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小閣老》-第五十章 總督與巡撫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言情小說 《小閣老》-第五十章 總督與巡撫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有明一朝,督抚大员始终是名义上的钦差大臣,代表朝廷驻节地方,抚境安民,监督三司。但自正统后,由于社会矛盾激化,权柄分立、推诿扯皮的三司显然已经不能胜任,必须要通过集权来提高官府的动员力,应对层出不穷的民变和叛乱。
于是督抚渐渐成为实际上的封疆大吏,一般各省都设有巡抚,统管一省之民政、司法、军事。在一些数省交界的要紧处,还设有特别巡抚,比如赣南巡抚、郧阳巡抚、辽东巡抚等。
相较而言,朝廷对总督的设置就慎重多了,因为此官权柄太重,手掌数省钱粮军事,设置太多会让朝廷不安的。除去当初为抗倭临时设立的浙直总督,为漕运专设的漕运总督外,全国只常设有四大总督——其中蓟辽总督、宣大总督、三边总督,都是专为防御蒙古而设。唯有两广总督在南边,为朝廷镇守纷乱的南疆。
为兼顾广东广西之防务,两广总督衙门并未设在广州城。景泰三年初设后,两广总督衙门便一直设在两省交界处的广西梧州。是嘉靖年间,广东倭患严重,海寇成灾,两广总督的重点转向备倭,这才于嘉靖四十三年,将总督衙门迁到了广东肇庆。
而原先在肇庆的巡抚衙门,则迁到了广东城,负责镇守屡次被海寇洗劫的省城。
前两年广西又不安生,韦银豹率领瑶人作乱,攻陷了省城桂林,两广的维稳重点又移回了广西。当时广东巡抚林润还常驻肇庆行辕,为广西的平叛大军源源不断输送物资。
在两省合力之下,历时数载终于扑灭了几乎要分裂广西的韦银豹叛乱,广西总督殷正茂也因此大功,一跃晋升为南京兵部尚书,总督两广等地,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粤桂两省权力一把抓,成了说一不二的两广王。
这下林中丞的处境,却有些尴尬了。他劳心劳力甘当幕后英雄,没有得到应有的嘉奖也就罢了,到头来还多了个飞扬跋扈的祖宗。
要只是工作作风问题也就罢了,问题是那殷正茂还是出了名的贪污成性。当初,任命他为广西巡抚时,朝中就一片反对声。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厮的贪名啊。原先担任地方官,他就贪污朝廷税赋,让他去管军事,就贪污军费,简直是贪污成瘾,一天不贪都难受。用这样的人去平叛,只怕军饷都不够他贪的,还得再把广西的地皮刮掉三尺。
但高拱力排众议,坚持用殷正茂,因为此人拥有极高的军事才能。高胡子知道要想迅速平定为祸数载的广西之乱,除了殷正茂,谁也办不到。
高拱一手遮天,加上广西的局面也确实糜烂,平均一年折进去一个巡抚,却依然不见起色,谁也不敢趟这浑水。于是众大臣只好捏着鼻子过了廷推,但他们提出,用归用,该有的预防措施可不能少。
于是有官员向高拱建议,应该另派钦差随行,专门看护军饷钱粮,以防殷正茂贪污。但高拱拒绝了这一看似合理,实则瞎胡闹的建议。因为这是预设殷正茂有罪,这样一来谁还服他?他自己也束手束脚,难以展布,如何果断平叛?
结果殷正茂毫无掣肘的光荣上任,为了报答高阁老的知遇之恩,他在广西使出了浑身解数,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平叛成功,将韦银豹父子解拿京城凌迟处死,为高拱推行新政一举打响了头炮。
当然他自己也捞了不少。反正都觉得他是贪官了,不贪污人家也不信,还不如放开了手脚大捞特捞呢。但绵延数年的叛乱迅速平定,节省了大笔军费,让广西重归治下,说到底朝廷才是最大赢家。
高拱又将殷正茂提拔为两广总督,鼓励他再接再厉,将广东的海贼倭寇一扫而光,彻底平定东南海疆。于是殷正茂又意气风发转战广东,谁知粤省的风水不似桂省那般旺他,殷总督甫一上任就碰了个大钉子。
他的手下爱将,新任潮州知府李祚国,在赴任的路上居然被土豪伏击,至今下落不明。
殷正茂遭此奇耻大辱,被气得七窍生烟。但他身为当世排名第一的儒帅,岂是冲动之人?
