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四十八章 精衛【求月票】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四十八章 精衛【求月票】熱推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滩上,黄昏时,吴妄那抑制不住的笑声越发响亮。
那只飞鸟有些警惕地停在远处的礁石上,那把短刀插在它面前,沉入了礁石三寸,显然是被吴妄的笑声吓到了。
这飞鸟再次化作少女模样,坐在礁石之上,皱眉注视着海水中泡着的吴妄。
吴妄立刻跳起身来,刚想说话,就看那少女向后退了半步,目中满是警惕。
这,还有这好事呢?
吴妄迅速稳定心态,分析着这是哪般情形,此刻甚至都忘记蒸干衣服和头发上的水迹,起身对这少女做了个人域标准的道揖。
“贫道无妄子,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莫要见怪则个。”
呃,怎么冒出了个‘则个’,还有自己嗓音怎么都变得有些浑厚……
“人、域?”
少女说话似乎有些艰难,语调也有些奇怪,但语义还是可以清楚表达。
总之,嗓音就是非常好听。
吴妄正色道:“贫道出身北海,欲往人域,途中遭遇少许变故,得一位老前辈相助,以大神通送我来了此地。
此前见到道友太过激动,实在是另有内情。”
少女的小脸上写满了怀疑。
吴妄扯了个自认十分温暖的微笑,头顶的海星伴着他棱角分明的面容,却是说不出的滑稽。
少女扭头看向一侧,忍不住抬手、手背捂在嘴边,嗤的笑了声。
素手轻摇、身形翻转,她已是恢复飞鸟的模样,朝那颗树木飞去,只是丢下两个字:
“勿、扰。”
吴妄抬手追出两步,又觉得自己有些冒失,顿住步子,在海水中站着出了会儿神。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为何能跟这位姑娘身体接触,却没有触发触女昏睡症?
莫非,是因她本质是飞鸟?
可,大荒之中也有不少凶兽化作人形,自己当初为了验证怪病,央着老父亲尝试了一系列人形的凶兽。
结果就是——怪病完全卡死了他发展正常男女关系的可能。
青丘女子不可,雨师妾女子不可,黑尸女子不可,犬戎族女子不可……
那为何,自己独独能与该飞鸟仙子接触?
“嗯?”
吴妄抬头看向那山崖上的神木,看到了那只仙子化作的飞鸟自树中飞出。
她扑闪着翅膀,飞到了海水上空,将嘴中叼着的木枝扔进海水。
吴妄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细节——此时飞鸟额头的彩羽闪烁起了亮光,而她眼中的灵光却消退了不少,看起来有些黯淡。
因自身祈星术位阶还算勉强,吴妄对神魂、神念的感知也算灵敏,此刻敏锐地察觉到了飞鸟仙子神魂有异。
此时才想起低头看了看自身。
吴妄赶紧跳出海浪,迅速收拾了一番,灵识一直锁定在那飞鸟身上,看她来来回回的飞着,叼着一些木枝、碎石,投入大海。
这一幕,让吴妄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他背后张开一双星翼,慢慢接近那棵神树,又在神树下落下,抬头看着飞鸟的身影,看着她来来回回、不知疲倦,机械地重复着这般举动。
衔木填海?
仿佛自己在哪里见到过这般描述,好像是、是……
蓦然间,吴妄灵台灵光一闪。
【炎帝之女,其名女娃,船覆于东海溺亡,心有怨恨,化为神鸟精卫,衔碎石木枝欲填东海,累年不止。】
这不是!上辈子小学课本上看过的神话典故吗?
金微、精微,精……
“精卫?”
吴妄几乎脱口而出。
正路过他头顶的飞鸟低头看了眼,额头光芒退却,鸟眼露出几分满意的光亮,落回了树杈上,对吴妄连续点头:
“金微!”
“您是神农老前辈的女儿?女娃?”
“金微。”
精卫鸟轻轻点头,眼神似乎有些失落。
吴妄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想明白了自己为何能与这位仙子接触……这就是神农前辈未完成的心愿!
她此刻是灵体,而非真正的生灵,属于死后残魂留存。
这……
感受到精卫鸟眼底的失落,吴妄虽不知这般失落为何,但并不想让她因自己问出的问题而情绪低落。
他咳了声,心念急转,已是含笑道:
“传说中的人物咋还带口音?”
咔!
