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人仙百年 愛下-第856章 放走殘魂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好看的小說 人仙百年 愛下-第856章 放走殘魂閲讀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这一次讲道,引起的凡响很强烈。
尽管秦笛讲得莫测高深,没有人能完全听懂,但是前来听道的群仙,多多少少都有收获,只要有所触动,便生出感激之心。
修仙之人,良心并没有磨灭,反而化成了因果,听了人家的道,受了人家的恩惠,岂能装没事人?
因此,这些人都发出赞叹,将秦笛夸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仙王”。
有越来越多的人,贡献出仙灵脉,在大秦国定居下来。大秦国的仙灵气越来越丰富,鲜花烂漫,绿树连绵,渐渐变成了人们向往中的仙家福地。
仙王紫烟,仙王金光煦,再加上十几位仙王,经常聚在一起。他们听了秦笛的讲道,目睹大秦国的变化,一个个感慨不已。
“这才是秦仙王第二次讲道呢!如果他讲完了九次之后,不晓得大秦国会变成什么样子!难不成他还想再开天庭,重塑仙班不成?”
“噫!重开天庭?那可不容易!要想做到这一步,他必须跨过仙帝的门槛,才能秉承天意,再造天庭!”
“自从大帝离去后,天庭沦落,天下无主,战乱纷纷,我真期盼有人能再造天庭呢!”
“你们是否注意到?秦仙长已是四阶仙王?这才过去多少年啊?他的功力怎么提升这么快?”
“咳咳,他独自闯入仙蔽园,得了大帝留下的仙丹!我听说有些仙丹,一旦超越九品,踏入天地玄黄四阶,都会拥有惊人的效力,纵使是仙君、仙王,吃一颗便能提升一阶,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说的太夸张了,哪有那么神奇的丹药啊?”
“我金光煦从不骗人!昔年家师太乙真人,炼制了一炉丹药,最终成丹五颗。他把丹药分给弟子,我的几位师兄,吃了丹药之后,每个人提升了一阶,突破到仙王后期。可惜我是师傅门下第七位弟子,没有分到仙丹,至今想来仍羡慕不已……”
“我听说,这样威力惊人的仙丹,绝不能连着吃。丹药吃多了,有可能造成洞天不稳。归根结底,修仙的关键是领悟大道,若不能掌握足够的大道,便无法突破天道束缚……这就像炉子烧水,吃了仙丹,热水沸腾,被束缚在水壶中,无法化为蒸蒸热气;只有掌握了大道,才能够提壶揭盖,完成突破,将洞天提升到仙帝层次……”
“秦仙王是大道宗师,有了仙丹助力,肯定能突破仙帝!”
“你说,秦仙王突破仙帝,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好事呢?”
“这个……”有些人陷入沉默。
在场的好几位仙王,都曾经发誓效力三十万年。在这三十万年内,他们不会对抗秦笛。然而三十万年之后呢?谁晓得将发生什么事?就算他们无意于反抗,焉知秦笛晋升仙帝后,不会改变态度呢?
既然天庭无主,他们作为证道仙王,便是顶尖的人物。
一旦有了新的天帝,他们便要奉别人为主,自然多了一层束缚,从这个角度说,没人喜欢被奴役。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凡事有利又有弊,有了天帝之后,就有了领头羊,有助于这些个仙王,突破个人境界,从而离开这方宇宙,前往彼岸世界。
因此之故,每个人心里都有矛盾,就看他们怎样权衡了。
过了一会儿,有人问:“你们听了秦仙王两次讲法,各自掌握了多少新的大道?”
旁边有人发出叹息:“我只增加七百条!尽管我全神贯注,将每句话听入耳中,似乎当时都懂了,然而到最后,只剩八百条完整道法,保存在髓海深处。其余的大道,要么支离破碎,要么随风而逝,没法保留下来……”
“你算是不错了!我才增加六百多条!”
“我发现秦仙王讲道,采用的方法与众不同。我是浩然门的仙王凌浩,早年在天官大帝门下修炼过八千年。天官大帝跟仙文阁有密切的关系,常年供奉着仙文宗师,还有一位仙文大宗师。我见过大宗师展示的道法,跟秦仙王随手画出的大道树很像!因此我怀疑秦仙王出自仙文阁!”
