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愛下-第1225章 就是忍不住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优美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愛下-第1225章 就是忍不住展示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早起时看着身边的贝孜和裴丝竹两个,陈晴很是忧伤。
莫莫学坏了。
好像防着陈姐一样,昨晚聚完餐,九六班的姑娘们直接散去,陈晴只得临时又从后海那边接来了九个姑娘中的两个。
其实想把蔺曌骗来,可惜那姑娘坚决不从。
唉。
自己难道就那么可怕吗?
陈晴都有点想要告诉蔺曌,其实自家老板一点不喜欢雏儿,毕竟第一次在床上难免又是眼泪又是血的,多扫兴呀。
不过吧,她也不敢冒然破坏九个姑娘的原装属性,要不然更扫兴。
男人就是这么矛盾。
贝孜和裴丝竹两个昨晚很努力的迎合这位陈姐,早上感受到身边陈晴动作,也一起醒来,又是一番殷勤,可惜陈晴兴致不高,让她们难免忐忑。
又是好奇。
她们还是第一次来大宅这边,稍稍有些期待,不知道能不能也和蔺曌那样,见到某位大老板。
说起来,蔺曌前些日子那件事,因为夏畔溪假装说漏嘴,大家都已经知晓,反应也各是不一,有人自省,有人期待,有人羡慕……总之,如果能够见到某位大老板,显而易见,她们的地位肯定会得到提升。
可惜昨晚期望而来,还是落空。
早餐的时候,陈晴正在喝味道其实并不那么好的养颜粥,江山舞过来提醒,秦不醉又来了。
陈晴还以为那一家母女几个的破事要麻缠几天,等她从香港回来,没想到这么快,一边让人带秦不醉进来,一边问江山舞道:“昨晚怎么样,打起来了吗?”
江山舞点头:“打起来了。”
陈晴:“……”
江山舞见自家陈姐都有些无语,笑着正要要说什么,见妹妹已经领着秦不醉进门,只是轻轻说了一句:“那女人太蠢了。”
这就没办法。
秦不醉进门,看到一左一右坐在陈晴身边的两个……好大啊的姑娘,有些惊异。
自己出入的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陈晴也不好让两个姑娘旁听,打发她们离开,看向秦不醉,先是上下瞄了一番。
秦不醉穿着黑色的风衣,下面露出一截水洗牛仔裤,脚上踩着登山靴,配合一张漂亮脸蛋,娇艳中透着几分飒爽。
当然,陈晴关注的还是,还好,脸蛋没被抓破。
要不然可怎么向自家老板交代呀!
这么打量完,陈晴抬手示意:“坐吧,一起吃早餐。”
秦不醉这次没有拒绝,道了句谢谢,上前坐下。
等江山舞给秦不醉分了一些早餐,陈晴才问道:“怎么又打起来了?”
秦不醉对于陈晴知晓这件事一点也不意外,昨晚就感受到了,因为她母亲的演技实在糟糕。
拿起汤匙,秦不醉顿了顿,还是回答道:“我……就是忍不住……”
这理由让人没办法反驳。
陈晴还不知道详情,不过,已经见过那女人几次,倒是能够猜测,显然又是没耐住自己的愚蠢脾气,把她这个女儿给惹毛了。
对于那女人的事情,陈晴在上次的电子邮件中也没有隐瞒,自家老板既然说让秦不醉自己处置,显然也是没什么兴趣。
毕竟以自家老板的身份,想要母女什么的,更好的又不是找不到,秦不醉母亲那性子,弄到身边,简直是自己找烦心。
陈晴觉得自己倒是能压制。
当然,既然自家老板没了兴趣,她也就没了兴趣,哪怕秦不醉真的要把自己母亲送进监狱关一个无期,她也会照办,至于昨晚那些话,就是觉得好玩。
无事生非陈姑娘这么想着,自顾自地吃了一些水果沙拉,见秦不醉一直不说话,继续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其实吧,我觉得天上人间真不错呢?”
秦不醉想要抬头瞪一眼某人,到底没敢,只能假装没听到,默默地喝掉了自己的一碗粥,终于道:“陈姐,我想……暂时先把她关在那栋别墅里,我的意思是,以后就永远关着她,等,等我再赚些钱,自己买一栋房子,再换地方,我……出钱养着她,但要关她一辈子。”
够狠!
陈晴小小赞叹了一下,更是好奇,昨晚那蠢女人到底又怎么把本来心软的秦不醉给惹毛了。不过,陈晴嘴上还是立刻搓火:“不是我看不起你呀,不醉,你关不住你妈的。”
秦不醉迟疑了下,说道:“我是想,陈姐这边,我是说,西蒙这边,应该可以帮忙?”
