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2xl爱不释手的小說 催妝 txt-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鑒賞-aeqmy 14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凌画没与陈夫人和陈兰桂待太久,几句话后,便走了。
她走后,陈夫人呆呆怔怔的,似一时回不过神来。
陈兰桂喃喃地说,“娘,她就是凌画吗?”
“是,她就是凌画。”陈夫人心下难受,想着凌画与女儿一般年纪,却气势惊人,哪怕她清清淡淡平平如常几句话,也让人瞧着她就徒生压力。
“她长的真好看。”陈兰桂又说。
陈夫人一愣,看着陈兰桂,“是啊,长的真好看。”
比她的女儿好看多了。
陈兰桂忽然落下泪来,“娘,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宴小侯爷啊。”
陈夫人心如刀割,“就算喜欢又怎么样?你也嫁不了他。”
以前还是千金小姐都嫁不了,如今又怎么能嫁得了?宴轻会成为她一辈子都求而不得的人。
陈兰桂趴在床头哭的有气无力,“娘,我们该怎么办啊?女儿不想活了。”
陈夫人忽然大怒,“你天天闹着要死要活,你对得起谁?对得起我生你养你一回吗?对得起你爹吗?你爹为了你,死了啊,被陛下斩首了,你想死就去死,我再不拦你。”
陈兰桂哭声一停。
陈夫人背过身不看她,“你想清楚,你若是想死,那就走远点儿,你死了,我也不给你收尸,也不去看你一眼,就当从来没生过你。我却要活着的,哪怕是为了你爹临终关头给我们求的这一条生路,我也要活下去,否则怎么对得起他?”
她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呢,最后悔的是当初没拦着他。
陈兰桂身子僵住,有片刻的茫然,须臾,又哭起来,但这一回连哭也不敢哭出声了。
凌画回到房间,拿出给宴轻还没绣完的衣裳,继续一针一线地绣。宴轻昨儿特意问起这件衣裳,显然是等着她做好呢。貌似有那么点儿迫不及待的心思,她自然不能让他等太久。
琉璃想知道孙朝到底是什么原因想要赎陈夫人母女,于是跑出去打探消息了。
凌画缝了一日,天黑前,总算是缝完了这件衣裳。
她看了一眼天色,想着是自己走一趟,还是让人去送一趟,还没拿定主意时,望书在门口说,“主子,二殿下说有事儿相商,酉时三刻,云香斋。”
云香斋有后门,有高阁暗室不被人窥见,凌画不为人知的产业,多年来一直用于跟萧枕碰面,最适合密谈。
只不过前些日子萧枕受情绪影响,直接找来家里,经过她提醒,总算又谨慎起来了。
凌画不必选择了,对望书点头,“行。”
她将衣裳叠起来,装进一个匣子里,递给望书,“你去一趟端敬候府,把我做好的这件衣裳给宴小侯爷,另外去库房把远洋的海船弄回来的那面镜子一并送去。”
望书点头,接过匣子,转身去了。
望书来到端敬候府时,宴轻正在用晚膳,看起来没什么胃口,筷子半天伸一下。
这一日他过的比较无聊,凌画离开后,他躺在葡萄架下看了大半日的葡萄,看着看着睡着了,醒来天色已不早,遛了遛汗血宝马,便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端阳和云落陪着宴轻一起吃饭,二人的胃口显然都挺好。
我的肚子裏有棵樹
端阳是个憋不住话的,不像云落惜字如金,他看着宴轻,“小侯爷,您没胃口吗?”
端敬候府的厨子做的饭菜最好吃了,他从没吃腻过,所以,肯定不是厨子的原因。
宴轻扒拉着碗里的饭,无趣地说,“厨子该换了。”
大小姐的終極高手 蕭易
端阳心下一紧,立即说,“不要啊。”
他还没吃够,明明就很好吃的,可不能换厨子。
宴轻没胃口,“我这几日吃饭都不香,厨子一定没尽心。”
端阳立即说,“您是因为受伤,吃的药膳比较清淡,等您伤势好了就可以吃些重口味的了。这不怪厨子。”
他急中生智,“今儿一早,凌小姐明明都吃过饭了,还多吃了一个糯米团子呢。凌小姐每次都夸咱们府中的厨子做的饭菜好吃。”
賴上鬼魅冷殿下 密罐裏的奶茶
宴轻顿了一下。
端阳转头拉云落做同盟,“是吧?咱们府中厨子做的饭菜就是很好吃的。”
云落也很承认,肯定地点头,“是好吃。”
端阳转向宴轻,一脸您看,我就没说错吧的神色,“小侯爷,要不让厨房给您重新做一份?您想吃什么,就让厨房做什么,当然,得是您目前为了养伤能吃的东西。”
宴轻放下筷子,“什么也不想吃,没什么好吃的。”
墨菊沈香 清月火蓮
端阳:“……”
这怕不是与吃无关吧?
