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大千劫主笔趣-第2077章 沙門紅塵 諸劫皆渡 未來佛覺醒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优美都市言情 大千劫主笔趣-第2077章 沙門紅塵 諸劫皆渡 未來佛覺醒閲讀

大千劫主
小說推薦大千劫主大千劫主
这片寰宇到底有多少生命呢?
没有人知道,即使伟大如万道鸿蒙至尊,都无法计算出这浩瀚的具体基数。
所以辜雀知道,让诸天至尊、圣雄去聚合生命星辰,只是下下策。
但目前为止,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神雀星热闹了三个月,所有人都在为这件事发愁,经过了多番磨合,才最终开始散落诸天,逐渐实施起来。
百晓生坐在雪山之巅,看着万川指天,银龙飞舞,脸色却是说不出的萧索。
他老了。
虽然依旧戴着圆框墨镜,但头发已经白了。
辜雀轻轻道:“你现在什么境界?”
百晓生叹了口气,沙哑着声音道:“无限接近于混元大罗至尊。”
辜雀当然明白,这是反向接近。
意思是,百晓生快要跌落出万道鸿蒙至尊的境界了。
这对于枯寂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枯寂是大衍的产物,生命的基础就是天衍圆满。
这个境界,意味着…他几乎快死了。
而世界…并不繁华。
根据枯寂与繁荣的规则,当世界处于这种枯寂阶段时,百晓生本该极为强大才对。
“世界的枯寂,不可逆了。”
百晓生苦叹道:“枯寂遍布了整个寰宇,而我却反而更加弱小,这说明世界彻底沉沦,再无回旋余地了。”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手段,任何奇迹,可以延续这片世界的生命了。”
“这片世界唯一能走的路,只有轮回。”
辜雀点了点头,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我也希望尽快可以去做这件事,但…我们不能只要世界,不要百姓。”
百晓生咬牙道:“百姓没了还可以创造,还可以繁衍,世界没了,就真的没了。”
辜雀道:“轮回了,世界变了模样,如果百姓再没了,那和换了个寰宇生存,有什么区别?”
百晓生道:“以前那一次纪元覆灭不是这样?不都过来了?”
辜雀沉声道:“以前至少有九五至尊散落力量,保存一部分生命,而且灵魂只是进入了九幽轮回。”
“现在不一样了,没了就是彻底没了。”
百晓生站了起来,大声道:“辜雀,你太苛求完美了,这样反而会害了这片世界。”
“你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行得通的路,不要因为这些不重要的东西而影响了整个格局。”
辜雀脸色严肃,郑重摇了摇头,道:“生命,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东西。”
百晓生道:“再拖下去,世界的枯寂再次加重,那未必有吮吸大衍之力的能力了,虚不受补的道理你不懂吗?”
辜雀道:“我懂,但为了整个大千寰宇的生命,这个风险必须要冒,我们别无选择。”
百晓生还想说话,但辜雀直接摆了摆手。
他淡淡道:“我知道你的立场,不必多说了。”
他消失在了原地,缓步走上了星空。
心中只有慨然。
当看到希望之后,人们会因为激动而失去理智。
百晓生倒不是因为失去了理智,而是他本就不是很在意寰宇众生的死活,他更在意他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对于他来说,事情肯定是越早越好。
而辜雀不能这么做,他是这个纪元的领袖,是大千寰宇的主人。
他需要考虑普罗众生在这场轮回中,如何保全自己。
话又说回来了,指望诸天至尊、圣雄聚合生命星辰,只是下下策。
而上策…依旧是洞喜子道君那句话——观自在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
离惘啊,你是否已到醒来之时?
精华小說 《大千劫主》-第2077章 沙門紅塵 諸劫皆渡 未來佛覺醒鑒賞
辜雀一步跨出,穿梭空间,来到了这星空深处的佛域。
金芒飞溅,佛莲横空,处处都是彼岸的光辉。
无数佛陀残躯盘坐,悟般若之道,陷入深层次的沉睡。
三截指骨横亘大域,千疮百孔,已经彻底失去了光泽。
而它们旁边,那一尊金色的女佛像,却熠熠生辉。
离惘正处于觉醒的边缘。
“父亲,您来了。”
辜望双手合十,缓步走来。
辜雀瞟了他一眼,道:“望儿,多年之后重回故地,在般若的光辉下,你悟到了什么?”
