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荒島之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荒島之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分享

荒島之王
小說推薦荒島之王荒岛之王
好家伙!看来这个傻小子别的没有记住,就记着杜欣儿没穿衣服的场景了!
小丫头林娇笑得都快要站不起来了,用手指着傻小子刘失聪说道:
“晓乐哥哥,你可别让这傻小子说了,再说下去非得把我逗死不可!”
不过顾晓乐没有搭理小丫头的这个提议,而是一摆手示意大家不要笑了,似乎是他听到了有什么动静在附近。
果然营地上一安静下来, 就听到他们身后的丛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好家伙,不会是那群巨人已经摸上来了吧?
此时海滩上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丛林里更是有些昏暗不明,顾晓乐一把抄起战术.匕首,爱丽达也是拿起那把唯一的热武器大孔径勃朗宁,就连宁蕾和林娇也都随手拾起了两块石头,紧张地盯着发出异响的丛林。
过了一小会儿,就见丛林里缓缓地走出了四五个身影,不过一看到这些身影顾晓乐他们就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一看这身高就知道,来的肯定不是食人的巨人部落,而是那些身高不到1米的小矮人土著。
不过这一次他们手上并没有拿着上回的那些用竹筒做的长矛,而是一张张又圆又大的芭蕉树叶子。
走近了一看,那些叶子居然还包着各式各样的热带水果。
这下大家可是开心坏了,小丫头林娇第一个跳过去从芭蕉叶子上拿起一根野生的芭蕉剥了皮直接塞进了嘴里。
可是还没吃几口,小丫头就直接吐了出来:
“这香蕉也太难吃了吧?又粗又涩的一点都不甜啊!”
顾晓乐也拿起一根芭蕉剥了皮尝了尝,点着头说道:
“这些都是野生的芭蕉,口感自然是赶不上我们人工繁育种植了几百年的那些品种,不过芭蕉热量丰富,还富含多种维生素,対于我们而言已经是非常不错的食物了,你就别挑肥拣瘦的了!”
这时,宁蕾林蕊她们也都围了过来,把那些芭蕉叶子接过来放到了营地的中央,大家这才开始对这些给他们送食物的小矮人颔首表示感谢。
这一次领头来的还是那个和顾晓乐他们最熟的那个向导,刚刚看到林娇把他们送来的芭蕉吐出来了,脸上还有些惴惴不安,看起来生怕他们这些人不喜欢自己送来的食物。
不过顾晓乐还是比较会做人的,他一指手里咬了一口的芭蕉,又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和那个向导的心脏,脸上洋溢着笑意地不断比划着,那意思显然是在说非常感谢你们能给我们送水果,我们之间的心离着更近了!
大概是看出顾晓乐的手语,这个向导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双手合十,不断点着头嘴里嘟嘟囔囔地不断说着什么,又不断用手指着顾晓乐又指着他们身后的大海,最后比划出非常难以理解的表情。
这一幕把几个女孩子看得都是蒙头转向,宁蕾走过来轻声问道:
“顾晓乐,你能看出来他在比划什么吗?”
顾晓乐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大概的意思我猜可能是他们把我们当做了从大海里又或是大海的另一边到来的高级文明甚至神明一类的代表吧?总之和他们这些还处于莽荒时期的古人类比起来,我们的一举一动对于他们都很难理解,所以崇拜我们也很正常啊!”
而这时候,那个强壮的向导矮人忽然鼻子一酸地跪到了地上,不断用手语比划着什么。
可是这一次,他比划的速度太快了,情绪也非常激动,顾晓乐完全看不来他比划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看顾晓乐和宁蕾他们脸上都一幅迷惑的表情,这个矮人更激动了,他往前探了几步一把拉住了顾晓乐的手,用力地摇晃着并且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丛林,口中小声呼唤着什么……
“晓乐哥哥,这个矮人是在干嘛啊?”林娇连吃了两个野生芭蕉后抹了抹嘴巴好奇地走了过来问道。
顾晓乐摇了摇头:“我猜大概是在那片丛林还有一些矮人跟在他们后面了吧?”
果然就像顾晓乐猜测的那样,在听到这个向导的呼唤后,一个身材明显更小一号的矮人从那片丛林后面跑了出来。
而且她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她的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非常小的矮人小孩。
就在顾晓乐他们几个疑惑的眼神中,那个女性矮人有些胆怯地跑到了那个向导的身后,嘀嘀咕咕地和他说了几句后就把怀里的那个矮人小孩交给了向导。
顾晓乐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孩子虽然身高只有不到50厘米,但是看脸上的肌肤应该已经是一个7,8岁的儿童了,不过这时候的他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身上还在不住地打着哆嗦,显然是生了很重的病。
就看这个向导矮人哆哆嗦嗦地把那个生病的孩子缓缓地抱到顾晓乐的身前,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看向他们……
宁蕾恍然大悟地说道:
“他这是想要让我们帮忙医治一下他们生病的孩子啊?”
“嗯!”顾晓乐附和地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宁蕾问道:
“怎么样,能看出什么病吗?”
宁蕾白了他一眼,有点没好气地说道:
“你以为我是华佗扁鹊啊,就算是神医还得望闻问切呢!黑灯瞎火的我就这么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病了?”
说着话,宁蕾走过去把矮人向导手里的孩子接了过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说道:
“这孩子高烧不止并且伴有肝脾肿大的情况,初步怀疑是疟疾。不过现在这里也没法子做化验,这也就是我的一种猜测。”
宁蕾真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一说话就把病情诊断得七七八八。
顾晓乐信服地点了点头,继而问道:
“那我们现在有法子治疗吗?”
宁蕾连连摇头地说道:
“要是我们的小帆船不沉没的话还行,那医疗箱里面应该有口服的奎宁类药剂,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啊!”
虽然那个矮人向导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宁蕾双手一摊的无奈表情上还是可以看得很明白,情况非常不乐观!
于是他和旁边的那个女性矮人嘀咕了几句话后,呼啦一下子两个人齐刷刷地跪在顾晓乐宁蕾的面前,一边哭泣一边膜拜了起来。
对于顾晓乐这种吃软不吃硬的人,最见不得别人如此的求他,他又看了一眼宁蕾问道:
“我听说疟疾这种病,对于强壮的成年人来说发几天烧通常都会好转的,你觉得这孩子能挺住吗?”
宁蕾有点无奈一摇头:
“这孩子明显已经烧了至少超过24小时了,看起来仅凭他自己的抵抗力很难和这种急性传染病抗衡的,要是没有奎宁一类的特效药物的话,恐怕今天晚上都要挺不过去了!”
“奎宁?”顾晓乐紧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看着一片昏暗的丛林突然来了一句:
“你觉得这片林子会不会有野生的金鸡纳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