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咬火-第346章 點石術,點石樹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华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咬火-第346章 點石術,點石樹看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小兄弟,看来我们这次是找到大宝贝了。”
“这玄宫在道教里的说法可不简单呐,既有意指道观,也指仙人居住的宫殿。”
老道士越说越激动。
按照老道士所说,这玄宫想必就是地宫的主殿了,葬着墓主人的地方,想不到他们这么轻松就找到主墓室,得以一窥墓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或许是因为同为道教子弟的关系吧,老道士见到玄宫时格外激动,反观晋安就要平静许多。
他弯腰查看了下地上浮尘脚印,皱眉说道:“地上有不少脚印走入玄宫后再未出来,应该就是徐道友、小凌王、千石和尚那帮人所留的了。脚印只有进没有出,接下来的路小心些,有可能这些人还在玄宫里,除非这玄宫里还有别的出口。”
接下来。
三人如长蛇队伍,依次进入眼前的宏伟巨大神殿,晋安在前,削剑殿后,老道士在中。
依次小心警觉进入玄宫,手里火把噼里啪啦燃烧,映照出四周石墙,其实一身珠光宝气的晋安走在前头,本身就是最好的光源。
玄宫明楼的门已被推开,也不知是一开始就推开的,还是小凌王他们推开的,穿过明楼建筑后,就是玄宫的主体建筑物了,玄宫是由石条砌成的,每条石条都有半人高,玄宫里的主体建筑都还保存完好,并没有在地震中损毁严重。
这玄宫修建得很宏伟,高大,里面很昏暗,除了随处可见的石头建筑物外,居然看不到任何一丁点金银玉石,青铜铁器,明明是主墓室的玄宫,富丽堂皇程度居然还比不过停尸间塔楼的最后一层。
这里非但没有想象中的金石玉栏气派,随着那些灯座里的长明灯熄灭后,只剩下阴森森幽暗。
就连想要抬头看看头顶,可因为玄宫高大,头顶完全笼罩在黑暗阴影里,什么也看不见。
真是处处都透着古怪。
穿过明楼的城墙洞后,眼前是开阔地,开阔地上一字横排开好几座五色土塔,分别是对应了五色土的青、红、黄、白、黑。
而在每一座五色土塔里都摆放着一口石棺。
三人仔细一数,这些一字排开的五色土塔共有十座,其中第一到第九五色土塔里都放着一口石棺,唯独第十座五色土塔是空的,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放。
“九是极数,十为无极之数,九之后的十是天圆,万物灭,代表了九九归一重新回到万物始发的混沌世界,也就是遁入虚空里。这第十座五色土塔里什么都没有摆放,应该正是取自这个虚空,混沌的意思,对应了死亡?”老道士研究五色土塔,低声说道。
他继续说道:“老道我看这些五色土塔表面都刻满了经文,眼前这十座五色土塔应该不止是对应死亡之意,应该还有辟邪驱傩(nuó)用途,这山里地下多阴气好养邪祟、山精野怪,所以需要守护神,门神来阻挡邪气侵入玄宫,打扰死者安眠。”
“当然了,这五色土塔就算原本再多么厉害,如今也都被毁了,如果不是被破了阵,五色土塔里的那些石棺不可能被人翻倒砸毁。”老道士最后补充一句。
的确如老道士所说的,这些五色土塔里的石棺早已经被毁去,落满厚厚灰尘。
从五色土塔的缝隙间穿过去后,直接来到一座巨石铺路,更加宏大壮观的正殿,正殿里很空旷,正中央位置矗立着一棵树身贴满了黄符的巨大石头树,只有光秃秃的树身和树杈,没有树叶。
那石化树木实在太大了,纹理沉厚,居然比他们几天前夜宿时的那棵巨木还要更高大,树皮宛如岩石棱角,呈现石灰色,一股厚重古拙意境压迫而来。
三人都是目露惊异,手举火把的努力仰头去看石化巨木到底有多高,结果那石化巨木一直生长入头顶黑暗里,看不见尽头。
咻!
晋安抽出一根石箭,绑上一支火把,随手朝天射出一箭,终于头一次看到玄宫顶部是什么情况。
“啊?”