“是吗?这次来听道的数万人,其中有没有出自仙文阁,或者天儒门的金仙?”
“仙文阁和天儒门的总部,位于星戒东北方向,距离这里有上万仙年,或许他们没来得及派人过来。”
“那也不一定。我让弟子去打听一下,有没有出自这两个门派的金仙,恰好在附近游历,前来参加法会的。”
不久,他们找到了两位中阶仙君,一个叫“张文”,出自仙文阁;另一个叫‘王阳密’,出自天儒门。
仙文阁的老门主乃是仓颉祖师;天儒门的教主乃是孔圣仙师。两者有联系,但又保持独立。
张文乃是仙文大宗师,掌握九万大道,他为了搜集更多的“天道纹理”,才出来游走历练;王阳密则精通天儒门奥义,掌握的仙文略微少一些。
两人被带到众位仙王的跟前,脸上陪着笑容,对众人行礼:“见过众位仙王。”
那些个仙王便纷纷发话了。
“你们听了秦仙王的讲道,心里有什么感触?记住了多少道法?”
“关于那些复杂的大道树,有没有办法记录下来?”
“我一边听一边忘,但凡有一点没听懂,很快就忘记了,这是怎么回事?”
“秦仙王讲解的大道,你们有没有接触过?”
“秦仙王是不是仙文阁,或者天儒门的人?”
两人被问得晕头转向,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整理思绪,回答问题。
张文道:“我以前没见过秦仙王,我敢保证,他并非出自仙文阁!他讲的仙文,有些相对基础的部分,跟我学的内容差不多;而那些复杂的部分,则有很大的差距。他画的大道树,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如果让我去画,只能画出主要的枝干,无法画出细小枝条……这次秦仙王讲的三千大道,我记住一千两百条,其余的没听懂,也都很快忘记了……”
王阳密则道:“我也没见过秦仙王,他不是天儒门的人。我掌握的仙文,还不如张仙君呢,最终只记住一千大道……”
众位仙王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
“咦?不错嘛!第一次法会,你们没有来,对不对?单单第二次讲道,你们就听懂这么多?比我们这些个仙王还厉害?既然如此,那就讲给我们听!”
“哈哈,你们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将自己领悟的大道讲出来!”
“放心,不会让你们白讲的!”
然而张文却咧嘴笑道:“启禀众位仙王,有一件好消息,我说给你们听!在‘谈玄馆’的边上,开了一家‘仙文馆’,里面有几位仙文大宗师,他们比我厉害多了!你们要想请教大道,何不去‘仙文馆’拜访?”
王阳密也跟着点头:“没错,那里有几位厉害的人物,虽然功力不高,才是金仙层次,但他们是秦仙王的手下,一个叫文翔,一个叫文若,还有两位分别叫秦汉承、秦汉旭……讲解的仙文更正宗……不过嘛,他们画的大道树,赶不上秦仙王复杂……这没办法,道法修行不足,便画不出复杂的大道树。好在大道树并非越复杂越好,对于根基浅的仙人而言,应该从主干部分开始学!”
这些个仙王听了,神情振奋,匆匆赶往“仙文馆”。
原本他们作为仙王,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不太可能求教于金仙。
不过这里是大秦国,有高深莫测的秦仙王坐镇,连几位证道仙王都变得老老实实,其余的仙王更不敢惹事。
再者说,秦笛讲的大道太高深了,这些人绞尽脑汁也学不全,如今难得有“仙文馆”,这个不错的学习场所,这些人都重新变成小学生,跟着文翔、文若学习仙文。
而且,有的仙王心里,藏着难以说出口的念头!
比如说仙王清斛,他是八阶仙王,心里想着:“如果我能掌握更多的大道,或许能抢在秦仙王前面,晋升为仙帝呢!到时候,或许我能将天帝之位抢过来!我要重开天庭,让他做我的手下,岂不快哉!”
毕竟秦笛才是四阶仙王,而这些证道仙王都已经到了八阶,距离晋升仙帝更近,所以他们铆足了劲,想要尽快实现突破。
而秦笛压根儿就不在乎!
