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十九章 四城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十九章 四城閲讀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二月最后的防盗,是我最后的波纹。)
“所以说这就是你带回来的那个东瀛人?”广济奇看着方别身后的熊。
他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少年,身量也不高,但是广济奇已经听过了这个小孩竟然能够赤手空拳掀翻两个大人,所以说望向他的目光也多了更多的凝重。
“他的名字叫做熊。”方别简单解释说道:“不想参与这场战争,只想活着回家。”
“活着回家吗?”广济奇看着熊,幽幽叹了口气:“在这个时代,还真是不同寻常的奢望啊。”
“就因为是奢望,所以他才愿意跟着我回来。”方别简单说道:“他对让平城中的情况多有了解,所以暂时还有些用处。”
广济奇听着方别的话,不由看向对方:“所以说你并不是单纯带他回来做善事的?”
“每一个活下来的人,都应该证明自己的价值,不劳而获的事情在哪里都是非常稀少的事情,我们又不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方别看着广济奇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说的也是。”广济奇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那么他知道些什么呢?”
“让平城的守将是小西行长,乃是这次东瀛远征军的先锋主将。”方别看着广济奇淡淡道:“当然,这一次他们攻下让平城之后就不再前进,转而专注修建防卫工事,因为暂时东瀛还没有做好与大周直接交战的准备,所以继续向前进攻已经失去了意义。”
“暂时来讲,东瀛这边所做的最好的打算是吞下目前的所有战果,与大周讲和。”
“讲和?”广济奇从鼻腔中发出轻微的嗤声:“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说停就停的战争吗?”
比如说我一波快攻打下首都,然后马上马不停蹄地和对方议和,然后就可以在首都安心登基享乐了?
你别说,还真有这样的例子。
比如说大宋。
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战争都是开始容易,但是结束却非常的困难。
比如现在,只要大周不耗尽最后的力量,否则的大周就不会允许东瀛占据着原本的高丽之地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酣眠。
“如果说东瀛能够在让平城下守住大周的进攻,那么精疲力尽的大周就只能接受高丽已经被占据的既成事实。”方别轻轻补充道。
“所以你是在向我确认这一战的重要行吗?”广济奇嘴角微微勾起:“那么且问现在让平城中一共有多少敌军?”
“大概三万左右,毕竟东瀛也没有办法真的把那十五万大军一股脑都运到这座小小的城市。”方别望着广济奇说道:“但是不得不说,这些东瀛人还是很擅长防守的。”
广济奇不得不点了点头:“我已经姑且见识一点了。”
之前在让平城外修建的那些碉堡,在方别成功清除之后,广济奇也亲自去查看过,这些碉堡的修建质量相当之高,尤其是考虑到这是在小西行长在占领了让平城之后临时修建的,这样的工程质量更是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这次倘若没有方别的帮忙,单单凭借广济奇自己的力量,恐怕不牺牲数千人马,都难以将这些碉堡全数攻克,更何况也不要将城中的东瀛守军当做木头人,他们看到外围碉堡被攻击,也肯定会出城来救,到时候互为犄角,大周军队腹背受敌,就算是广济奇,也很难抵挡。
只有方别这样如同幽灵一般的进攻,才能够击破这些坚固的碉堡,当然,经此一役之后,整个了解过这场作战始末的人,看向方别的目光无一例外都充满了敬畏的眼神。
这个少年之前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的任何武功,但是这次仅仅是小试牛刀,就能够让无数人为之胆寒。
“这只是开胃菜。”方别继续说道:“让平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外城,必须要先攻占外城,才能够染指其中的内城,但是同样,外城的城墙高且坚固,很难直接攻破。”
广济奇用手撑住额头,叹了口气:“既然让平城这么坚固,那么我怎么听说东瀛人只攻打了三四天就打下来了,简直就像喝汤一样简单。”
“这就需要你来问那些高丽人了,毕竟在他们的嘴中这些东瀛人都是青面獠牙能够喷火的怪物。”方别淡淡说道。
毕竟那些高丽人在战争中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让方别根本就无力吐槽。
让他越来越感觉自己让东瀛人过来是不是捏了一个过于软的柿子,以至于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在赎回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三万人,东西南北四城,物资供应呢?”广济奇继续问道。
“就像你知道的,那些高丽人还是存下来了很多粮草物资的,大致能够供他们使用半年吧。”方别看着广济奇:“当然,半年是在我们完全围城占据绝对优势的前提下,但是目前为止,东瀛人在高丽的军队要比我们多,并且他们的战斗力,其实也相当不错。”
广济奇沉重的点了点头:“关于兵力对比这件事情,我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吗?”
“你是主将啊,问我的话,我或许会告诉你劫营?”方别看着对方:“当然,当初汪直攻破应天府的城墙是提前安排内应埋设炸药炸开了城墙,但是我们目前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提到这个广济奇就不开心了,这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应天府之败几乎是广济奇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历史,如果不是接下来方别成功刺杀了汪直,那么现在大周都可能亡了。
你想想啊,江南税赋重地刚刚被倭寇攻占,转眼间东瀛人又从高丽登陆,几乎切瓜斩菜一般就把整个高丽给推平了,然后把高丽国王都赶到大周过来。
方别至今还记得李松见到广济奇的时候所说的话。
广济奇当时出于客套,问李松在大周这边住的怎么样,没有想到李松瞬间就痛哭流涕起来:“大周就是我的母国,如果将军没有将那些可恶的东瀛人驱逐出去,那么我愿意在这里一直住到老死。”
方别当时差点就笑了出来。
“那么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四面围攻了。”广济奇看着方别,平静说道。
“所以说这就是你带回来的那个东瀛人?”广济奇看着方别身后的熊。
他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少年,身量也不高,但是广济奇已经听过了这个小孩竟然能够赤手空拳掀翻两个大人,所以说望向他的目光也多了更多的凝重。
“他的名字叫做熊。”方别简单解释说道:“不想参与这场战争,只想活着回家。”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活着回家吗?”广济奇看着熊,幽幽叹了口气:“在这个时代,还真是不同寻常的奢望啊。”
“就因为是奢望,所以他才愿意跟着我回来。”方别简单说道:“他对让平城中的情况多有了解,所以暂时还有些用处。”
广济奇听着方别的话,不由看向对方:“所以说你并不是单纯带他回来做善事的?”