老道士一声惊呼,玄宫顶端是一幅巨大壁画,画得是个有手有脚,长得青面獠牙的丑陋大怪物,正瞪大一对像是要吃人的恶目,面朝下的盯着所有入玄宫之人。
在火把的照明下,晋安看到玄宫屋顶有一块大窟窿,那石化巨木的树身穿过屋顶窟窿,一直朝天生长,最后刺破入岩层里,也不知最终究竟生长向何处,从高处垂落下来大量像石柱一样的古藤、古须。
见石化巨树望不到尽头,三人又把目光望向眼前的树干,小心走近石化巨树,当他们绕到石化巨树背后时,猛然看到一个白影站在树后一动不动,猝不及防下,三人都是身子猛的一顿。
当仔细去看时,才发现那白影是一具栩栩如生的石俑人,那石俑人姿势有些奇怪,手掌抵在石化树上,脸上还带着生前的恐惧,惊慌神色。
说来也是怪诞,这石俑人的皮肤就外头那些铺满河床的死人一模一样。
要说两者唯一的区别就是,河床里死人的衣服样式古旧,一看就不是康定国人,而他脚下这具石俑人穿着的却是康定国衣服。
“会是之前下入地宫的那批人吗?”
直到火把凑近彻底看清了石俑人的五官,晋安吃惊,这人早上才刚跟他互换过情报,这不是拿石头雕琢的石俑人,分明就是大活人被石化,成了死人。
这个发现,直接让他皱起眉头。
“咦,这个人老道我怎么觉得那么眼熟?”老道士也跟着晋安一起凑近脑袋去看地上石俑人。
晋安手举火把的照照石化树,再照照地上死前满脸恐惧的石俑人,这么来回几次对比后,他一脸郑重的说道:“老道,削剑,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石化树的色泽,跟我们脚下石俑人的皮肤色泽,还有外头河床里那些尸堆石俑人的皮肤色泽很像?”
呃!
老道士也不是愚钝之人,似马上联想到了什么,吓得他赶紧退几步,远离地上的石俑人和石化巨树:“我的娘嘞,原来我们一路上真的都是踩着死人尸体走过来的!”
“那河谷里有,有那么多石俑人…这该得死多少人?”
晋安并没有回答老道士的话,他又朝石化树走近几步,有了更惊人发现,石化树树皮上长着大量阴物何首乌,这些阴物何首乌比他们在汉白玉石石桥上见到的阴物何首乌还要,但现在都是灰扑扑的石化何首乌。
之前站得远没发现,直到此时离得近了才发现之前看到的那些石头疙瘩,全是石化何首乌。
老道士见晋安离石化树那么近,吓得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赶紧低声喊道:“小兄弟你小心啊,别靠太近,这长得跟石头一样是巨树有问题,你没看触摸到他的人,都变成了石头人吗!这石化树能石化万物,有些像是道家点石术!”
老道士一眼不眨的紧盯着离石化树很近的晋安,深怕不小心跌倒或是没注意脚下被地砖绊倒,一头扑在了石化树上,被点成了石胎,以后每逢七月十五祭奠晋安就只能来这地宫里给烧纸钱了。
等晋安重新退回来后,老道士这才大松一口气的说出自己一些猜想:“小兄弟,老道我大概明白为什么这座玄宫只有石头,并没有像石桥、停尸间塔楼那样的金碧辉煌,镶嵌金银玉石了……”
“五行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眼前这棵能像道家点石术一样的神树,在五行里是木,起到定海神针,镇住阵眼的用途,能定住地宫和厚土大地,辟邪驱傩。所以我们才会在玄宫里没有见到金银青铜铁器,除了石头还是石头,不想被金气伤到点石木的根基。”
绕点石木一圈,见再没发现到什么线索,三人决定先去玄宫其它地方找找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娘嘞,头顶那副壁画看着可真瘆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仙人居住的玄宫里画这么幅瘆人得慌的妖魔壁画。”一路上,边搜索玄宫,老道士边低声嘀咕,时不时还抬头看看头顶那在火把昏暗不明映照下,五官阴森扭曲,恐怖的青绿色壁画。
其实老道士原本是想说,这里供奉的难道不是道家福地的仙人,而是啥吃人的妖魔鬼怪不成?但他又担心这么诋毁地宫,会不会被地宫里什么东西给听见,惹怒了这地宫,所以硬生生把这话憋回肚子里。
