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9n1都市言情 御鬼者傳奇-第7956章 癩斑老禿鷲(第一更)-gnzxv 15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关横轻描淡写的说道:“只要你肯卖命出手,绝对不会吃亏的,怎么样?”
“是、是,小的遵命。”马面蠓魔也不是傻子,明知道关横此举是在利用自己,这出头椽子先烂,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它自己,可蠓魔却不敢拒绝违拗关横的命令。
要知道,直接拒绝的话,人家一怒之下肯定会宰了它,那可不比捻臭虫困难多少,所以就算明知道是一块硬骨头,它也得硬着头皮啃下去,那也总比当场惨死好多了。
“都是那群该死的殇罗山七怪的错,要不是因为你们,我就不会给这些人带路,也不至于朝不保夕的活着!”
马面蠓魔此刻已经强迫自己把一腔怒火都转移到了七怪身上,这家伙脑中思忖:“等见到这群家伙,老子一定要不顾一切宰几个,出出心中这口恶气!”
借天 血在飛
“呱嘎、呱嘎——”就在此时此刻,空中骤然传来了阵阵凄厉之极的唳叫,大家抬头细看,原来是一大群丑陋凶禽振翅飞来。
这些家伙见到关横这群人还十分高兴,立刻气势汹汹的飞落过来,为首的那个是一只浑身长满恶心癞斑,散发着恶臭气息的老秃鹫。
“嚯哈哈哈,这些家伙是送上门的美餐,小的们,给我上啊!”癞斑老秃鹫仗着这是殇罗山自家的地盘附近,显得狂妄之极。
可就在下一刻,半空骤忽出现了独角冰蛟、烈焰金雕、飞獌獌它们的身影,紧接着,冰蛟便发出死神般的怒吼咆哮:“不自量力的畜生,你竟敢挑衅我们?活得不耐烦了了是吧?”
新月格格之寧雅
“呃?!”霎时间瞧见变身成十余丈长彪躯的独角冰蛟释放杀气威压,癞斑老秃鹫顿时吓得一缩脖子,这家伙心中哀嚎:“完了,谁不好找,偏偏碰上了它们,我真是自己找死啊……”
“小的们,快撤……”老秃鹫心里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后悔自己踢在了铁板上,只可惜,已经脱逃无路了。
民女嫁到之歡喜冤家 流水無情
情鎖花心小無賴
武逆天下
妖王絕寵:一品馭獸狂妃
“想走?你这是做梦!”
“呼——”电光石火间,冰蛟猛然吐出大股凄冷寒气,硬生生冻住了空中那群凶禽喽啰,“砰啪、砰啪!”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小喽啰俱都当场化为齑粉冰晶。
与此同时,烈焰金雕已经振翅疾飞,倏地欺近老秃鹫,它嘴里大叫一声:“滚下去受死!”
超級護花高手
“啪!”巨翼挟风猛扇,正中癞斑老秃鹫身躯,这个家伙张嘴狂喷血雾,直接朝着地面倒栽葱摔去。
“喂,蠓魔。”关横此时冷冷说道:“这家伙是谁?”
“它是七怪之一,老秃鹫!”
“既然如此,还不赶紧动手!”
“是、是!”听到关横的话,马面蠓魔就知道此刻不得不拼命了,它嘶声狂叫道:“天杀的,我要宰了你!”
“呃?是蠓魔?!”
老秃鹫在千钧一发之际刹住自己的身形,勉强没被摔死,这家伙一看到马面蠓魔,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这些强敌是你带来的?可恶的家伙,上次争斗没宰了你,你竟敢来挑衅我们殇罗山七怪?”
“别说挑衅了,我还要杀你呢!”马面蠓魔之前受了重伤,现在勉强压制住,而老秃鹫则是挨了烈焰金雕狠狠一击,所以这俩伤残货现在是半斤八两,顿时打了个不可开交。
“呵呵呵,狗咬狗,一嘴毛。”魔魈此时大笑道:“这个热闹值得看。”甲貅王晃着脑袋说道:“来来,大家都说说,谁能赢?”
“管他呢,最好就是同归于尽,省得咱哥们再出手废了它们。”冰蛟冷笑一声:“反正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嘿嘿,也对。”听到这话,大家脸上浮现出戏谑笑意。
“嘭嘭嘭!”就在此刻,半空传出连环暴响,原来是癞斑老秃鹫用利爪接连抓在马面蠓魔体表,弄得这家伙浑身都是迸现血箭的伤口。
銃日 好漢
“难道这老秃鹫要赢?”
“未必。”听到土宫蟾的话,魔魈在旁边搭言道:“你忘了一件事,这蠓魔还有个损招没使出来呢。”
“呃?”闻听此言,大蛤蟆歪着脑袋稍一思忖,立刻明白过来,叫道:“你说的是……毒!”
“没错。”魔魈的话音甫落,就只见马面蠓魔受伤之后不退反进,这家伙狞笑道:“想杀我?先尝尝这个吧!”
“嗞嗞嗞!”
“唰啦啦!”
说时迟,那时快,蠓魔浑身上下伤口飙喷出来的毒血立刻落在了癞斑老秃鹫身上,这家伙疼得嘶吼尖叫,顿时从空中直接摔落地面,“啪!噗呲!”老秃鹫落了个骨断筋折的凄惨吓成,但一时还没断气。
“扁毛畜生,爷爷现在就送你上路,受死吧!”
“嗖!”下个刹那,马面蠓魔以最快的速度俯冲疾落,“噗!”这家伙的尖嘴蓦地扎进对方血管内,不断疯狂吸收老秃鹫体内的精血,咕嘟作响!
“呃呃呃……”感到体内血气逐渐丧失殆尽,癞斑老秃鹫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但数息间便戛然而止,因为它的身躯已经枯瘪如朽木,彻底断绝了生机。
“哈哈哈,蠢东西,你们殇罗山七怪欺负我多少年了,今天我总算是报仇了——”
吸光了对方的精血,马面蠓魔登时有几分不可一世的狂态乍现,昂首大笑起来,可就在此时此刻,关横哼了一声:“说完了吗?还不赶紧继续带路!”
“呃?!”关横这话透着一丝杀气,顿时让马面蠓魔回归残酷的现实中,就算打败一个老秃鹫又如何,它自己照样还是人家砧板上的肉啊!
没奈何,蠓魔只好哆哆嗦嗦的重新起飞,引领关横他们朝着前面匆匆而去。十余息后,大家就到了殇罗山的山脚下。
六界哀歌 小飛鵝
“哼,这个地方灵气丰盈,草木植被也长得不错,说起来算是遗迹深层的一小片福地了。”卿凰朝着四周围打量一番,而后开口说道:“不知为何会落在那个什么七怪掌控中。”
“这、这件事我倒是知道。”旁边的马面蠓魔带着几分讨好说道:“那还是距今多年前的事情,当时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