誓情衷
他敲敲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儿一天,小侯爷好像都显得百无聊赖,莫不是昨儿看杂耍的后遗症?看杂耍看的太累了?今儿才没精神?
他正想着,管家带着一个人来了,管家一脸笑呵呵的,嘴巴快咧到耳根子上去了。一边走一边与人说着话,他后面跟着两个小伙计,抬着一个很大的一人多高的大箱子。
端阳探头瞅了一眼,来人他认识,是凌画身边的望书。
云落也瞅了一眼,看到望书手里捧着的匣子,以及两个小伙计抬着的一人高的大箱子若有所思。
管家很快走到门口,对里面笑呵呵地拱手,“小侯爷,望书奉凌小姐之命,前来给您送东西。”
宴轻已站起身,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目光落在望书身上,懒洋洋地问,“什么东西?”
望书将匣子呈上,“主子给小侯爷做好的衣裳,以及一面镜子。”
宴轻挑眉,“她不是说明儿才好吗?”
毒哥,來口鍋!異世修真 一襲白衣
山野少年修仙傳 木金心
望书顶着一张诚恳的脸为自家主子邀功,“今天主子绣了一天,午饭都没吃。”
其实吃了午饭了,就是没能午休,反正小侯爷又不会特意求证。
宴轻抿了一下嘴角,“拿来,镜子也抬进屋里。”,话落,对管家吩咐,“把我屋子里的那面镜子换掉。”
管家连忙应是。
小伙计把木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面一人高的镜子抬出来,镜子镜面不知是用什么做的,光可鉴人,真是连人的汗毛孔都能照的十分清楚。
時間不說話
管家震惊,“这、这镜子可真清楚,跟市面上的铜镜一点儿也不一样。”
宴轻打量了一眼,到没管家那般震惊,只吩咐,“小心点儿。”
小伙计应是,小心翼翼地抬着镜子进了里屋,将原来那面镜子换掉,摆上了新镜子,又将旧的抬了出来。
管家摆手,“这一面镜子不用了,送库房去吧!”
小伙计应是。
管家问望书,“这是什么镜子啊?怎么会这么清楚?”
“是远洋的海船拉回来的,主子说姑且称作远洋镜。”
“这个镜子好,真好。”管家连连赞叹,“远洋那一定很远的地方吧?”
望书点头,“是很远,据说海上航行要半年,走上万里海路。”
“那可真远。”管家感叹,“这镜子怕是宫里都没有一面,凌小姐对小侯爷真好。”
望书笑,“是的,我家主子对小侯爷比对所有人都好。”
管家更乐了,看向宴轻。
宴轻已转身打开了那个匣子,取出了里面的衣裳。
这衣裳华而不艳,如月光似流水,裙摆的绣线缠绕出大片的祥云,祥云镶了金边,像是在月下蒙了一层金色的流沙,衣领处,袖口处,都绣了金线,本是闪瞎人眼的金线,在一众绣线细细密密的以祥云为图案的缠绕下,竟然丝毫不再闪瞎人的眼,而是为这件衣裳别添光华颜色。
端阳赞叹,“真好看。凌小姐的手艺真好,独一无二。”
管家连连点头,笑的合不拢嘴,“是啊,真好看,这京城的御衣局也不如林小姐做出的衣裳样式漂亮,绣工好,当然,这衣料也是满京城独一份。”
望书在一旁道,“主子自己的衣裳,从来都请绣娘做,自己懒得动手,也只有小侯爷,才让主子动手亲自给做衣裳。”
云落在一旁点头,“是这样。”
宴轻眸光动了动,将衣裳放下,对望书道,“她呢?怎么没自己来?”
望书自然不会说小姐与二殿下有约,“主子累了,准备早早歇下。”
宴轻点头,不再多问,也没道谢,只说,“你回去吧!就说我收了。”
望书应是,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