然间被完全轰飞出去,狠狠砸在了数十米外的雪地上。
舱门离开了飞行物的本体,在雪地中开始迅速消融,变成了一片金属液体,随即很快消失不见。
轻缓的脚步声从飞行物长长的通道里响了起来。
吞火情懷 溫瑞安
一名看上去似乎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舱门前方,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雪山。
黑衣,黑发,一米八五的修长身材,年轻人的相貌并不如何俊美,但却绝对可以说得上是英俊。
純情寶貝:錯嫁腹黑Boss
他的脸部线条极为刚硬,棱角分明,锋芒如刀,那似乎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强硬与淡漠,一举一动,都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与压迫感。
他默默的站在舱门前,伸出了手掌,随意握了握。
铺满了山峰的积雪陡然间狂乱飞舞,空气中方圆数里的冷空气迅速凝聚,地面上没有了风雪,但也没有了泥泞,整座雪山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山。
年轻人缓缓走出了舱门,踩在了坚硬的冰层上。
他的表情愈发冷峻强势,瞳孔光芒流转,熠熠生辉。
瞳孔可以说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
年轻人的眼眸极为深邃幽静,而且与众不同的是,他的每一只眼睛里,都有两个瞳孔。
天生重瞳。
并非是那种瞳孔几乎占据了整个眼白的重瞳。
年轻人眼中的瞳孔比常人略小,但每个眼睛里的两个瞳孔却连在了一起,精致,神秘,唯美。
他的相貌极为刚硬冷峻,可一双极为深邃的重瞳却让他整个人都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抹妖气。
他站在冰层上,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清晰的倒映在了他的双瞳里。
年轻人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两人相貌都是普普通通,可气势却跟年轻人如出一辙,都是面无表情,无比冷漠的脸孔。
或许有些装逼。
可是三人都是一直板着脸,要多冷漠有多冷漠,要多阴森有多阴森。
没人开口说话。
禦寵狂妃 如意小主
他们也没人能够开口。
沉默中,三人缓缓向前,沿着脚下的道路下山。
年轻人身后的中年男人转身对着身后的飞行物挥了挥手。
已经报废的飞行物瞬间变得虚幻起来,然后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溶解。
飞行物的溶解无声无息。
一直不说话的三人往前走着,同样也是无声无息。
气氛沉默而森冷。
“林十一。”
一道无比宁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毫无征兆。
分不清是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
这道声音无比稳定清晰的响了起来,淡淡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始终向前的三人脚步同一时间停在了原地。
面无表情走在最前方的林十一眯起了眼睛,认真而慎重的打量着四周。
雪地,冰层。
天地一片安静。
“林十一。”
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急不缓,没有情绪。
三國戰神之呂布
林十一嘴角抽了抽,那双无比深邃但却妖气四溢的重瞳中闪过了一抹苦笑和无奈。
他强忍着没有说话。
可身后一直跟着他的中年女子却有些不安,她犹豫了下,突然沉声开口道:“不知是哪位贵客前…”
她似乎很想说些什么。
可话刚说到一半,她就猛然弯下了腰。
“呕…咳…呕…”
近乎撕心裂肺的干呕声陡然响了起来。
女人猛地弯下腰,吐的撕心裂肺,只是似乎她的身体好像太过干净,所以干呕的声音虽然清晰,但她却始终吐不出什么东西。
林十一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忍耐到了极致的他在听到干呕的声音后终于彻底崩溃,所有强行维持的冷漠和面无表情完全消失,他同样弯下腰,大口干呕起来。
只有林十一身后的中年男人依旧警惕的看着四周。
林十一和中年女人不停的干呕,他们很长时间都不用吃饭,因此根本吐不出什么东西,可越是吐不出来就越是难受,撕心裂肺的干呕声不停的响着,听在耳朵里让人无比难受,起码站在林十一身后的中年男人表情就明显变得有些不正常。
从战神界来到奇迹之城。
这比从时空回廊来到奇迹之城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这不是单纯的距离的问题,还有一系列权限变化,权限被压制,以及真实和虚幻冲突交替的问题,变化早已开始,从进入太阳系开始各种变化就在不断发生着,越是靠近奇迹之城就越严重。
飞船在进入奇迹之城大气层的瞬间完全失控。
权限被完全压制。
真实和虚幻交替。
这种情况下,除了一些特殊能力之外,所有人都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一些无比错误的认知,头晕,恶心,干呕,继而造成一种严重晕船的现象。
