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起點-433.乖乖不哭相伴

Home / 現言小說 /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起點-433.乖乖不哭相伴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顾盼猛然心惊,她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和霍承翔联系在一起,但还是不自觉的担心。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易千城-433.乖乖不哭
顾擎苍看出她的担忧,急忙安慰。
“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了,不会有事的,爸爸就算老了,但还是有能力的。”
顾擎苍其实不想告诉顾盼这些的,但霍承翔此去真的很危险,京都的水已经混了,林建国被抓更是让很多人提心吊胆。
利益链都是享福关联的,倒了一个很容易吐露出一大串,那些和林建国 有过往来的人,自然提心吊胆。
就在这时,庭院里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开关车门的声音传来,傅司寒便走了进来。
“爸,我有事找您商量,希望您能指点一下。”
傅司寒点头向顾盼问好,在沙发边坐下后,恭敬地看着顾擎苍开口。
顾擎苍何等精明之人,从他进来看到顾盼是惊讶的眼神,就看出此事必然和顾盼有关,更是要瞒着她。
“这里太吵,我们去书房。”
顾擎苍起身率先朝着书房走去,傅司寒和顾盼打过招呼后就跟着过去了。
敏感时期,顾盼自然多了个心眼,在两人进到书房后,悄悄跟了过去。
书房里,傅司寒正要开口,却被顾擎苍挥手制止。
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打开电脑,调取了书房门口的监控,电脑屏幕中,顾盼那瘦弱的身子就站在门口,为了听清楚里面两人的对话,更是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傅司寒淡然一笑,“女人果然不能太聪明!”
顾擎苍带着傅司寒来到了阳台边,为了隔音,更是将关上了阳台边的落地窗。
“发生什么事了?”
顾擎苍深知傅司寒稳重,他如此着急过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爸,承翔去京都了吗?让他赶快好回来,林建国交代,有人出高价要买他的命!”
傅司寒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联系霍承翔,但始终联系不上,他没有办法才急忙回来找顾擎苍商量办法。
毕竟是一家人,看到有危险,他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顾擎苍双手撑在阳台边沿,深吸口气,炯炯有神的眸底渐渐涌上怒色。
“承翔刚刚离开,我就接到了消息,我以为是温总那边遇到了什么事情,没想到他们针对的却是承翔。”
好文筆的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起點-433.乖乖不哭讀書
这明显就是在对他们的报复,在抓到林建国的时候,霍承翔就参与其中,自然有人对他恨之入骨。
“司寒,你也小心点,林建国不过是鱼饵,利用好了能抓到一大堆鱼,但用不好,就是鱼死网破。”
顾擎苍见惯了阴暗手段,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时代,金钱至上,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是真实存在的。
有人制造黑暗,更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生生在黑与白之间制造一段出灰色地带,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歹。
而有些人是只想弄黑与白,为了信仰和想要保护的人,而去面对匆忙危险的黑暗。
“爸,你放心,我有分寸,只是承翔那边怎么办?”
霍承翔帮他很多,两人配合的也很默契,现在霍承翔有危险,他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顾擎苍点点头,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霍承翔刚刚离开,他就接到消息,在打霍承翔的手机,就已经没有人接听了。
顾擎苍虽然面上十分平静,心里却很担心霍承翔,他和顾盼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即便顾盼不说,他也清楚自己女儿的想法。
“放心吧,他一定都计划好了,我们在不清楚承翔计划的情况下,不要轻举妄动,等他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自然会联系你我。”
顾擎苍当初让顾盼和霍承翔结婚,就是看中他这个人,他非池中物,更何况,他现在也是有妻子儿女的人,明知有危险却执意冒险,必然有他的原由。
傅司寒点点头,两人聊了很久,书房外,顾盼听了半天也没有任何收获,他们之所以隐瞒,不过是怕她担心额,而她相信霍承翔,索性回了房间。
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安心等他回来。
一个小时后,顾擎苍和傅司寒从书房里出来。
沈婉清留傅司寒在家吃饭,却被他拒绝了。
“妈,我最近忙,疏忽了对渺渺的关心,她一个人带孩子,难免会委屈,我得回去陪她了,爸妈,还麻烦您们有时间多去陪陪她,我要是有什么做不到的,你们还多担待些。”
傅司寒一直觉得亏欠渺渺,他每天很忙,但渺渺始终如一的陪在他身边。
都说坐月子的女人最脆弱,一时间无法适应婴儿离体的生理状态,又会因为照顾孩儿而焦虑。
他也看到很多女人因为生了孩子,诸多的情绪积压而产生抑郁的情绪。
傅司寒也想守着妻儿在家,但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只能舍小家顾大家。
“你放心,渺渺会理解你的,家里有我们照顾着,你尽管去忙。”
傅司寒很感动,他曾无数次的想过,当初你要不是顾擎苍夫妻养育渺渺,她会有怎样的人生。
虽然她也备受宠爱,但就因为她那段被亲生父母抛弃的过往,他格外珍惜渺渺。
但他因为工作性质的问题,不能长时间陪伴她,产妇的情绪总是多变的,他不想因为自己没有陪在她身边,就有被忽略的感受。
而他但凡有时间就会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在渺渺那里刷存在感。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影帝現任是前妻-433.乖乖不哭推薦
有时陪伴并非是朝夕间密不可分的守候,陪伴是即便分开,也会挂念的牵绊,即便人不能在一起,但却在精神上与你同在。
而女人需要的并非是金钱等俗物,得到一个懂她疼惜她的男人,才是最大的幸福。
傅司寒告辞离开,直接就回了家。
诺诺的哭声传来,顾擎苍夫妻急忙过去,沈婉清将哭的满脸泪水的诺诺抱在怀中,柔声安慰。
“乖乖不哭。”
她轻柔的给诺诺擦着眼泪,顾擎苍看着一边满脸指责的晟晟,眸底染上一抹宠溺,挥手将他叫到身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