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jj都市小说 諸天諜影討論-第六十章 背叛了所有,獨忠於一人分享-smshy 16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轰隆!
皇城被重击后,轮回塔也随之坠下,离出口只有一步之遥。
星際真靈
黄尚还要为主神殿努力,进行反扑,但龙女身为赏金工会的会长,既然决定动手了,就不会优柔寡断。
“躺下吧!”
作为此行反击西区的伙伴之一,她以最短时间瘫痪了皇城的防御能力,甚至隔绝了黄尚与驻地融合的可能。
黄尚悲吼一声,声音里充斥着万般╮(╯▽╰)╭,眼睁睁看着轮回塔离开了自己的掌握。
浮空大陆从龙女头顶浮现,团队众队员一起努力,敞开通道,居然将轮回塔勉强吞了下去。
过程十分勉强,但确实是成功了。
这运用的不是主神殿的技术,是法外之理。
老板唐仁也曾经掌握有半张万能卡,拥有着法外之理的力量,而出于对龙女的信任,他分出部分力量交托,正如议长对培养的嫡系超越者加以关照一样。
只是超越者最终拉胯,龙女则一直隐藏着,在最关键的时刻,终于派上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得手了!”
“撤!”
另一边,阿兰迪斯、战狂团队和一众反抗军中的精锐,困住了冷军的清除者,向着这里汇聚过来,转而为龙女保驾护航。
“该死的!”
冷军眼见龙女倒向敌人一边,大惊失色,一颗原本愿意为主神殿尽忠的心,拼命扯住了勇气,停止追击。
他虽然痛恨战狂的反抗,也要趁此机会向主神殿表明自己的忠诚,但现在这个局面显然是神仙打架,他若参与进去,死伤的可能性就太高了。
算了吧,反正赏金工会的老大都反叛了,接下来契约商会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毕竟仇恨更大的转移了。
“你们走不了!”
邪惡催眠師
不过想要带走轮回塔,还是没那么容易。
议长和老板的战斗,才是无上煌城的核心。
两者天上地下,疯狂激斗,金光煌煌,疾闪而落。
那无数光辉化为仙剑、如意、宝瓶、金莲,又有神锤、三叉戟、战车、竖琴,东西各种法宝绽放宝光,四下穿梭照耀。
一时之间,满天光影晃动,满目流光溢彩,虽然都是神器虚影,但每一件都能与G胖的吞噬之口相抗衡,打爆饕餮不成问题。
饕餮:“……”
就很羡慕能成为神器计量单位的G胖。
关键在于,两者交锋的余波,已经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光芒与辐射。
温度持续上升,眨眼间就突破了上万摄氏度,离子状态的炎流与狂暴的粒子,充斥着每一处空间。
一块块大型耀斑状的能量光团爆开,每下都足有数亿氢弹加起来的威能,一座座煌城建筑被摧毁,砸出的不是漫天烟尘,而是黑洞般的无底深坑。
黑洞表示很累,这赶场也太频繁了。
可是没办法,无上煌城内部的建筑,都是当年“煌”精挑细选,亲自搭建的宝物,即便是纯粹的休闲之地,由于法外之理的力量滋养,也都是天使级的宝贝了,现在老板和议长不计代价的破坏下,开始走向灭亡,再引发了一系列变故。
再加上议长有意识的阻止,他或许一时半会摆脱不了破釜沉舟的老板纠缠,但将能量狂潮的方向调整,还是完全能够办到的。
于是乎,明明看到出口就眼前,众多反抗军奋力前冲,却发现四处扭曲起伏,涡流潜藏,咫尺天涯,根本无法出去。
“哇啊啊啊!”
有些杀红了眼睛的反抗军直接埋头硬莽,结果打着旋儿被吞了进去,立刻看不见踪影,死无全尸。
絕品醫王 鄰居老王
“挡不住我们的,就这一步,怎么能挡住!”
两位绝世强者的交锋,必然殃及池鱼,不过事到如今,也绝对不会退缩,众人目光沉凝,各种驻地从背后升起。
最为醒目的,是阿兰迪斯的钢铁帝国,犹记得黄尚刚刚进入高星级区域,去那里参观淘货时,着实被震惊了一把,而那时展现出来的,仅仅是生产车间的冰山一角。
此时露出庐山真面目的它,赫然是一个大比星球的超级机械体,由无数魔化光铸铁切割出的齿轮傀儡构成。
无数大大小小的链条与齿轮环绕上下,当所有齿轮链条开始旋转时,虚化的能量流动居然被封锁,犹如一个个实体的生灵,挣扎得越厉害,缠绕得越紧。
不过议长和老板制造出的能量狂澜太过厉害,即便是这样的驻地,也无法对抗那股强大的波澜,阿兰迪斯目光一厉,双手抬起:“粉碎吧!”