下船后林十一就一直在调整自己的身体,试图重新掌控自己对身体的认知,这如果是在战神界的地盘,他完全可以不用这么费劲,也可以不用担心任何形象吐个痛快。
可这里是时空回廊。
身为战神界的十一皇子,哪怕现在已经是战火连天,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备受瞩目,他来这里,是想让李天澜成全他,任何跟李天澜有关的事情,在时空回廊都是头等大事,从他出现在这里的那一秒钟开始,他所有的举动都会在时空回廊的高层眼里变得分毫毕现。
林十一是真心想要忍住那种眩晕和恶心。
他一点都不想给战神界丢分,略微的紧张在错乱的身体认知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表情,逼格十足,照这样下去,最多一个小时,他大概就能缓解过来恢复正常,可谁想到这刚走出去没几步,时空回廊的人就来了,不禁来了,还在跟他打招呼。
林十一是真不想说话,不想破功,但身后的女助手一开口,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发不可收拾,林十一弯着腰扶着膝盖,不断咳嗽着,吐了个痛快。
“对于我而言,你们才是贵客。”
轻缓淡然的声音在干呕中响了起来:“远道而来,三位,辛苦了。”
林十一低着头,短时间内实在是没那个力气去对话。
死亡通知單大全集(共4冊) 周浩暉
空气中出现了一抹优雅而自然的清香。
林十一弯着腰,视线中出现了一抹洁白的长裙。
长裙缥缈,清光微扬,幽香萦绕。
随着他的靠近,世界似乎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变化。
林十一几乎是在一瞬间找回了自己对身体的认知。
所有的干呕与恶心都消失不见。
幽香浮动,似乎环绕在整片雪峰。
林十一有些尴尬,也有些恍惚。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视线之中,白衣如雪。
那是一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朦胧微光的身影。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视线中的白衣似乎无比安静,又像是一直在行走,她像是一个,又像是占据了世界的成千上万个。
林十一的眼中似乎有不同的身影出现在不同的方向,越来越多,占据着他的双瞳,犹如一场梦幻到极致的幻影。
林十一看不到她的相貌。
轻纱白裙,清光缭绕,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恍惚的。
当绝对的美到了极致的时候,所见的一切都成了虚幻。
看不清的,记不住的,永远都是最美。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她就安静的站在那,清澈如水的眼眸注视着三位来自于战神界的贵客,可在三人眼中,却像是有数之不尽的白衣在翩翩起舞,天外飞仙。
林十一的呼吸甚至都消失了。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话。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没有任何词汇能够形容这一刹那的惊艳,极致的美就像是一场虚幻又缥缈的梦境,无限欢喜,又无限怅然。
江山美人劫
朦胧的清光里,白衣女子微微皱了皱眉,轻声道:“放肆。”
她的声音缥缈如雾,但却震如惊雷。
林十一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他猛然闭上了眼睛,两条刺眼的血线直接顺着他的瞳孔流淌出来。
“殿下!”
林十一身后的中年女子猛然一惊,下意识的扶住了他一把。
匆忙向后看了一眼,她突然发现不止是林十一,自己的另外一位同事同样无比狼狈。
女子的手臂颤抖了下,内心陡然沉了下去。
没有人比他们三人更了解他们的实力。
林十一是战神界最受战神重视的十一皇子,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战神界太子的话,这个位置肯定是林十一的,他受重视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相貌跟战神有些相似,更重要的是天赋,以及这些年来已经兑现了部分天赋和潜力的实力。
林十一无论放在哪,都不是弱者。
而他们两个能够成为此次林十一的助手,更不是弱者。
可是现在…
她下意识的看了对面的白衣一眼。
白衣重新回复了安静,只是默默的站在那。
战神界的三人没有一人可以确定她到底在哪,甚至根本无法确定她距离自己有多远,更没有办法确定她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所有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
这一瞬间她完全欺骗了他们的感知,甚至欺骗了他们对奇迹之城的感应。
视线中对方确实站在自己对面。
可现实之中,对方也许已经把武器对准了自己的要害都说不定。
这种欺骗,无论是在时空回廊还是在战神界,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字。
欺诈!
只是如此高端的欺诈…
欺诈的最高权限是什么?