“每一个活下来的人,都应该证明自己的价值,不劳而获的事情在哪里都是非常稀少的事情,我们又不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方别看着广济奇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说的也是。”广济奇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那么他知道些什么呢?”
“让平城的守将是小西行长,乃是这次东瀛远征军的先锋主将。”方别看着广济奇淡淡道:“当然,这一次他们攻下让平城之后就不再前进,转而专注修建防卫工事,因为暂时东瀛还没有做好与大周直接交战的准备,所以继续向前进攻已经失去了意义。”
“暂时来讲,东瀛这边所做的最好的打算是吞下目前的所有战果,与大周讲和。”
“讲和?”广济奇从鼻腔中发出轻微的嗤声:“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说停就停的战争吗?”
比如说我一波快攻打下首都,然后马上马不停蹄地和对方议和,然后就可以在首都安心登基享乐了?
你别说,还真有这样的例子。
比如说大宋。
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战争都是开始容易,但是结束却非常的困难。
比如现在,只要大周不耗尽最后的力量,否则的大周就不会允许东瀛占据着原本的高丽之地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酣眠。
“如果说东瀛能够在让平城下守住大周的进攻,那么精疲力尽的大周就只能接受高丽已经被占据的既成事实。”方别轻轻补充道。
“所以你是在向我确认这一战的重要行吗?”广济奇嘴角微微勾起:“那么且问现在让平城中一共有多少敌军?”
“大概三万左右,毕竟东瀛也没有办法真的把那十五万大军一股脑都运到这座小小的城市。”方别望着广济奇说道:“但是不得不说,这些东瀛人还是很擅长防守的。”
广济奇不得不点了点头:“我已经姑且见识一点了。”
之前在让平城外修建的那些碉堡,在方别成功清除之后,广济奇也亲自去查看过,这些碉堡的修建质量相当之高,尤其是考虑到这是在小西行长在占领了让平城之后临时修建的,这样的工程质量更是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这次倘若没有方别的帮忙,单单凭借广济奇自己的力量,恐怕不牺牲数千人马,都难以将这些碉堡全数攻克,更何况也不要将城中的东瀛守军当做木头人,他们看到外围碉堡被攻击,也肯定会出城来救,到时候互为犄角,大周军队腹背受敌,就算是广济奇,也很难抵挡。
只有方别这样如同幽灵一般的进攻,才能够击破这些坚固的碉堡,当然,经此一役之后,整个了解过这场作战始末的人,看向方别的目光无一例外都充满了敬畏的眼神。
这个少年之前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的任何武功,但是这次仅仅是小试牛刀,就能够让无数人为之胆寒。
“这只是开胃菜。”方别继续说道:“让平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外城,必须要先攻占外城,才能够染指其中的内城,但是同样,外城的城墙高且坚固,很难直接攻破。”
广济奇用手撑住额头,叹了口气:“既然让平城这么坚固,那么我怎么听说东瀛人只攻打了三四天就打下来了,简直就像喝汤一样简单。”
“这就需要你来问那些高丽人了,毕竟在他们的嘴中这些东瀛人都是青面獠牙能够喷火的怪物。”方别淡淡说道。
毕竟那些高丽人在战争中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让方别根本就无力吐槽。
让他越来越感觉自己让东瀛人过来是不是捏了一个过于软的柿子,以至于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在赎回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三万人,东西南北四城,物资供应呢?”广济奇继续问道。
“就像你知道的,那些高丽人还是存下来了很多粮草物资的,大致能够供他们使用半年吧。”方别看着广济奇:“当然,半年是在我们完全围城占据绝对优势的前提下,但是目前为止,东瀛人在高丽的军队要比我们多,并且他们的战斗力,其实也相当不错。”
广济奇沉重的点了点头:“关于兵力对比这件事情,我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吗?”
“你是主将啊,问我的话,我或许会告诉你劫营?”方别看着对方:“当然,当初汪直攻破应天府的城墙是提前安排内应埋设炸药炸开了城墙,但是我们目前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提到这个广济奇就不开心了,这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应天府之败几乎是广济奇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历史,如果不是接下来方别成功刺杀了汪直,那么现在大周都可能亡了。
你想想啊,江南税赋重地刚刚被倭寇攻占,转眼间东瀛人又从高丽登陆,几乎切瓜斩菜一般就把整个高丽给推平了,然后把高丽国王都赶到大周过来。
方别至今还记得李松见到广济奇的时候所说的话。
广济奇当时出于客套,问李松在大周这边住的怎么样,没有想到李松瞬间就痛哭流涕起来:“大周就是我的母国,如果将军没有将那些可恶的东瀛人驱逐出去,那么我愿意在这里一直住到老死。”
方别当时差点就笑了出来。
“那么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四面围攻了。”广济奇看着方别,平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