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539:影子小姐得男人:第十章(1)

Home / 懸疑小說 / 熱門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539:影子小姐得男人:第十章(1)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夕阳的余晖洒在小岛上的茂密树林里,那里的树木都挺拔的直冲天际,可能是常年有雨水滋润的缘故,看起来荒芜的孤岛,才会出现那么有生命力的树木。在树林里可以清晰地听到海浪拍打小岛边上大石的声音
树林的中央,有一片人工开采的空地,空地上矗立着一栋似蒙古包的玻璃房,两层楼高。
有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站在玻璃房二楼,一会扶在玻璃墙上,朝外看;一会低头走来走去,很焦躁的样子。仿佛一个大的透明玻璃罩里,罩住的一只虫子,正在玻璃罩子里焦急地寻找出路。
年轻男子两手撑在玻璃墙上,脑袋绝望地埋在两手之间,似在苦苦冥思,又像是在做短暂的休息。
这时,年轻男子听到身后的开门声,立刻转头去看,是用人送饭菜来了。
用人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红脸男人,应该是得了什么怪病,脸看起来红的像泼了血,多看几眼,还有点可怖。看样子是日本人。
用人每次送来饭菜,都会放到年轻男人身后的一张简易桌上,从来不说话,放下就走。年轻男人问他什么,他也不回答,用人好像是一个哑巴。
今天用人破天荒地说话了,“木村先生,今天我就要离开了,以后怕是你得自己照顾自己了。”带有浓厚的东京口音。
声音沙哑低沉,透露着一种让人感到悲凉的寂冷。
用人口中的木村先生,正是木村久仁,虽然他人身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整个人显得很憔悴,应该是精神受了不小的折磨,人也变瘦了很多。
木村久仁惊然道:“你走了,这个小小的孤岛上,就只剩下我了。”语气饱含悲戚。
用人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今天有人来接我离开这个小岛了。”
木村久仁道:“有船来接你是吗”
用人道:“是的。”
木村久仁道:“那我跟你一起走。”
用人连忙摆手道:“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不然主人会把我宰了,他让我装哑巴,话都不要跟你说,他们把你带到这个小孤岛上,就是要把你囚禁起来,你要是跟我走,他们肯定把你和我丢到海里喂鲨鱼。你还是乖乖呆在这里,等人来救你吧!如果有那么一个聪明的人,最后能找到这里来,恐怕你才能活着出去,这要看你的造化了。”
木村久仁用祈求的眼神望着他,说道:“那你帮我带信给家人!”
用人露出惊恐的神色,说道:“你不要提这种无理要求了,我照顾你这么多天,看你被囚禁在这里,挺可怜的,我要不跟你打招呼就走了,我怕你一个人留在这孤岛上,会害怕!我通知你一声,让你知道我是自己走了,不是被凶猛的动物叼走了,或者出别的什么意外了。再说,我来时被他们蒙着眼睛,我也不知道这个岛在那里。更重要是,我替你带话,让人来救你,囚禁你的人不会放过我,所以望木村先生理解,我家有两个孩子在上学,我得好好为他们活着……他们威胁过我,我要跟你说话,或者帮你逃走,他们会把我干掉。”
木村久仁无奈道:“你费心了,我不为难你……不过,我是被谁带到这个孤岛上来的?”
用人遗憾地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木村久仁咬了咬干枯的嘴唇,问道:“是谁请你来这照顾我的?”
寓意深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539:影子小姐得男人:第十章(1)熱推
用人顿了顿,说道:“我本来是一个厨师,去年家母生病,辞去酒店的厨师工作,回家照看家母,不久家母去世了。前不久我出来找工作,看报纸上有人招聘厨师,我去应聘了,一下就应聘上了,莫名其妙地被人带到了这个岛上来了,照看你。”
木村久仁道:“意思是你也不知道谁囚禁了我?”
用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木村久仁看用人是一个老实人,不会说谎,所以相信了他的话。
木村久仁道:“是谁把你送到这孤岛上来的?”
用人道:“是两个人。”
木村久仁道:“两个什么样的人?”
用人道:“我还没有上船时,就被人蒙了面,我没有看清送我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岛叫什么,在那里。”
木村久仁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关在这孤岛上的房子里吗?”
用人犹豫了一下,疑惑道:“你不知道人家为什么关你吗?”
木村久仁摇了摇头,但很谨慎。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关你,”用人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在来的船上,听到那两人的谈话,其中一人说,‘关在孤岛上的人,知道影子小姐和一些影星的秘密,本来说要把他处决了……’突然海面上起了一阵大风,把船快掀翻了,打断了他们说话,那人就没说下去,这是我不经意听到的。”
木村久仁听他这样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船上的人说的影子小姐,应该是毛影影。
他本来和剧组的人在电影院宣传他的新作《艺伎的爱情》,想着头天晚上他跟踪毛影影,她到了日本一家有花园的房子。她神秘地进去后,好一会儿才出来。想必她跟侦探罗菲说的那几演员遭遇毁容并被谋杀,有莫大的关系。于是在宣传电影的时候,中途他突然离开了,他是名人,怕别人认出他,他还特地化装了,他要亲自去调查毛影影究竟在跟谁偷偷摸摸地联系,而不光明正大地见面。
木村久仁了解到,毛影影去的那个带花园的房屋的主人,是一个画家,叫松本远祝,在世界上还很有名。
他弄清那个画家的基本情况后,一天晚上,他准备去拜访他,他走近围墙,刚扶着门要推开时,他听到们里面有一个人正在打电话,用纯正的日语正讲毛影影和那些遭遇毁容的演员的秘密,那人说到关键处,他惊讶地一下失手,把门弄响了,惊动了打电话的人,打电话的正是那个风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