中年女人想了想,脸色愈发苍白。
林十一身后勉强稳住了自己身形的中年男人抬手触碰了下自己的太阳穴。
纳米粒子流从虚无中延伸出来,迅速变成了一副眼镜。
中年男人的眼神里划过了一抹虚拟的电流。
他的一双眼睛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电子烟。
无数的讯号覆盖了这片区域。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的白衣女子,所有的信号都在试图锁定对方的位置。
可视线之中对方依旧只是安静的站在那,没有任何变化。
无数的信号最终只是返回了一点点的讯息,不多的讯息迅速从他的镜片上刷了出来。
“目标无法锁定,物理常数偏移,偏移指数:?”
“检测到巅峰能量源,数据匹配失败,目标身份:未知?”
“检测目标权限:未知?阵营:中立。”
“检测目标:???”
“锁定目标位置,锁定失败。”
“分析目标情绪波动:分析失败。”
“检测:???”
冷汗顺着中年男子的额头流淌下来,划过鼻梁,划过下巴,落在了地上。
全部都是问号。
如果是他实力不济的话,这样的检测确实让他无话可说。
可问题根本不在于他的实力。
他是毁灭使徒。
仅次于末日的位置。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江濤
在中立阵营中晋升秩序,使徒就是人族所掌握的巅峰。
可他检测出来的结果竟然全部都是问号。
这意味着什么?
巅峰能量源。
这个形容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欺诈道路上的巅峰能量源,女性,美的不可思议的女性。
他确实没有检测出来对方的身份。
可是正因为没有检测出来对方的身份,所以他反而更进一步的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越来越多的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
确认了对方身份的那一瞬间,中年男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中年女子的表情惊疑不定。
稳住了身形的林十一同样有些迷惑。
中年男人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向前半步,深深的弯腰行礼,无比恭敬道:“殿下是否姓风?”
姓风…
即便林十一的父亲是战神,此时整个人都有种被雷劈的感觉,他怀疑自己走出舱门的方式是不是太不友好太过装逼了,所以才会看到眼前这位。
这一瞬间,林十一不止是头皮发麻,甚至整个人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句话重创他们三人的中立阵营女性。
时空回廊的高手。
姓风。
这个身份是如此的清晰,整个时空回廊都不会再有第二位。
林十一深呼吸一口,无比郑重的微微弯腰,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苦笑起来:“战神界,林十一,见过长公主殿下。”
时空回廊长公主。
听起来像是时空回廊那位人皇的姐姐或者妹妹。
可实际上,因为存在的时间实在太过久远,时空回廊的辈分早就是一团乱麻,根本就理不清楚,这一点之前一直都是战神界和人皇宫乐于吐槽的事情,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战神界和人皇宫如今的辈分同样也变得越来越混乱,除了直系亲属之外,所有的辈分似乎都在不断变化着。
不说其他,只是说时空回廊的两位陛下。
如今一位还不曾回归,刚刚触碰了真实烙印。
而另一位却已经站在了顶点之上。
如果说最初的关系的话,如今在奇迹之城的这位,在最初甚至比时空回廊的陛下都高了好几辈,可现在时空回廊的九皇子却能叫李天澜一声大哥,这找谁说理去?根本就完全没有道理。
这位时空回廊的长公主同样如此。
她与时空回廊的那位陛下平辈,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风这个姓氏,一直都是站在时空回廊巅峰的姓氏。
在时空回廊,风氏根本不是世袭国公,而是世袭王侯!
甚至还不是普通的王爷。
是那种权力最大的王爷,论权势,甚至还凌驾于战王之上。
风氏如今的长子名为麒麟。
是时空回廊那位陛下亲封的并肩王!
时空回廊范围内与人皇并肩,这是何等的声势?
而风氏的幼妹风轻舞更是被人皇宫那位陛下当成亲姐姐一般尊敬,受封长公主,风氏四位巨头,每一个都堪称是权力巅峰的重要人物,在时空回廊,这几乎是不弱于轩辕这个姓氏的超然势力。
只不过在很久以前,风氏就已经沉寂下来,四位巨头虽然都有着极高的地位,但却拒绝了时空回廊的所有职务,只有在面对战争的时候,风氏的力量才会参与其中,其他大部分时间里,不要说战神界,即便是时空回廊的高层,都极难见到风氏的人,若非如此的话,今日时空回廊的战王,未必就是现在这一位了。
林十一有点想哭。
他是战神界的十一皇子。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时空回廊。
可即便连时空回廊的皇子公主都很难见到一次的风氏长公主此时却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多大的荣幸?
