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g5y都市小說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第四百八十六章:查案和元年(求月票,求訂閱,求推薦)求推薦票!!!相伴-a75ur 14 10 月, 2020 by Life Titus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LAPD很牛,但再牛也没DEA牛。前者再有人有钱也只是一个地方执法机构,而DEA呢?别人成立的时间的确不长,可别人却是扎扎实实的联邦执法机构!执法权上比LAPD大的多。
固然LAPD可以不给DEA面子,但同样DEA也可以不尿LAPD。丹的电话,屁的作用都没有。DEA那边根本没鸟洛杉矶警察的传讯通知,更加没鸟一个重案组警察。他们反手就把电话打到了达斯汀的办公室,告诉他,他们DEA很生气,你们西区重案组胡搞瞎搞!
达斯汀一开始有点懵逼,这个案子他知道,别人打过招呼之后,达斯汀也没有多想,直接就通知丹让他结案。
警察一向是一个相对团结的群体,官官相护这种事在美国警察中更是屡见不鲜。这种例子只要去搜索下新闻就能看到一堆,就不做赘述。所以达斯汀给了DEA这个面子。可现在,被他手下的重案组给打回了……
“到底怎么回事?”达斯汀有点火光。
“案子有问题。”凯被达斯汀叫到办公室之前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了。“这绝对不是误杀,而是谋杀!”
达斯汀愣了愣。他没想到凯会这么认真,毒贩而已,死了就死了,谁会在意?“你有证据吗?”
“证据?”凯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资料丢在达斯汀的办公桌上。“拿着这份资料,哪怕是个菜鸟都能从上面看出问题,那帮混蛋连基本的掩饰都没做!完全是胡说八道!”
达斯汀无语了,他的确没怎么关注案情,但怎么也没想到DEA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糙。但到现在达斯汀还是不想和DEA把关系弄僵,作为全美三大警局之一,洛杉矶警局和DEA之间的合作非常多,彼此有个良好的关系,很多事都会容易的多。
“那你打算……”
“传唤!审讯!重新查!”凯非常坚决。
达斯汀感觉一阵牙疼,碰到这样一个认真的下属,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可话说回来,他能拦着吗?
拦不住!
别说他拿凯根本没什么好办法,别人要背景有背景,要功劳有功劳,有资格不鸟他,这种事原本就不怎么拿得出手,怎么压?而且就算他能压制住凯不让他查,凯就没办法了?
别的不说,凯只要把这件事捅给媒体,达斯汀就得倒霉。娱乐之城的媒体可比芝加哥媒体牛逼多了,这样的新闻爆点被抓住,不搞的沸反盈天,都对不起洛杉矶这座城市的名声,毕竟好莱坞说白的就是眼球经济,为了曝光率那帮记者啥都敢说。
达斯汀拿起资料,上面是几名受害者照片……
达斯汀或许像政客多过像警察,但不意味着他真的就利欲熏心。
看到两个孩子的死状,达斯汀艰难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做你想做的吧。”
坐莊 狼居士
“谢了,头儿!”
达斯汀笑了笑,要说他真的处于正义而同意凯查下去,有点亏心。但要说他一点正义之心没有,那也很亏心。人嘛,从来不是单纯的生物,复杂才是常态。
……
DEA洛杉矶分局,麦基走进了DEA探长诺曼·史丹菲尔的办公室:“史丹,内务部已经给我们通知,要对我们进行审查。”
麦基是诺曼的副手,一直以来,他都是小队成员中负责安抚诺曼那反复无常情绪的角色。
诺曼·史丹菲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穿着一件米色西装,双耳带着耳机,双手伴随着耳机中的音乐挥舞,对同伴的话置若罔闻。麦基没有催促,他知道,诺曼听到了。在听音乐的时候,诺曼喜欢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断他。
过了差不多几分钟,耳机中的音乐告一段落之后。诺曼才抬起头看向麦基。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搞定了吗?”
