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mv9优美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起點-第六百二十四章 千里之外捎來的破敵之法-hlg96 13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黎明前的风夹杂雪花越发刮的大了,地上嘎吱嘎吱的是积雪踩响的声音,背在人背上的身影痛楚的低吟,一滴一滴鲜血溅在雪地上绽出殷红的‘花朵’。
“屈将军,撑住啊……快到陛下设伏的地方了。”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背着屈元凤的士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甲胄加上自家将领的重量,跑出两里,双腿就像失去知觉了一般,周围跑动的人影,也有过来帮忙撑着,减轻一些重量。
“快到了,就在前面!”
夜漫漫,愛訕訕 星沫雨
有人在前面喊了一声,这让跑在后方的人心里稍稍感到心安,不久之后,有马蹄声响起,远远的扔来火把,翻转的火光里,照出一行三百多人仓惶的神色,过来的那骑士见状不对,连忙射出一支响箭。
咻——
镝声在夜空传开,片刻,那团燃烧的火把四周渐渐有了许多人的脚步声走在雪地上,当先过来的右屯卫大将军柳建武,见到他们,颇为失望的挥了挥手,“回营,让屈元凤来见我!”
“启禀大将军,屈将军他…..”
跟随偷袭的士兵双眼微红,慢慢退去一侧,后方拥挤的三百多人也跟着让开,露出那名背着屈元凤的士兵走上前来,看到趴在士卒背上昏厥的身影,柳建武抿了抿嘴唇,翻身下马赶紧过去,探查了一下伤势。
“赶紧背回营寨,用最好的伤药!快!”
亮起的火光照亮崎岖的路途,设伏的兵马留下部分断后,其余跟着柳建武护送着屈元凤回到十多里外的军营,此时在帐中等候杨广听到动静,放下书册,披上一件皮裘快步出来,见到盔甲染血的屈元凤放去军医的帐篷,招来柳建武问了情况。
“屈将军是怎么回事?”
掉入男人世界的女人
“回禀陛下,听屈元凤的亲卫讲,他们偷偷摸进大斗拔谷不过七八丈,突然漫天大雪,一个身高一丈有余的僧人出现,诵着经文,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屈元凤亲自断后缠住对方,被打了一棍子……”
荒神
杨广皱着眉头,亲自进了帐篷查看了屈元凤的伤势,脱下的甲胄腰部甲片被打的稀烂,不少碎片嵌在了皮肉里,周围更是一片淤黑,确实是重物猛击所致。
“那慕容伏允当真有高人相助,否则哪里会有漫天大雪,刀枪不入的佛陀出现…..”
之前战事顺利,让杨广有了一举收复西北,甚至打通南丝绸之路的把握,然而眼下出了玉门关,眼看就要尽全功,却被迎头痛击,只叫他难受,通过军报,还以为是前面作战不利,找的借口,眼下看来并非如此了。
大唐制造 飄香蘆葦
“要是国师也在此间,必能破贼!”
跟着杨广走出帐帘的柳建武是知晓皇帝口中的国师是谁,不由小心问道:“陛下,不如让臣快马送出消息,招国师前来破敌人法术?”
“千里迢迢,此时才派人回长安,恐怕来不及了。”
淺木之戀
杨广回到中军大帐,看着挂着的西域地图,沉默良久,随后转过身来,一拳砸去案桌:“待朕中军两日后赶到,强攻这处峡谷,朕不信区区一隅之地,能挡朕万千雄师!就算用命填,也要做法之人给朕抓到,朕活剥了他!”
同桌女神的福利
柳建武犹豫了一下,重重拱起手:“是!”
天色大亮,化去了积雪,时间悄然流逝中,白皑皑的天地间,一条长龙举着林立的旌旗,蜿蜒而来,在硕大的军营外集结。
军寨之中,躺在皮毛缝制的床铺的身影渐渐醒了过来,闻着浓郁的草药味,屈元凤虚弱的睁开眼睛,腰肋的疼痛时有时无的传来刺痛,干涸的嘴皮嚅了嚅,吞咽一口口水,手臂撑着慢慢坐起来。
“现在几时了…..来人…..现在什么时辰了,本将昏迷了多久!”
虚弱的声音惊动外面的看守,一个士卒掀帘进来,看到已坐到床沿的屈元凤,连忙上前搀扶,一边回头朝外喊同伴通报大将军。
青蛟化龍
呜~~
屈元凤喝过一碗温水,隐约听到外面苍凉的牛角号,搀着士卒的手臂就往外走,对跟在一旁的另一个士卒催促道:“干什么吹号角?不能强攻大斗拔谷,里面地方狭小,对方只需用法术就能困住我军!快去通知陛下,不能强攻啊!”