辜望想了想,才轻声道:“贫僧感受到了智慧彼岸的伟大,感受到了它信仰之力的浩瀚,感受到了它规则的纯洁与神圣。”
辜雀笑了笑,却是摇了摇头。
他指了指已经枯寂的三截般若指骨,淡淡道:“无论多么浩瀚的力量,在岁月的侵蚀下,都会被消磨干净。”
“你说你大道尚未成熟,故不突破至尊,但在我看来,你是心境不够,所以力量和规则领悟到了,也无法突破。”
辜望愣住。
他张了张嘴,才皱眉道:“请施主指点迷津。”
从父亲变成了施主,辜雀察觉到了对方态度的变化。
他不认为这是辜望在不服,这只是变得更像僧人了而已。
而辜雀却是微微一叹,道:“其实,你距离九五至尊,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你现在看似在刻意压制境界,不入至尊,实际上…别说当初的白起、离衍之主、天行僧人,就连你姐姐,都比你强上许多。”
辜望面无表情,无喜无悲,只是道:“请施主解惑,为何如此。”
辜雀道:“你对佛的理解,出现了根本的偏差,你从小就立志走你母亲这条路,但你走错了。”
“你一直在扮演,扮演僧人,扮演佛。”
“佛不动,你不动,佛不言,你不言,佛吃素,你吃素,佛救人,你救人。”
“什么行为看起来更像佛,你就去做什么行为。”
“可惜,佛是无相的。”
辜望身影剧震,猛然抬起头来,看向辜雀。
他一直不变的淡然表情,瞬间崩掉,甚至连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辜雀淡淡道:“佛行走天下,普度众生,于是你也行走天下,普度众生。”
“你该学的,都学尽了,该悟的,也悟尽了。”
“但你…却一直很高傲。”
这句话让辜望脸色惨白,口中的鲜血 汹涌。
辜雀笑道:“佛普度众生,靠的从来不是所谓的仪式感,所谓的规矩,所谓的程序,所谓的积累功德。”
“他们是真正的悲天悯人,悲众生之悲,痛众生之痛,乐众生之乐。”
“你很高傲,你不会因为一个凡人的喜乐而感到喜乐,亦不会因为他们的悲哀而感到悲哀。”
“你一直淡然,以为看透了事物的本质。”
“其实,看透事物的本质,就是让自己变得普通。”
“望儿啊,其实你从未放下你的身份,去做真正的苦行僧。”
他拍了拍辜望的肩膀,轻轻道:“如果没有成为至尊的理想,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如果还有这个理想,就…废了修为,重头再来吧。”
辜望抬起头来,已然是泪流满面。
他颤声道:“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几句话就毁掉我一万多年来的努力?”
辜雀愣了愣,随即笑道:“我只是在谈一个事情,这个事情的真假,你是可以判断的,不是么?”
“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破而后立,自己考虑吧。”
辜望道:“这么多年…我这么多年,已经取得很大成就了,我已经是圣雄巅峰了。”
辜雀眉头皱起。
他沉声道:“放不下这些虚荣,就永远别想真正超脱,九五至尊,不是那么容易可以突破的。”
“整个大千寰宇,近百亿年来,有多少个至尊?”
“体尊、帝释天、白起、韩秋和我,仅仅五个而已。”
“其他人,无论闹翻了天,无论多么接近,都始终无法突破,为什么?”
“体尊开体术一道,帝释天以武入魔,以魔入寂,以寂入道。”
“你韩秋娘亲穿梭于生死之间,灵魂不断湮灭重生,才换来至尊之位。”
“白起苦守地狱酆都百亿年,化作星星之火,游历九幽,随寰宇毁灭而毁灭,随纪元重生而重生。”
“九五至尊,对于圣雄巅峰来说,是看似近在眼前,实则鸿沟万千。”
“没有那么容易的。”
说到这里,辜雀顿了顿,道:“选择自己的生活去吧,你的选择我不干涉。”
辜望咬牙道:“我会突破到九五至尊的,我可以!我不需要从头再来!”