“不清楚,西区那边的重案组刚刚对我们几个人都发出了传唤通告。不过被哈克森局长给顶了回去,但这件事还是惊动了其他人,所以哈克森让内务部过来走个过场,他让我们最近老实点,等风头过去。”
麦基其实并不赞成杀光那个毒贩的一家人,他们完全可以用更隐秘的手段拿回他们被吞的货,而且即便是杀人,也有很多种方法,洛杉矶外海每年不知道有无名氏被沉底,完全神不知鬼不觉,根本用不上这么激烈。
的确,他们的顶头上司哈克森局长可以做他们的保护伞。但保护伞也不是这样用的。
“我觉得,你还是先请假一段时间。”
“不行!”诺曼压根没听麦基的。“我们的货还没拿回来!那批货可值两千万!”
“可我们把那家伙的房子都翻遍了,都没找到货!”麦基觉得诺曼已经越来越危险,随时有可能失控。这家伙每天嗑药快把自己脑子给磕坏了。他觉得,这家伙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去戒毒!
不然,大家迟早会被他害死!
“不!他家不是还剩下一个女孩吗?找到她!她一定知道什么!”诺曼不紧不慢地从胸前掏出一个三分之一手掌大小的铁盒,他放在耳边摇了摇,听着那细微的撞击声。打开了小铁盒,他从里面的七八颗胶囊里拿起一颗,塞进了自己嘴里,咽了下去。片刻后,他缓缓仰起头,脖子扭动了几下,脸色一下子变红,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状态。
“那只是个小孩子。”麦基还是觉得有点扯。
“如果你不想要你那份,可以退出,可我不会放弃!”诺曼压根不在意。
麦基脸色变了变,那是十公斤99%纯度的高级货色,在市面上有价无市。这一笔的利润足够他之前干大半年。麦基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穿越之悍 鬼醜
“去找到那个女孩!”
……
“找到这个女孩!”凯指着照片上的一个女孩对克洛伊说道。
美女的限量高手 稀粥
凯离开达斯汀的办公室之后,立刻带着人来到了案发地点,对现场进行全方位勘察。他如果想要强制传唤几名DEA探员,必须要拿出过硬的证据。
凯拿到了涉案DEA探员的资料。
那是一支DEA缉毒小队,其中小队领导诺曼·史丹菲尔在洛杉矶警局中也不是无名之辈,原因是这位身为DEA资深探员的诺曼-史丹菲尔德吃过的投诉实在太多了。其中过度使用武力,对于DEA探员来说并不稀罕。没有这类投诉在身的DEA,肯定是个假的DEA。但诺曼和LAPD发生过几次纠纷,因为他的小组在行动时“误杀”了贩子家属。
也就是像这次类似的案件不止一件。总体来说,诺曼·史丹菲尔德这个人本身没啥大不了的,但他背后的DEA是真不好惹。之前警局和DEA也扯过几次皮,最后都不了了之。
这也是达斯汀不打算纠缠的原因之一,毕竟扯下去没结果,再说了,毒贩的家属都死光光了,人都死光了,自然就不会有家属来烦他,达斯汀没有破案压力,自然可以卖DEA一个人情。
可惜,凯跳出来了。
当然,达斯汀也不会费尽心机去阻止,毕竟这件事关他屁事?人情卖不出去就卖不出去呗,他又不靠DEA升官。这件事从一开始查不查,对达斯汀影响都不大。凯既然愿意对上DEA,他也不拦着。这也是达斯汀这么好说话的原因。事不关己的情况下,人还是愿意讲道理的。
现场其实没啥可查的,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那帮DEA探员压根没想掩饰,证据到处都是。
根据现场痕迹,大致可以推断出案件的经过。
一群DEA探员突入了房子,先杀了这一家的大女儿,然后踹开浴室门,一枪了结了这一家的母亲,然后在神龛附近和这一家的男主人发生了对射,男主人打死了一名DEA探员的同时,也中弹,之后在逃跑过程中,在走廊被击倒,这位毒贩男主人拖着伤硬是爬到了玄关附近,接着被击毙,身上连中六枪!
根据弹道检测,这六枪全部来至一把枪!
枪枪致命!也就是说,拿枪的那个混蛋根本没必要打那么多枪!他摆明了就是要杀人!