驻地主动毁灭,无数炮口竖起,里面最弱的都是相位扭曲弹、反物质导弹和各种量子鱼雷,强大的更是足以泯灭一方世界的时空。
能令漫威三大帝国为之动容的炮火升起,破釜沉舟之下,各种灭星级的炮弹发射,连带着泯灭时空的驻地自爆,风暴千转,激流万冲,双方形成了鲜明的洪流对峙。
真的挡住了!
哪怕只是片刻!
“我也来!”
“还有我!”
一位位反抗军挺身而出,哈哈大笑,完全不顾没了主神殿补给的他们,驻地已经是最后的栖息之地。
英勇无畏!
他们如果有丝毫胆怯,就不会走上这条路!
“轮回塔一定不能回归主神殿!”
龙女没有动手,却是同样有着破釜沉舟,不顾一切的决心,炼无铸曲萌等队友也坚定不移地站在她的身后。
他们的任务,就是压制好轮回塔。
或许压制谈不上,这个核心部件,根本不是小小的驻地能够容纳的,但现在它显然没有启动,这就有了转移的机会。
于是乎,在汹涌澎湃的风暴下,哪怕她们已经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整座驻地都随着浩瀚伟力左右飘摇,意识仿佛滴入水中的墨汁般,越来越散,与那动荡的虚空慢慢融为一体,也咬牙停住,岿然不动。
这种压抑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突然间变得清明,他们的眼前重新放出光明,却见到了一副满目疮痍的场景。
小半个无上煌城已经被夷平,无数断壁残垣,与曾经向往的自由之地形成鲜明的反差,而原本数百人的反抗军队伍,也只剩下寥寥数十位,大部分死得无声无息。
不过他们没有时间伤感,因为至少挡住了议长特意释放过来的洪流,可以撤退了!
“带着轮回塔!走啊!”
燃烧着生命的老板,发出哽咽的声音,但那股辉煌的光芒里,洋溢起欣慰。
他为有这样的部下和伙伴,感到由衷的骄傲!
打破轮回塔,打破那无限的轮回,我们不是奴隶,主神殿也无法奴役我们!
“无论反抗能否得到最终的自由,至少这一刻,我们是胜利的!”
而驻地被毁的众多反抗军成员,也被接入了龙女的驻地内,来到了轮回塔面前,透出仇恨与畅然,大声欢笑起来。
追随的老部下尤里等人都已全部牺牲,一身重伤的阿兰迪斯,也在其中,咧嘴笑着。
同时他和其他人一样,仔细观察着这座毛骨悚然的高塔,思索着是否有摧毁它的可能。
他们自己肯定不行,但外面那场超级大战仍然在持续,秩序烘炉和洞察宝镜支持下的主神殿八星级,对阵上千诸天巡狩,如果寻找好合适的时机,将轮回塔推入这场狂轰乱炸的核心,是否有可能将之彻底毁灭。
小人物也有大作用,他们今天就要……
就要……
可就在他视线完全接触到轮回塔之后,脸上的神情突然定格于一瞬间,思维开始紊乱,然后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抹除一般,脑海中思索的事情一件件消失。
“我是……我竟然是……不……快跑……跑啊!”
阿兰迪斯露出至为惊恐之色,可他已经挽回不了任何,口中响起机械性的话语:“接触核心部件轮回塔,遭遇关键事件,伪装人格‘阿兰迪斯’注销,主人格‘秩序者’启动。”
他眼中的神采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冰冷无情的气质。
“喂,你在说什么啊?”
妃常不乖之邪王哪兒跑
龙女愣住,然后骇然地发现,阿兰迪斯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掌上,突然浮现出一个特殊的印记。
所有反抗军成员,都已经想方设法地清除或屏蔽掉了主神殿的星纹军衔。
因为这些印记都是秩序烘炉的终端,是主神殿这件核心部件,控制轮回者的体现之一。
不过除非是神魔,必须用到法外之理才可能暂时压制,七星级以下的轮回者,秩序烘炉还不可能耗费太多的力量在他们上面,毕竟数目太多了,不值得那么做,完全清除困难,屏蔽还是可以办到的。
但现在,早就将星纹屏蔽的阿兰迪斯身上,居然再度出现了印记。
而且这回,不再是六颗星星,是直接的烘炉标志。
“你!!!”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龙女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就失去了控制。
不仅是她,团队的所有成员,驻地内的所有造物,乃至所有反抗军成员,全部四肢扭曲,腾空而起,无法呼吸。
“阿兰迪斯”单手虚握,体内升腾起了无与伦比的强大气息,成为了秩序烘炉的延伸。
秩序烘炉是主神殿九大核心部件之一,对应等级的话,相当于九星级神器,哪怕是一丁点力量,都足以碾压神魔之下的轮回者。
所以现在……
一网打尽!