陈晴立刻点头,很乐意助人的模样:“没问题。”
秦不醉又沉默了片刻,才接着道:“陈姐,我,我想说,那天电话里的话,我没有忘记。”
陈晴疑惑:“什么?”
秦不醉抬头与陈晴对视:“我说是,只要你,还有西蒙帮我这件事,我会永远给他做牛做马。”
不料,秦不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口,陈晴却是一脸嫌弃:“你太高看自己了。”
秦不醉:“……”
陈晴继续说大实话:“以老板的身份地位,多少人哭着喊着愿意给他当牛做马呢,你要排队,加个塞,也是从美国到中国的长度。”
秦不醉:“……”
陈晴最后晃了下手中的汤匙:“好啦,既然老板说你可以任意处置,你这么处置,我就帮你达成。而你呢,就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别对不起老板,其他都无所谓。”
秦不醉稍稍犹豫,点了点头,随即还是道:“我会努力赚钱的。”
陈晴不耐烦:“废话真多。”
秦不醉顿时不敢再多说。
随后想想,确实,什么钱啊,当牛做马啊,乱七八糟的,对于那个站在这个世界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而言,真不算什么。
不过,秦不醉也有自己的人生信条。
既然答应了,无论对方怎么想,她觉得,自己都应该做到。
只是,除了这幅皮囊,她好像确实没有其他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或者,哪怕这幅皮囊,对于那个男人而言,也是司空见惯。
于是不免又有些自卑。
陈晴吃饭的时候其实话不多,既然没话可说,随后都是沉默,直到结束用餐,她才又对秦不醉道:“那边的管家叫连影,你有什么想折腾你妈,随时找她,以后我就不管了。”
秦不醉却是又提起一件事:“陈姐,还有,我那个妹妹。”
“嗯?”
“艾草,她和这件事没关系。”
陈晴想起那个心眼可比她母亲不知道多了多少倍的姑娘,好奇道:“那你又打算怎么办?”
“我……”秦不醉犹豫了下,还是道:“能不能让她,我是说,她不敢回四川,而且,也没地方可去,能不能,让她在北京上学?”
“那就上啊。”
“……”
秦不醉意识到,自己又提了一个似乎过于芝麻绿豆的小事。
陈晴说着已经吃完了早餐,抽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转眼又换了个笑脸,对秦不醉道:“说起来,你妹妹可比你妈聪明多了,你不是想要报答老板吗,如果是你妈,你肯定不愿意,那就你妹妹好了,下次老板过来,你们俩一起。”
秦不醉微微瞪大眸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陈晴已经不和她废话,看了下腕表,起身道:“我马上要去香港,你自便吧。还有,和你妈打架的时候,护好脸,破了可就不值钱了。”
秦不醉:“……”
陈晴张开手臂穿上江山舞递过来的风衣,又笑道:“其实,你完全可以让女侍把你妈绑起来再打呀,这样她就不能还手了,多好。”
秦不醉:“……”
我又想抓人脸了,怎么办?
眼看陈晴带着江山舞和江原驰离开,这次是彻底没有再理会她的意思,秦不醉一个人留在四合院内宅的这处餐厅里,突然有些迷茫。
难道,一切就这样了?
再次想到三年前,突然的变故,相依为命的外公外婆相继离世,她恨透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对方那位丈夫。在其他一些亲友的帮助下埋葬了外公外婆,她一个才15岁的女孩就独自去了上海。
她知道自己很漂亮,这是她的优势。
或许,可以凭借这幅皮囊,找到一个很厉害的人,然后,帮自己复仇。
因为外公外婆身体不好,她本就是一个很早熟的女孩,很早其实就是她在照顾两位老人,再加上身高因素,独自一人在外,年龄并没有成为她的阻碍。
再加上,她还有些钱。
外婆留给自己的那些东西,从给两位老人举办葬礼开始,陆陆续续几年,她其实已经全部卖掉了,她知道外婆肯定希望她能把那些东西留下来,有一天出嫁,穿金戴银,满头珠翠,风风光光。
但,外公外婆都没有了,穿给谁看?
