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 ptt-473:戎黎甦醒,皆大歡喜(一更相伴

Home / 現言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 ptt-473:戎黎甦醒,皆大歡喜(一更相伴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周青瓷刚下飞机,行李都没放下,直接去了第五医院。
她在病房门口看见了秦昭里。
她把行李给经纪人,叫了声“昭里”,问她:“怎么样了?”
秦昭里摇头:“还是那样。”
戎黎已经昏睡了九天,医生说再不恢复意识,可能会醒不过来。
周青瓷往重症病房里看了一眼,没见到徐檀兮。
“杳杳呢?”
“去普渡寺了。”秦昭里说,“昨天去的。。”
徐檀兮守了八天,照常吃喝,不哭不吵,还找医生开了安胎药,可她越安静、越压抑自己,秦昭里反而越担心。
周青瓷刻意把说话的声音压低:“她信神佛?”
或许吧。
秦昭里几天没睡好,眼下乌青很重,整个人有点颓:“无能为力的时候,不论抓住什么都会当救命稻草。”
“她一个人?”
“温时遇陪她去的。”
“山里潮气重,她还怀着孩子。”周青瓷不免担心。
秦昭里低头看着脚尖,寻思着等戎黎痊愈了,一定要打他一顿。
还是算了吧,徐檀兮舍不得。
南城这几天下雨,空气湿漉漉的,有种厚重的沉闷感,让人透不过气来。
徐檀兮在佛堂抄了一整天的经书。
这次她不求平安扣,求平安。
入夜了,温时遇拿来毯子,披在她身上:“歇会儿吧。”
她摇了摇头,继续抄写,也不让温时遇代劳。腹中的孩子好像也知道她没有多余的精力,这些天格外的乖巧。
医生说,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所以她来对神明求饶了,是她的错,她推了神梯,摘了天上星。
温时遇守在一旁,也不打扰她,只是偶尔为她研墨,再添上温热的清茶。
她没有熬夜,吃了安胎药,在供香客休憩的客房里歇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等她睡下后,温时遇在佛堂的蒲团上跪着。
凡世的佛堂并不是天光的入口,其实不管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天上的神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他仍然跪着,用最虔诚的姿态。
天光上的神明,请护佑她,我愿用余生换她与戎黎岁岁康健。
翌日,天放晴了。
太阳不烈,日头挺温柔,从窗户里悄悄漏进去。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程及猛然站起来,说话竟也结巴了:“手、手指动了。”
病床上的人又动了动手指。
程及不知道是熬夜熬的,还是激动的,眼角很红:“他动了。”
病房里除了程及,还有何冀北在。
戎黎眼睛没睁开,只是指节轻微地动了,何冀北跑出去喊医生,忘了床头有呼叫铃。
因为是重症病房,程及还戴着口罩,没敢靠太近,喊了声:“戎黎。”
他睫毛动了动。
程及再喊:“戎黎。”
他睁眼了,瞳孔不动,很空,还有点呆滞。
程及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听不听得到我说话?”
除了林禾苗,戎黎是唯一一个让程及这么温柔紧张、小心翼翼的人。
他张了张嘴,还戴着氧气罩,声音低弱。
程及听不清:“你说什么?”他弯着腰,凑过去听。
戎黎叫他:“岐桑。”
岐桑?
不会术后有后遗症吧?
程及把口罩往下拉了点儿:“我是程及。”
他故意把脸凑近点,给戎黎看清楚。
戎黎目光却望到别处去了:“棠光在哪?”
刚醒就找老婆,兄弟却不认得。
算了,看在他脑袋开了瓢的份上,不跟他计较,程及就是这么大方:“她在路上,很快就来了。”
戎黎听完,又合上了眼睛。
医生过来,说恢复意识了,再观察观察就可以推去普通病房。
程及去点了个外卖,跟何冀北蹲在医院外面的路边上,狼吞虎咽地吃。
三人份的外卖很快被吃光了。
程及喝了口啤酒:“味道不错。”
何冀北嗯了声。
“再点一份?”
何冀北觉得提议不错,拿出手机:“我来点。”
程及这几天胃口不行,瘦了三斤,比徐檀兮都瘦得多。
戎黎伤在头部,颅内出血,这是术后的第十天。
下午两点多,徐檀兮回来了,手上还沾着墨水,她洗净了才进病房。
她坐到床边,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叫他:“戎黎。”
她声音很小,戎黎却醒了,睁开眼看她。
“棠光。”
他只叫了她一声,她就知道了,是她的狐狸回来了。
她红着眼笑了:“我等了你好久。”
他伸手,指尖轻轻抚过她的眉眼,目光苍凉,却炙热:“对不起,来晚了。”
她终于明白,在幽冥他为什么会说那句“等我”。
等了多久呢?
这世之前,她又在其他凡世里等了多久呢?
傍晚,戎黎已经脱离危险,转去了普通病房,不过他还是很虚弱,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就算醒的时候也有些恍惚,分不清今生和前世。
他半梦半醒,浑浑噩噩。
“棠光。”
徐檀兮守在床头:“嗯。”
他又喊她:“杳杳。”
“嗯。”
喊晚睡过去了。
七点多的时候,医生说可以摘氧气罩了。
他醒了,又喊她:“棠光。”
她还在,一直在:“嗯。”
他拧着眉头说:“你不能和别的妖精双修。”
她笑着应了:“哦。”
他的意识好像还在西丘。
他又睡了会儿,没多久醒来,眼皮耷拉着,意识放空,似睡非睡。
病房里还有别人在。
他只看得到徐檀兮:“棠光。”
徐檀兮温柔又耐心地应他:“怎么了?”
因为虚弱,他声音听起来比平时脆弱很多:“你要不要摸我的尾巴?”
棠光很喜欢他的尾巴。
她笑了笑:“好啊。”
戎黎回头一看,表情懵了一瞬,突然悲伤:“我没有尾巴了。”
徐檀兮哭笑不得。
他伸手到后面自己摸了摸,然后又睡着了。
程及等人:“……”
得问问医生,这后遗症还能不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