另外房间里到处是翻动的痕迹,甚至连房间里的床垫都被用刀划开。显然这帮人在找什么。
不过不幸中的大幸,这家人还有一个女孩幸存。
现在这个女孩很重要,不仅是她非常可能深陷险境,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孩非常可能知道DEA探员的动机!
是的,眼前的这些证据根本不足以对这帮人定罪,DEA那边最多就是和洛杉矶警局扯皮,然后和以前一样,不了了之。
“哦,那帮人都是禽兽,他们不仅没有放过那可怜的一家人,甚至还打算杀了我。”毒贩的邻居,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婆婆颤颤巍巍的对凯说道。
凯哭笑不得,倒不是觉得这个老太太说谎。实在是这位老太太实在太淡定了,她之所以颤颤巍巍,完全是因为太老了……她好像对眼前的一切习以为常。
“老太太,你就一点不怕?毕竟他们都开枪威胁了。”克洛伊也对这位老太太的淡定感到吃惊。
没想到老太太对克洛伊这么问,表现的更加吃惊?
帶著警花闖三國 亂石蘭竹
隨身帶著個世界 瘋狂土豆
“Hey!姑娘,你以为这是哪?这可是穷街!枪击杀人在这里每天都会发生!我如果怕的话,早就吓死了。我的窗户一个月要被子弹打碎三次。而且这可比日本炸珍珠港的场面小多了。”
“您还经历过轰炸珍珠港?”
“当然!我那时候是军队护士。”
眼看克洛伊要把老太太带歪楼了,凯赶忙拿出几张照片让她指认一下。
“是这些人干的吗?”
“哦哦。等会,我需要我的眼睛。”说着老太太就回屋去拿自己的眼睛了。“嗯……这个……不是……这个好像有他,这个……我不认识。”
之后的事情就显得无厘头了,凯把当时在场的几名DEA探员的照片和另外几张无关人等的照片放在老太太眼睛底下,结果这个位老太太像是在耍他一样,无关人等全部被指认了,就那几位一位没认出来……
等到社区专门帮助老人的社工来了之后,才知道老太太脑子有点不大清楚,视力更是差的离谱……
不管怎么样,这位老太太的证词都没什么用。都不需要太有名的律师,就是凯自己上,都能让陪审团不相信这位老人的证词。
“有人知道那个孩子去哪了吗?”
凯问克洛伊,刚刚是她带着警员询问附近的住户。
克洛伊为难的摇了摇头:“这里的人都算不上好邻居……你懂得,个人顾个人,不管他人闲事。因为这里没人会想要知道自己的邻居晚上在房间搞什么。”
“好吧……”这栋楼是老式公寓,里面的住户也不多,这一层只有三家住户。楼下倒是有几家,可大多数都不想惹麻烦,根据他们的说法,他们连枪声都没听到过。
崎嶇仙路
“对了,你刚刚说,这里有三家住户?”
凯看着走廊尽头的那间房子,一直都没人开门。所以问道。
“对,那一户只有一个人,一个意大利男人,四十岁左右。从前天起就没回来过。”在穷街,如果有个人突然之间再也没出现过,那你不要觉得奇怪。这太正常了,或许是离开了,或许是跑路,或许是嗑药磕多了死在了哪个阴暗的角落,要么……总之很正常,没人会在意。也没人去关注。
“问问房东,我们可以不可以进去?”凯看着那间房子,发现从这间房子的猫眼看过来,对案发所在房间视野非常好。所以凯想要到查查看。
这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房东很痛快,丝毫没有顾忌所谓的隐私权,为凯他们打开的房间。毕竟之前的住户已经退房了。
房间里意外的整洁,所有的东西都一丝不苟的摆放着。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
就在凯准备检查一下房间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凯拿出手机。
是佩珀。
“喂?”
“凯!我需要你的帮助!托尼出事了?”
深圳打工:廠花愛上我
億萬科技結晶系統 大黑哥
盜墓鬼紀 亂想
億萬征服:總裁的粉嫩小妻
“好吧,冷静一点,不要慌。慢慢说。”
“托尼被绑架了。”
“在洛杉矶?”凯吃惊道,毕竟托尼身边的安保一直很严密,特别是经历过上次芝加哥的恐袭之后。
“不,在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