利用那些钱,她办了假的成年身份,混迹在开放的上海大都市,很快发现自己适合模特这份职业,然后为之努力。
因为可以成名,然后,接近那些有权有势的人。
期间遇到了一些过客,可惜,都远远达不到她的标准,她不缺钱,足够聪明,始终游刃有余。
再然后,Elite的那个模特大赛。
第一年落选。
因为不怎么积极。
然后,看到祝莫莫、陶月蕾、简欣等几位模特在美国名声鹊起后的风光,她意识到了另外一条路。或许,不需要依靠男人,只要她自己爬得足够高,就能自己复仇。
于是第二年再次参加。
她本就出挑,又做足了准备,第二次就顺理成章,然后,一路到了美国,再然后,竟然见到了西蒙·维斯特洛。
西蒙·维斯特洛是谁,这个世界上大概没几个人不知道。
她最初都有些无所适从。
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开始试探处在那个男人身边,她能够动用的资源,为此她故意表现得好像对什么都非常感兴趣,一番很爱钱很物质很钻营的拜金姑娘模样,各种事情都会不厌其烦地追问到底,故意耍一些不入流的明显小心思。
实际上,她就是想知道,在他身边,她能利用什么。
原来,能利用的资源竟然那么多。
然后,她就回到了国内。
然后,她就直奔好几年没有回去过的家乡,开了一辆价值好几百万的豪华林肯,还故意带了两位外国女侍,确保姓张的那点势力无法把她无声无息的抓起来。毕竟外国人在中国出事,可是大事。
再然后,见到亲生母亲的第一眼,积累了几年的恨意,让她直接就扑了过去,和对方厮打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
那辆车子也被气急败坏的姓张的带人砸了,两位外国女侍及时出现。
最后的最后,直到现在。
原本,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按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标准策划好多好多年的事情,在真正的大人物那里,只是一句话。
以至于,她的很多小动作其实都非常多余。但,对于秦不醉自己而言,她其实想过用整个生命去实现那些目标。
现在,实现了,她的人生顿时失去了目标。
接下来做什么呢?
大宅里另外的两位女侍过来整理餐具,秦不醉下意识想要帮忙,这对于习惯想要抓住任何微小机会的她而言几乎成了本能,随即又止住,因为其中一位女侍表情警惕,好像她要抢她们饭碗一样。
于是走出去。
时间还不到早上八点钟。
深秋时节,天气很凉,好在她身上的衣服都很昂贵,很保暖。
抬头望去,今天是个好天气,北京冬春的风沙季节还没有到,天很蓝,蓝的让人各种遐想。
收回目光,院子也很大。
她展开了双臂。
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场景。
人想飞的时候都这样。
不过,她其实不想飞,她只是一个很实际很俗气的姑娘而已,还觉得有些傻。
刚刚放下手臂,东厢房有人出来。
还是两个年轻姑娘,一个明显的中国人,一个金发碧眼,两人正商量着什么,明显还要外出,脚步匆匆。
看到她,两个姑娘都有些意外,稍稍打量一眼,点头招呼了一下,就一起向前院走去。
还有两位女侍从西侧游廊里出来,没有像她这样大喇喇地穿过院中,而是沿着抄手游廊来到东侧,穿过拱门进入东边的院子。
各人都有各人的事情。
秦不醉闪过这个念头,再次想起陈晴的那些话。
那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好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既然打定主意报答他了,就做一些对他有用的事。或者,让自己变得更有用一些,而不只是花瓶。
或许,自己应该去上学。
这其实不是她兴之所至的念头,最初挑选了那位名叫沈邻的女侍到她们身边,确实是她的提议,也是某种担心身边女侍会抢她们风头的心思,毕竟她最初以为自己要在那个男人身边经营好久,当然要认真思量。
随后,相处时间长了,她发现,拥有高智商高学历的人,和她们这些花瓶,确实是不一样的。
陈晴显然也是其中一个,因而才能替他打理中国这边的事情。
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秦不醉知道自己很聪明,当年出走时,她本来正要初中毕业,成绩也很好。哪怕现在,她年龄也不算大,一般人也就是刚刚进入大学的年龄,并不晚。
当然,她也没打算重新回中学学习。
或者,可以直接进入大学。
那个男人的能量,应该足够帮助她做到这一点,至于差了中学的资历,私下悄悄补上就是。
甚至,想起陈晴嚣张的模样,秦不醉觉得,将来自己不一定会比她差。
打定主意,找到自己的下一个人生目标,秦不醉果断向外院走去。
陈晴大概是离开了,不过,她不是说,有事情可以找那位连影吗?
对了,还要先安排一下妹妹的事情。
艾草不能和母亲住一起,会被带坏。
至于,陈晴的那些话,平心而论,秦不醉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也没什么。
她也能看出艾草其实同样很聪明,只是喜欢扮可怜,耍小心思,但并没有母亲那么坏,将来,或许可以帮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