他深知潮州是平定闽粤海患的关键所在,九成以上的海寇都出自闽粤交界的潮州漳州二府。漳州府隶属福建,不归他管,殷正茂便将破局的重点放在了潮州。是以他才密请高拱,换掉与潮州土豪过从甚密的侯必登,让自己的人去调查一番,看看如何拿下这个海寇的老巢。
所以李祚国出事他才会格外气愤,却又格外警觉,担心是潮州海商与海寇们联手对自己进行的一次反击。因此在弄清状况,把握胜算之前,殷总督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
殷正茂能沉得住气,林润那边可按捺不住了。
数日前他便接到了曾一本纠集数万之众,攻陷南澳岛,入寇潮州府的消息,林润急忙派快马赶赴肇庆,请殷总督火速发兵平叛。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谁知左等右等,总督府只下令各部做好战备,丝毫没有透露何时进兵,甚至连派哪几路兵马,选哪几位将军都没布置。
在得知曾一本已经兵临潮州城下时,林润终于坐不住了,轻骑快马赶来肇庆,亲自到总督府投贴拜见殷正茂。
但他心思缜密,利用见殷正茂之前的空当,先让人把也在肇庆听命的广东总兵张元勋找来。大明朝以文御武,张元勋虽然是正二品武官,却是他的下属。
“眼下什么情况,有开拔的迹象吗?”暌违数载,林润风采依旧,只是眉宇间的犹豫之色更甚,让人不胜心疼。
“没有。”张元勋是浙江台州府人士,他与胡守仁一样,都是世袭军户出身,但成长于戚家军的将领。像他们这种体制内的军人,显然更受朝廷信任,基本都得到了重用。
而金科、王如龙、朱珏这些戚继光从矿工中招募来的将士,遭际就判若云泥了,已经基本被排挤出大明军队了。
不过张元勋能在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被提拔为镇守一省的总兵官,也跟他本身老成持重,治军有方,还是一名难得的儒将有关。
他自幼读书,所作诗文,众人称奇,十五岁就考中了秀才。但十六岁那年,倭寇侵犯台州,他父亲张恺散巨资编练乡勇保卫家乡,无奈敌强我弱,壮烈牺牲。张元勋为报父仇,投笔从戎,承袭父职,担任海门卫新河所百户。他勇武有谋略,为当时的台州知府谭纶器重,之后又被谭纶派给了戚继光,随着戚家军南征北战多年,立下功劳无数。
隆庆元年戚继光北上练兵,张元勋就留在了福建,又在与海寇的作战中连连取胜。又他的老上司谭纶照拂,官位也节节攀升。今年春,广东总兵郭成卒于任上,他便由福建副总兵被提拔了上来。
当然,他现在只是‘代行总兵官’,得干一段时间不出问题才能扶正。
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前番在闽粤两省联合进剿下侥幸逃脱的曾一本,居然率数万之众攻打潮州府。这要是府城失陷,朝廷肯定要追究责任的。
按照大明文官出风头,武将背黑锅的传统,他这个代行总兵官,头一个就跑不了。
是以张元勋急的满嘴起大包,听林中丞问起,他郁闷的摇头道:“除了总督直属的两营兵,已经做好开拔准备外,末将手下的部队,未曾接到任军令……到现在,也没让去领火药炮弹,更不见开拔的粮饷。”
说着他压低声音道:“中丞,我看部堂是铁了心要观望观望再说了。”
“嗯。”林润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以潮州现在的乱象,两营兵不过六千,就是全开去也无济于事。殷正茂真要解决潮州问题,起码要动员粤省一半的兵马才能勉强够用,至少绝对不能绕过张元勋这个总兵官。
“中丞,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潮州城一旦失陷,部堂刚刚上任,可以不用负责,咱们麻烦就大了。”张元勋一脸焦急道:“回头您可千万劝劝部堂,不能坐视不管啊。末将什么都不要,只要一纸军令,马上就集结大军火速援救潮州城!”
“我自然会劝的。”林润点点头,依旧愁眉不展,显然很不乐观。
“中丞,倘若部堂按兵不动,我们要不要……”张元勋忽然压低声音问道:“先联络下潮阳那边救救急?”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饮鸩止渴啊。”林润眉头紧皱道:“就是要找林道乾帮忙,也不能由我们出面,不然他一定会趁机做大的。”
“那倒是。”张元勋点点头,林道乾自从接受招安后,就把半个潮阳县营建成了独立王国,倘若省里再有求于他,那厮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到时候答应不答应,都会遗患无穷的……
“唉。”林润轻叹一声,望着潮州方向,喃喃道:“要是赵状元到了就好了。”
“啊?”张元勋一愣,不知中丞这是从何说起。
“没什么,我随便一说的。”林润笑笑,打住话头,便起身离开行辕道:“你先回吧,一切等拜见了总督大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