那树杈瞬间被某双精致的鸟爪直接捏碎。
精卫鸟气呼呼地张开翅膀,扭头钻入了神树,很快就叼着一截短木飞了出来,回旋、俯冲,短木对着吴妄的脑门砸来。
吴妄双手遮脸连连求饶,精卫鸟穷追猛打,前者脑门仿佛冒出了一个个‘减一’的字符。
这般闹了一阵,精卫鸟似乎有些疲倦,扑闪着翅膀飞回树冠中。
不多时,她又叼着木枝飞了出来,额头彩羽亮起光亮,将木枝送去了海面。
吴妄抱着胳膊站在树下,眼前不由浮现出了精卫自青雾中走出的身影,嘴角露出几分轻笑。
仿佛有一滴水落在心间,荡起了层层涟漪,水中映着的那轮圆月也为此破碎了些。
他不由遐想:
‘这莫非,是神农前辈安排好的?为自己诊断怪病时,就已经计算好了这一切?想招他做上门女婿?’
所以才把自己扔到这里,与精卫大小姐培养感情?
可,人和灵体怎么生子?
啊这,自己都在乱想些什么!吴妄啊吴妄,你怎么能有这般念头,恋爱必须双方互有好感,而不是由上一辈一手包办!
不过刚才确实是能接触的……能接触啊,这可能是大荒之中,除却给自己下咒的先天神外,自己唯一能接触的女性了。
自己难道要做大荒宁采臣?
也不对,老前辈的心愿,应该是救活精卫,如果精卫不是灵体了,自己岂不是也无法与她接触了?
不知不觉,吴妄倚靠着微微发光的神木,抱着胳膊、带着微笑,注视着精卫鸟那不知疲倦、来来回回的身影,许久没动。
过了半个时辰,吴妄方才想起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
此前震惊归震惊,神念开始恢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灵识扩散出去,探查整座小岛以及周边的环境。
小岛灵气充沛,各处生长的一片片灵药,应该是神农前辈栽下的。
有几种灵药甚至据说已在大荒绝迹,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一片又一片。
小岛外围是一片浅海,海水是清澈的青蓝色,底层却是海底洁白的细沙;珊瑚连片、灵鱼成群,阵法笼罩的方圆十里没有任何凶恶海兽。
吴妄展翼飞去了阵法旁,将神农给的两枚戒指戴在手上,其上绽出一黑一白两缕气息,钻入阵壁。
能出去?
吴妄心底警兆突起、胸口项链轻颤了下。
他身形瞬间向后飞撤,但面前阵壁突然爆发出一道光束,正中他肩头!
一股巨力袭来,吴妄身形斜飞数百丈,带着一声‘哎呀’的惨叫,直接栽入海水中。
海岛悬崖上,刚叼着一截木棍飞出树冠的精卫扭头看了眼这边,随之鸟眼一瞪,嘴边的木棍滑落,拍打着小翅膀赶紧飞了过来。
……
碧海蓝天,白色沙滩。
年轻男人盘坐在沙滩上,挠头笑着,湿漉漉的头发还在不断滴水。
面前的鸟儿时而单脚跳、时而挥舞翅膀,在那‘金微、金微’叫个不停。
像是在说教这年轻人。
蓬!
一声轻响,吴妄下意识抬头看去,又见到了那徐徐青烟,看到了一袭浅绿短裙、光着脚丫,自青烟迈步而出的少女。
吴妄这次反应迅速了许多,将目光锁定在了她的面容上,避免有什么失礼之处。
又怎料,所见巧目樱唇、薄怒轻嗔,纤纤柳叶是她的眉角,玲珑透亮是她的耳垂。
该怎么形容她的貌美?
映面桃花略显风流,欺霜傲梅又过于清冷,吴妄也说不出什么‘增减不可,美自巧连’这般话,只能正经地评价一句:
“真好看。”
“嗯?”
少女精卫略微歪头,本是有些气呼呼的她,倒是被吴妄一声好看说的措手不及。
她哼了声,似有些恼怒,脸蛋上划过少许红晕;本要开启的薄唇抿住,抬手匆匆凌空写下两行字迹,随后转身归于青雾中,化作神鸟扑闪羽翅而去。
吴妄仔细辨认着这些有些复杂的人族古字,倒是很快搞明白了两行字的含义:
【此地被阵法笼罩,乱闯有歹命之危。】
心地挺善良的嘛。
吴妄喊了声:“多谢提醒,贫道会注意的!”
却是没得到什么回应。
算算年纪,若她这般也算作活着,这也算是一个古人了吧。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展开羽翼又飞向阵壁,这次却没有轻易触碰,只是围绕阵壁飞了一圈,确定这座大阵在海面上下都不存半点死角。
‘快则数日,慢则数年。’
神农前辈的这般叮嘱,再结合这里的情况,吴妄心里顿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若是神农前辈几天就赶过来了,那老前辈肯定是担心他拐跑宝贝女儿;
若是神农前辈几年才赶过来,那这位老前辈八成,是真的存了点小心思。
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
若是老前辈来不了……咳,人皇无敌,横扫大荒!