“怎么可能?”
这样的峰回路转连议长都为之侧目,老板的光辉更是剧烈波动起来,露出前所未有的震惊。
反抗军内部不是没有叛徒,不少人在起初为了自由参与反抗,但后来东躲西藏,朝不保夕时,就经受不住那个身体心灵的双重压力,投降了主神殿。
“煌”昔日关照老板时,也提醒他要注意手下人,不要对谁都掏心窝,落得个被兄弟背叛的下场。
所以唐仁还是很注意的,起个老板作为化名,就是为了提醒自己要以公司化的管理制度,来约束所有反抗军成员,不被个人情绪所引导。
但他还是最信任几个人,其中有云雀、有龙女,也有阿兰迪斯。
因为阿兰达斯发挥的作用,实在太关键了。
你丫有病
利用后勤轮回者的能力,将反抗的宣传单递发,燃起星星之火,等待燎原,就是阿兰迪斯提出的计划,他也成功实施了,对主神殿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就算是苦肉计,也没有这么用的,何况朝夕相处,老板又是八星级神魔,洞察心灵,但凡有一点端倪,都瞒不过他,阿兰迪斯是真的没有问题。
所以在与议长大战之前,他甚至将反抗军首领的位置,传给了阿兰迪斯,结果现在……
“他不是阿兰迪斯!他不是!”
而下一刻,没有丝毫迟疑,之前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反抗军成员,就陷入了濒死,当看着那冷漠没有丝毫波动的眼神,龙女悲呼起来。
眼前再不是并肩作战,可以为了挣脱束缚牺牲一切的同志,而是另一个操控者。
阿兰迪斯死去了,另一个灵魂,从他的体内诞生出来!
可怕的是,“阿兰迪斯”开口,坦然承认了这点:“你们可以称我为‘秩序者’,经过因果树模拟,每次轮回的反抗都是不可避免的,你们的灵魂中那份追逐自由的部分,将战胜理智,掀起战争,为了合理的管制,秩序烘炉制造出数据人,成立‘秩序者’,在变化中维持不变的秩序!”
他的话音落下,反抗军高层中,又有六个人的神情发生了改变。
他们的伪装人格被杀死,主人格秩序者完全启动。
这不是简单的双重人格,伪装人格不会对主人格有丝毫的察觉,仅仅是为了在没有发动之前存在。
这种伪装是彻头彻尾的,完全是另一个人生,可一旦遭遇到关键事件,秩序者就会苏醒,接管一切。
所以这些人反抗是真,并肩作战是真,一切都是真。
“我们的身边,一直有主神殿的暗碟!”
看着风云变化,跌宕起伏,黄尚都倒吸一口凉气。
自从“煌”反抗后,为了确保轮回者乖乖听话,秩序烘炉不仅将星纹印记和军衔印记,烙印在每一位轮回者身上,还制造出了秩序者,进行最深层的潜伏。
在轮回者里面选拔执法者、惩戒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转移视线,实际上真正的威胁早就潜伏到了轮回者里面,并且还有表面人格作为伪装,天衣无缝,简直太可怕了。
“唐仁,你彻底失败了!”
虽然不认为单凭这些神魔之下的家伙,真能对轮回塔造成什么伤害,但眼见那边的战斗落下帷幕,议长还是欣然于秩序者的出场,高喝一声,加大力度。
他走的路是对的,这些理想主义的反抗军,终究还是玩不过主神殿!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彻底老板,获得最大的功劳,晋升九星级!
头顶悬浮的万能卡下沉,没入议长体内,难以计数的能量洪流围绕着他,结成了一个犹如胎卵般,无穷高炽的能量光圈。
恐怖而又磅礴的法外之理疯狂暴涨,滚滚沸腾,一波又一波的冲刷过去。
这是完全的力量压制。
不含丝毫的虚假花俏,就是赤裸裸的以力压制。
老板即便舍去了性命,终究是无法超越现实的差距,被狠狠压了下去。
关键在于,手下的惨叫声,令他痛心不已。
因为秩序者伸手触摸在轮回塔上,秩序烘炉的力量引渡,激活了这座核心部件。
哪怕是残缺的,它也拥有着九星级的力量,当触手探出时,闪电般抓向所有反抗军。
“我们不要上轮回塔!”
“不!不!!!”
这群意志坚定,连秩序者揭露时,都只是愤怒狂吼,没有半点屈膝求饶的强者,此时却发出惨呼。
他们不怕死,只怕生生世世被奴役,无限轮回!