突破仙帝没那么容易!
除了仙丹之外,他的优点在于,掌握五十四万八千大道!这是相当于五十四阶仙帝的境界,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这就像数学系的博士后,去做小学生的题目,可以势如破竹。而那些个仙王,则必然磕磕绊绊,就算有人从旁指点,也难晋升仙帝。
反过来说,秦笛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他不会连开九场法会!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他能越阶斩杀敌人,别说这些个证道仙王很难进阶,就算他们实现了突破又怎样?一个初阶仙帝,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秦笛真正担忧的是那些大帝,其中有些人,或许在这方世界留下了分身!比如说玉帝分身何在?功力境界有多高?何时重返仙蔽园?
秦笛跟玉帝的矛盾无法调和,此前他已经两次绞杀了玉帝分身,然而却没办法斩草除根!
还有那镇元子,鲲鹏老祖,斗姆元君,冥河老祖等等,他们若知道春秋老仙在此,也会倾尽全力出手!不可能手下留情!
秦笛为什么在此讲道,除了回馈天地,尽可能了却因果外,也想宣扬春秋老仙的名号,为自己拉一些帮手!尽管这些人功力还比较弱,然而谁知道哪个种子会发芽?
截至目前,他还没将“春秋老仙”四个字宣扬出去,因为他的功力还不够强。
这一日,秦笛将“往生罐”取出来。
他揭开封印罐口的仙符,道:“本仙已经失去了兴致,留着你们也没有用!如果有人宣誓报效,我全须全尾的放了你们!若是执迷不悟,我将挨个搜魂,然后再放走!”
秦笛本不想下辣手,然而他从秦离吞噬残魂,收获五千大道受启发,所以才想要搜魂。经过搜魂之后,这些寄存在陶罐中的神魂,将会失去一部分神智,若有仙气支持,过个数万年,还可能慢慢恢复,比直接吞噬神魂好一些。
他没有在大秦国动手,而是通过传送阵,抵达紫烟仙王所在的国度。他在那里还有一座仙宫和方圆千里的领地呢。
随后,秦笛将往生罐里的神魂一个个放出来!
总共七百位金仙,两百五十位仙君,还有十几位仙王,其中四成发下天道誓言,愿意报答秦笛的恩义,或者为秦笛效劳若干年;剩下六成的仙人,则经历搜魂的过程,然后再被放出去。
秦笛搜魂的手段比较温柔,并没有让那些神魂变成白痴。但是再温柔的手段,也会造成部分记忆的缺失。
通过搜魂,秦笛掌握了每个人修炼的功法,多年的人生经历,和他们对于大道的种种体悟。
既然是金仙、仙君和仙王,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经历和独门绝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大道无垠,仙路多歧。
每个仙人都像瞎子摸象,只能领悟其中的一部分。
秦笛从这些人的体悟中受到启发,获得一些新颖的大道雏形,加起来约有七千条,比秦离带回来的道法还多。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秦笛搜魂的对象中,还包括十位仙王呢!而秦离吞噬的魂灯,乃是以金仙和仙君为主,他并没有吞噬仙王的残魂。
仙王对大道的理解,比仙君强十倍,比金仙强百倍!
秦笛将这七千条大道,记录在《仙藏春秋》中,完成第五十五部的初稿,以及第五十六部的一半。
因为这些大道还不完整,只有主干、主根,而缺乏枝条、枝叶,不同于枝繁叶茂的大道树,因而还需要补充,反复修订多次,才能逐渐完善。
秦笛放走神魂,也算是了却因果。
如果他将这些神魂,封印在往生罐中,一直带在身边,反而给自己增加压力,等到破空飞升,离开本界的时候,将会在空间漩涡中遭遇阻力。
像仙王清斛、仙王金光煦那些人,为什么一直留在本界?为何说要修成仙帝才能离开?因为到了仙帝层次,才能对抗空间漩涡中,那令人恐惧的法则约束。
即便秦笛是大帝转世,他还要承担起家人和弟子的安全,没必要带走这些个无关的神魂。
多一层因果,便多一道束缚;就像那飞在空中的风筝,如果拴上许多的线,又怎能轻松的翱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