另一种可能其实是集念成神之路。
与神农前辈交流时,老前辈曾提到过这件事,且说‘人域此前就尝试过’。
若是残魂灵体,通过集念成神的方式修成后天神,那确实算是让精卫死而复生。
自己刚在女子国搞了集念成神,神农前辈提前寻到自己,将自己送到这里,很有可能也是为了此事。
也不对,没有女子国那般女神留下来的布置,想要凭空造神谈何容易?
而且精卫填海的典故已在人域流传多年,若神农前辈想用集念成神法,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他被老前辈送来此地,绝对是有什么深意。
‘嘛,想太多也无用,先等等看吧。’
在老前辈来之前,多跟精卫仙子交流交流,起码混成朋友先。
吴妄看了眼自己的打扮,悄悄溜去了小岛另一侧,用法力撑开一个小小的结界,在里面磨蹭了半个时辰,方才踏步而出。
看此郎!
白衣如雪、长袍如锦,身姿丰朗、面若冠玉,唇红齿白妙少主,眉清目秀小月祭,长发梳的一丝不苟,柔软的发带随海风轻轻漂浮。
他拿出一把折扇,带着淡淡微笑,朝那神树之下逛了过去。
——修为太低,无法御空;星翼太过显眼,破坏整体装束美感,也只能用走的。
行至树下,吴妄朗声道:
“精卫仙子,填海可累了?”
树下安静了一阵,只有飞鸟翅膀拍打的轻微声响。
“那个,仙子,你可知这里是何地,所处大荒何处。”
噗噗噗噗……
吴妄眨眨眼,犹自不放弃,在树下等了一阵,看精卫鸟飞来,朗声高呼:
“仙子!饭否?”
精卫鸟叼着碎木扭头飞走,在半空留下了六个若隐若现的墨点。
吴妄站在树下,一阵小北风从他身后飘过,带走了一片略有些枯黄的树叶。
咋不理人呢?
甚至没有半点眼神回应。
莫非是神魂异样的缘故?还是他魅力值低了?
他并未放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互相感知彼此温度的异性,又岂能这般成为陌生人!
哪怕能多戳自己几下,捏一捏他的肩头,那也是莫大的幸福!
吴妄深吸一口气,转身在树下鼓捣一阵,拿出了一只北野兽皮鼓,盘坐在地上开始一阵敲打。
过一阵,兽皮鼓换成了铜锣,又换成了玉笛,换成了树叶、换成了二胡。
甚至,吴妄祭出了自己的大招,拿出了一只三弦,弹唱起了著名曲目——对面的仙子看过来。
然而都换不回精卫神鸟的一眼回眸。
从深夜到清晨,吴妄有点精疲力尽地坐在树下,苦笑着看着头顶飞来飞去的飞鸟。
已经可以确定,她这种状态很难有所感知。
‘逼我开大招!’
吴妄轻轻吸了口气,自树下跳了起来,瞅准精卫鸟飞去海上的机会,拿出一根束带在树枝上打了个圆扣,把自己的脑袋套了进去。
随后,他一弯腿、做出一副上吊的模样。
——能运转内周天后,闭气几个月都不成问题。
展翅飞回来的神鸟目光突然犀利了起来,额头彩羽的光亮消退,飞速骤然提升一截!
即将冲到树下,她又在半空炸出一蓬青烟,那曼妙身影自其内飞出,搂住吴妄腰身,将他拽去一旁。
吴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看着她雪白脖颈,感受那只纤手在自己腰间的环绕,心底突然咚咚了几下。
身影环绕,吴妄被放到了一旁的缓坡上,精卫却板着小脸,站在半丈外瞪着他。
“你做什么!为何要轻贱自己的性命?”
“仙子当真善良,”吴妄立刻道,“利用仙子善心唤醒仙子,此事贫道郑重致歉。
但仙子,能否与贫道聊一聊?
贫道,我很想多了解你一些,也很想让你多了解我一些。”
言说中,吴妄向前两步,日光透过树梢撒落在他身上,照着他带着几分歉然微笑的面容,还有那带着几分无奈的眼神。
对七八岁的自己下咒的先天神;
大氏族继承者却有着无法与女子接触的怪病;
去了女子国却如进澡堂必须给肥皂系上安全绳般,一刻都不敢松懈;
几次对身边的女子动心却不敢表达心意,甚至还会去刻意疏远;
明知修成炎帝令第九重比登天还难,且自己绝对是起步最晚的,却依然怀揣着几分希望,想着让自己摆脱先天神的束缚,甚至拥有实力打那先天神几巴掌……
仿佛千言万语哽在喉间,吴妄此刻却是轻轻一叹,背负双手、眉目带笑。
“能这么早就遇到你,真好。”
“嗯?”
精卫眨眨眼,头顶如雨后的小蘑菇般,长出了一个又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