嗓音高喊,跌跌撞撞跑出几步,倒在雪地里,又在搀扶下爬起来,捂着渗出鲜血的绷带,一瘸一拐的来到辕门,此时得到通传的柳建武,以及杨广正骑马赶来,见到屈元凤时,暴喝一声:“糊涂!回去躺着!”
“陛下!”
屈元凤不听,跌跌撞撞过去,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来,单膝跪去雪地:“……陛下,那次峡谷不能强攻,慕容伏允身边的会法术之人,定会借地势将我军引入里面,一旦困在里面,冰天雪地,只会让将士们连敌人都看不到,就被活活冻饿而死。”
“朕如何不知晓。”
那边,杨广下马过来将他搀扶起来,连忙脱下皮裘披去屈元凤身上,“可朕没有他法,吐谷浑的可汗就在里面,若是前功尽弃,此役征战而亡的将士,岂不是都白死了?”
就在说话间,营寨外还在赶来集结的中军,有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叫出了声。
“你们快看天上,那是什么?!”
相隔不远的队伍里,不少人听到呼喊跟着抬起脸,望去碧蓝白云的天空,一道黑影拖着光芒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
大斗拔谷之上,穿着皮袄的吐谷浑可汗,站在峡谷高处,沐着没有什么温度的阳光,看去山外冰天雪地,抬起手,指去远方隐约可见的隋人军寨,呵呵笑了起来,对着身旁独臂的老僧开口。
“国师,你看,隋人的兵马还在远远不断的开拔过来,真是不怕死啊。”
佛连尊独臂呈在腹前,不停拨着手中的佛珠,眯着眼帘打量着外面的中原军队,此处山谷是条死谷,进得来出不去,再来多的人,一旦被他用法术困住,休想再离开。
某一刻,身边的可汗还在说话,老僧像是感受到什么,脸随着视线的余光偏去东面,口中间陡然发出‘嗯?’的疑惑。
“国师,你看什么?”
慕容伏允顺着僧人的视线慢慢偏去,只见天空一团光亮犹如一道流星划过天际,直直飞去那边隋人营地。
“那是什么东西…..”
呢喃的声音挤出双唇时,远在山外的军营之中,正与屈元凤说话的杨广陡然听到辕门传来一片嘈杂,柳建武开口说了声:“陛下,臣出去整军!”转身离开两步,剧烈的呼啸瞬间充斥耳门,地上积雪翻起一道雪浪直接将他埋了进去。
轰!
一声巨响在营地炸开,屈元凤、杨广、周围的士兵本能的抬手挡去扑来的风雪,待到动静停下,方才睁开眼,拍去身上积攒的雪花,只见传出巨响的地方,地面积雪一扫而空,露出一个巨大的圆形,正中一柄长剑插在地面,剑身微微颤响,白气升腾。
“冷死本法丈了…..”
颤动的剑面上,传出一声令人熟悉的话语,屈元凤脸上顿时露出欣喜,回头看去皇帝:“陛下,这是我师父的月胧剑!”
插在地上的法剑,杨广自然认识的,听到屈元凤的话语,愣了一愣,想不到面前这位将来竟是陆国师的弟子,连忙拍拍他肩膀:“快去看看,是不是国师有信传来。”
“嗯!”
屈元凤忍着疼痛,脸上笑开了花,有师父法剑飞来,说不得已经知晓这边的战事,定是派月胧过来协助的。
果然,靠近过去,只见剑身上系着一卷画轴,便拱起手朝那柄有灵性的法剑拜了一拜,“可是我师父托你送来这画?”
月胧剑抖了抖,上面的画卷‘啪’的一下落到地上,嗡嗡的颤抖两下,缓缓升了起来,“这里冷死了,本法丈不想多待,也不想多说话,告辞!”
唰的一下,亮起法光飞去天空。
杨广朝着升天的法剑拱了拱手,快步走去屈元凤那边:“屈将军,可是国师送来了破敌之法?”
“是。”
站在剑坑前的屈元凤看着手中纸条,脸上露出笑容,紧了紧画轴,转头看向皇帝。
“陛下,还请帮忙运些烈酒,今日就能破了他这大斗拨谷!”
吸入千里高原,军中常备烈酒用来驱寒,眼下听到能破敌,杨广哈哈大笑起来,转身招来刚刚从雪堆里挤出来的柳建武。
“大将军,速备烈酒来!朕要看国师高徒,如何破敌!”
后者抹去脸上积雪,目光疑惑的扫过周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終極巨星
……本将是不是错过什么了,才埋了一会儿,咋……咋就有破敌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