他说着话,直接转头离开。
沉默了良久之后,辜雀才无奈一笑。
他看向旁边的金色佛像,轻轻道:“看到了吧,这就是咱们的儿子,也是够伤脑筋的。”
“他一直在骗自己,一直活在一种虚妄之中,只是这种虚妄他自己都没怎么发现,此刻被我一语道破,又不敢面对了。”
“论傲气,他比他姐姐更甚几分。”
“至少她姐姐现在,已经不在意所谓的名誉和体面了,但他很在意。”
“说到底,缺乏磨砺啊。”
说到这里,他突然身体一震,双眼骤然透出两道精芒。
他感受到了佛像的力量规则在变化。
一股信念,似乎在觉醒。
这股信念刚刚诞生,整个寰宇就已经开始变化了。
每一处空间似乎都变得金黄,都溢出了一道道光。
这些光在完整的时空中流荡,像是一条条河流,要把这枯寂的世界串联起来。
所过之处,莺飞草长,生命复苏。
强大的信念之力,似乎足以欺天,足以改变枯寂的本质。
整个寰宇,都在复苏。
奇迹发生在每一个星辰上,每一个独立的生命上。
疾病治愈,残痕消失,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朝着“完美”的定义发展。
无数的修者惊醒了,这一股照亮世界的光,让他们惊骇万分。
“未来佛降临了?”
“这几乎是万道鸿蒙的威压!”
“好可怕的信念,像是无数生命意志的总和。”
兵祖、阵道之祖、帝释天、娲皇至尊、韩秋,诸天至尊全部都到了。
邛禹、蓝九霄、拜煞、秦百忍等一众圣雄也到了。
整个诸天的强者,似乎都汇聚在了这里。
辜雀摆手道:“别吵,给她一点时间。”
天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见证着这一刻的变化,这无疑是亘古以来最伟大的变化之一。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悠悠荡荡的声音,古老沧桑,似乎跨越了无尽的历史长河,从遥远的时空尽头传来。
很快,这个声音又变得年轻起来。
“万古皆空,唯念永恒,道修变也,佛修固也。”
“及至智慧彼岸,方知吾坐现在,而揽过去,而观未来。”
“未来者何,沙门尽逝,佛藏空相,仅一舍利子,蕴蓄佛光,照亮黑暗。”
“缘至如此,佛无为也。”
“般若当为过去之佛,亦应为未来之佛开辟前路。”
“自斩指骨三截,刻以佛藏,传以佛塔,留以佛陀几数,承载沙门之传,供未来佛之悟。”
“悟者为何?沙门百年悟般若,纪元轮回悟生死,红尘亿载悟人情…”
“此为何也?沙门红尘,纪元轮回,生而悟佛,死而悟命,复苏悟人情,期间有过去劫,现在劫,未来劫,大普贤劫,大渡贤劫,大苦难劫,大众生劫…”
“沉睡万载,承载佛愿,或永生不复,或…承愿而生。”
“般若不死,般若亦死,不死不出佛,死则佛出。”
“觉醒吧,观自在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
“般若散佛藏佛念佛心佛道佛身佛魂,以求未来佛觉醒。”
声音传遍天地,万古震颤,万界惊涛。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鞠躬而下,大声道:“般若无量。”
“般若无量!”
无数人鞠躬而下。
听完这一段话,他们才明白,原来般若从未死去,只是他失败之后,已经知道自己只属于“现在”与“过去”,不属于未来。
所以散尽一切,种下离惘这颗种子,以无穷佛力,等待她的觉醒。
此刻,未来佛即将觉醒,所以过去佛该彻底消逝了。
般若,直到此刻才真正圆寂。
辜雀心中不禁轻叹。
这是怎样一种伟大。
以他的能力,要觉醒复苏,重回巅峰,或许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但他却不愿挡住未来的路,甘愿化作过去佛,以死为代价,迎接未来佛的诞生。
为了什么?
不只是沙门,不只是大乘。
更是世界的续存,寰宇的救赎。
于是才有如今这一幕,万界金芒,佛莲横溢,诸天复苏。
那一尊金色的佛像,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如此伟岸,如此威严肃穆,又如此令人亲近。
她双手合十,呢喃道:“无量觉正!”
此话一出,沙门易主。
从此般若成为过去佛,而未来佛,正式觉醒。
辜雀笑了。
他知道,大千寰宇的轮回欺天计划,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