我可真他妈的倒霉啊。
这是什么运气?
对于这位风氏长公主,他唯一的印象似乎就是很多年前对方曾经让自己的母亲吃过一次亏,可仅凭这一点,已经足以让他无话可说了。
“我会跟着你。”
名为风轻舞的长公主声音平静道:“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可以当我不存在。”
林十一脸色变了变。
时空回廊的长公主跟在他身边。
这可不是荣幸,而是无比巨大的压力。
他很清楚对方不可能帮助自己,对方跟在自己身边,只是为了盯着他的某些动作,确切地说,是面对李天澜时的一些动作。
林十一很蛋疼。
他无法捉摸这位长公主的性格。
或许很多事情,李天澜自己都没觉得怎么样,这位长公主一不高兴就直接让他彻底蒸发了。
他是要体验生死,可这样的生死体验对他来说全无价值。
这种事情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时空回廊的其他王爷在这里,林十一都不至于如此心慌。
可眼前这位长公主。
如果从最初的关系来说的话,这位长公主可以说是李天澜和秦微白的后人。
而且是直系后代。
李天澜到底还是不是最初那位陛下根本就没人说得清。
但无论是不是,他都会是时空回廊的另一位陛下。
太空堡壘 月圓花好
自己从战神界跑过来,想要遭遇一些磨炼,在这位长公主眼里,也许就是自己臭不要脸想要欺负他父亲。
这对方要是真有杀心的话,林十一甚至都怀疑自己都不太可能活着见到李天澜。
“我可以向时空回廊保证,在奇迹之城,我会注意我的分寸,长公主殿下又何必如此辛苦?”
林十一干巴巴的笑道。
风轻舞没有说话。
“这不合规矩。”
林十一想要强硬一些,但实在没那个底气,只能不卑不亢道:“殿下,希望您可以清楚,这是战神界和时空回廊的规矩。”
“是时空回廊的规矩,不是我的。”
风轻舞平淡道:“我有我的规矩。”
“要么,现在立刻回战神界,要么留下来,我会盯着你。”
“这就让我有些为难了。”
林十一眯起眼睛,轻声道。
“为难就为难吧。”
风轻舞不动声色。
“殿下如此欺人,莫非真的没把我们战神界放在眼里?”
林十一声音平稳:“我重申一句,这是我父亲和轩辕陛下的交易。”
“那又如何?”
风轻舞静静的问道。
林十一语气一滞。
“在奇迹之城,即便是林轩辕本人过来,我也会告诉他,要守我的规矩。”
“……”
战神界的三人脸上同时闪过了一抹冰冷的怒色,但却没有办法多说什么。
奇迹之城的环境极为特殊,而类似于这样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只是极少。
在这样的环境里,所有人的实力都会被压制到一定程度。
他们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却不知道原理是什么。
类似于战神那种层次的人物,即便在奇迹之城被压制也依旧有着毁天灭地的能力,可在这里,他的实力终归还是会打折扣的。
而风轻舞不同。
她走的是欺诈路线,而且已经走到了巅峰层次,在奇迹之城外,她远不是战神的对手,可在奇迹之城,他却可以利用欺诈在短时间内拥有着巅峰状态的战斗力,这样或许赢不了战神,但战神对付她也会无比棘手。
欺诈这条道路本就不是以战斗力见长的,但这条道路存在至今,却一直都有着自己的作用,风轻舞这样的巅峰高手,最大的作用就是出现在战场上。
战场越大,她的作用也就越大。
而除此之外,这条道路最大的作用,就是内战。
人族内战。
时空回廊可以一团和气。
战神界人皇宫也可以一团和气。
双方虽然时长都在合作,但局部的摩擦却是必不可少的,不说双方之间的微妙关系,就是时空回廊统治下的一个个势力,相互之间也从来都没有和睦相处过,战争,对内对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风轻舞这种层次的高手此时出现在这里,战神界确实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林十一脸色难看,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缓缓道:“长公主殿下,您别忘了,自从上次失败之后,李东城陛下现在一直在我们战神界。”
风轻舞沉默了一会,淡淡的嗯了一声。
林十一深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既然如此,殿下请便吧。”
清光缭绕,一片朦胧。
风轻舞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她最后的声音在雪峰之上缓缓响了起来,淡入清风幽梦:“我会盯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