随后,他们在正殿一角找到座偏殿,那偏殿除了一口干枯泉眼外,什么都没有。
按照老道士的猜测,在阴宅里出现泉眼,一般是用来泄阴气,聚阳气的通风口,主要目的是防止墓室里阴气太重,容易滋养邪祟,带来不祥征兆。
虽说水属黑煞玄水是阴气,但阴极阳生,流动的活水能带来勃勃生机,在阴气寒重之地能带来一线生机,也就是阳气。
走出偏殿后,三人在黑咕隆咚的玄宫里继续摸索,寻找有没有什么遗留线索,他们的确是又找都一处通道,但还没走出多远,发现这处通道坍塌,成了断头路。
晋安上前看了看断头路,然后朝老道士和削剑摇头道:“不行,这些土石一看就是埋得很深,彻底把通道堵死了,想炸也炸不开,只会引起更大的塌方。”
这时,老道士手举罗盘说道:“老道我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个通道是开在玄宫的中轴线上,应该是座后殿才对。”
“一般来说,这陵墓后殿是用来存放神龛、祖先灵位、棺椁的重地,这玄宫是住仙人的地方,在大殿里没找到用来葬人的棺椁,说不定我们要找的地宫墓主人就葬在后殿里…可惜了,后殿倒塌掩埋,后人将永远无法一睹这玄宫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老道士不无叹息的说道。
看着老道士一脸可惜模样,晋安笑说道:“行了老道,按照这地宫被毁坏的程度,我们一路走来只看到空棺,没有看到过一具尸体,就算这后殿里真葬着人,估计仙人的尸身也早就不在了,要不然你以为这后殿为什么会坍塌?”
好奇心重的老道士忍不住问晋安:“小兄弟你就不好奇这地宫墓主人是谁?”
哪知,老道士话音才刚落落,这地宫里骤然响起一声爆炸,然后就是剧烈地动山摇,他们头顶扑索索震落下大量尘埃。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晋安紧张喊道:“不好,快跑,这里又要塌方了。”
地动山摇大动静来得快,去得也快,三人才刚跑回大殿,地震已经消失,晋安没忍住朝老道士吐槽一句:“老道,你这张第十三生肖属乌鸦的嘴,在地宫里少说点不吉利的话,你看看你都惹地宫他老人家生气了,你就不怕死了几千年的人拉你进棺椁里叙叙旧!”
老道士感觉很冤屈啊,他只是好奇这地宫主人葬着谁,好奇归好奇,敬意亡者归敬意亡者,他还没活够,急着当殉葬陪葬品,他正要满脸委屈开口辩解,突然,晋安在正殿里一声冷喝:“是谁躲在那里!”
“削剑,你留下保护好老道!”
镪!昆吾刀出鞘,空气震荡,晋安朝削剑喊了一声后,人已经冲杀向正殿中央那棵石化树。
透过那些垂落的藤条和根须缝隙,隐隐约约看见石化树后蹲着个黑魆魆人影,正在窥觊他们三人。
然而。
晋安冲到石化树背后就一直没了动静,既没有打斗声,也没有说话声,自从下入地宫后,这个墓地里就处处透着古怪,怪事接二连三,尤其是当玄宫一下陷入安静后,那种来自未知黑暗的压迫感更加让人喘不过气来,老道士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晋安消息,他担心的朝石化树后低声喊道:“小,小兄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石化树后传来晋安喊声:“老道、削剑,你们赶快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你们绝对想不到刚才的震动,从石化树上掉下了什么东西!”
晋安的语气有些奇怪,既有吃惊,似看到了什么让人很震惊的画面,还有凝重和隐隐不安的语气。
听到晋安喊声,早就心系晋安安危的老道士和削剑,赶紧跑过去。
蹬蹬蹬!
就在这时,只有晋安三人的幽静玄宫里响起很多人的凌乱脚步声,只见一个个灰头土脸人,从玄宫另一处右殿里狼狈逃命出来,他们一出右殿就听到了晋安喊声。
这些人里有不少老面孔,正是最先下入地宫的小凌王、徐安平、千石和尚…还有伪装成背棺匠的宗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