可这类精英,主神殿是不会放过的。
反正记忆洗去之后,又是好工具,触手般的光芒抓取过去,将他们提在半空,飞速拉入塔内。
眼看着队员和同志接二连三地被吞入,龙女双手握紧,紧紧闭上了眼睛。
可即便调整好了心情,当粘腻的触手抓住她的身体,往轮回塔中拖去,浑身颤抖的她,最终还是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哭嚎:“不要!不要啊!”
在惨绝人寰的叫声中,所有人全部被拉入轮回塔中。
人脸!人脸!人脸!人脸!
这些人脸上,起初是痛苦、绝望、仇恨、不甘……
很快归于平静。
死一般的平静。
或许是……
生不如死!
薪火!薪火!薪火!薪火!
反抗军全员覆没!
“啊啊啊啊啊!”
盜墓門 浮生
目睹手下的全员覆灭,老板的悲呼惊天动地,光团突然收缩坍塌,再轰然爆开。
此举不是要绝地反扑,是自杀。
真正的自杀。
圣极轮狠狠撞向轮回塔,九星级的反震力作用在老板身上,直接将他碾得神魂俱灭,不留下一点痕迹,只有那凄凉的遗言:“原谅我的懦弱,我不敢想象下个轮回,失去记忆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老板一死,变色龙从破破烂烂的圣极轮中飞出,叼着烟头,狠狠吸了一口:“何必要那么累呢,一次次轮回,不也代表着永生么?像我一样,往好的地方想,至少还有下个轮回,至少还有希望……”
可说着说着,她同样泪流满面,被轮回塔拉入,光芒一卷,紫色人脸中,又多了一张。
结束了。
目睹所有反抗军,尤其是唐仁的下场,议长的眼神里也不禁流露出恍惚。
无上煌城被打残,接下来将会被主神殿接收,被圣极轮镇压的轮回塔重新回归主神殿,上个轮回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得七七八八了。
或者说,只剩下他。
踏着众人的尸骨,登临主神殿的巅峰,在感情上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不过议长完全不后悔。
这是我选择的路。
只要成功就好,只要成功就好。
然而就在下一刻,秩序者的目光突然转移,落在重启驻地皇城的黄尚身上。
自从轮回塔被夺走后,众人就再也不理他了,而黄尚没了驻地的支持,无名等人的力量也被议长老板的能量波澜压制,确实无力接近。
可现在,秩序者一指之下,轮回塔居然再度探出一根触手,向着黄尚卷去。
黄尚一怔,议长则毫不迟疑,挥手闪电打下,直接将触手轰成渣渣:“你杀红眼睛了?”
秩序者看向议长:“为什么救他?你不是十分痛恨他吗?”
议长傲然地道:“不用试探我了,我将晋升九星级,成为最强的轮回者,昔日的恩怨都将放下,只要是忠诚于主神殿的,都将在我统帅下,成为对抗诸天的力量,这个月关也不例外!”
这句话说得大气磅礴,尽显领袖气质,然而秩序者突然反问出一个石破天惊的话:“你是不是以为他是‘煌’的轮回之身?”
黄尚再怔,然后面色剧变。
他是真的没想到,而且也必须变色。
议长的灵魂狠狠一震,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冷冷地道:“‘煌’已经死了,他没有上轮回塔,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可笑的推测?”
秩序者平静地盯着他,那毫无波动的眼神,令人感到由衷的发寒,平静地道:“因果树设下陷阱,之前编号89757登临轮回塔尖时,九星级薪火做出了情绪反应,那股轻微的波动被你接受到,让你认为‘煌’的轮回转世,就是编号89757的月关。”
议长再也按捺不住,终于彻底变色:“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秩序者道:“这是你成为九星级之前的终极考验,如果你在发现九星级薪火波动之时,立刻举报,将获得通过,结果你隐瞒了波动,并且在二次考验中,没有任何迟疑的对编号89757进行救援,证明你不仅想要隐藏‘煌’的轮回转世,还对他保持着忠心。”
“你背叛了所有人,却没有背叛‘煌’。”
这句话犹如一道无形的闪电,贯穿了议长的身躯。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哈哈!哈哈哈哈!”
他怔然了片刻,突然大笑起来,然后眼神里曾经对主神殿的服从一扫而空,变得前所未有的凌厉:“所以呢?”
他已经知道了答案,所以毋须伪装。
秩序者给予了答案,更加不会伪装。
这个有着阿兰迪斯外表,却能够操控轮回塔的可怕存在,手掌上的秩序烘炉的印记,燃起前所未有的光辉:“晋升考验没有通过,不允许晋升九星级,权柄之力取消,根据烘炉法则第三条,将你列为隐性背叛者,根据因果树推断,你将对主神殿产生威胁……”
“最终裁决,当场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