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裴鴻的不安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裴鴻的不安展示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坐在最下首座位上的徐大化偷偷松了一口气。
裴鸿的事情只要不交到他手里,由谁去做他都不关心。
“下官就不打搅提督休息了。”顾秉谦从座位上站起身。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裴鴻的不安展示
自己想要入阁的事情已经和魏忠贤说了,再留下去,就会惹人厌了,而且再他心中,自己与魏忠贤是一种合作关系。
他投靠过来,是为了借助圣上对魏忠贤的宠信,让自己有机会在朝中更进一步,不代表事事他都要听从魏忠贤的吩咐。
“也好,你回去吧,皇爷那边咱家会替你美言,你自己也要多做准备。”魏忠贤轻轻点了点头。
顾秉谦能够进入内阁,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将来内阁有他的人在,也能让他在外廷掌握更多的权利。
顾秉谦很快从魏忠贤的宅子里离开。
“你干什么去?”魏忠贤瞥了一眼也要离开的徐大化。
徐大化恭敬的对魏忠贤说道:“下官回刑部找一找有没有关于裴鸿的卷宗,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裴鸿的事情不用你插手了,你在刑部多搜集一些关于东林党的东西,回头咱家拿去给皇爷瞧瞧。”魏忠贤说道。
他能有今天,一切都是因为天启的宠信,一旦这份宠信不在,就是他命丧之时,而一直想要对付他的东林党,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为了保持住天启的宠信,他要做的就是败坏东林党的名声。
只要天启认为东林党的那些官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么这些人越是在天启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天启就会越宠信他,反而不相信东林党那些官员的话。
徐大化连忙点头答应道:“提督大人放心,下官一定多多搜集有关东林党的事情。”
“行了,你也回去吧!”魏忠贤朝徐大化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下官告退。”徐大化行了一礼,这才离开。
屋中有下人带着徐大化出去。
“来人,把小李子今天送来的东西给咱家拿过来。”魏忠贤对下人吩咐道。
很快,一名下人托着一个木盒来到了魏忠贤近前。
木盒放下后,下人退了出去。
魏忠贤伸手打开木盒,露出一颗颗外形圆润的大个头东珠。
“还算你们有心,也不枉咱家费尽心思的帮你们解决麻烦。”魏忠贤拿起一颗东珠放在眼前,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建奴和大明在辽东对峙,双方早已断了互市。
像这样大颗的东珠,在京城已经是难得一见,哪怕有,也是价格高昂,眼前这十颗东珠加起来,比起他手上的白玉扳指更加贵重。
虎字旗总能搔到他的痒处,这也是他几次三番的愿意帮虎字旗的原因,若不是虎字旗懂得讨好他,早在当初虎字旗在大同反叛的时候,他就会彻底断绝关系。
“张儿啊!”魏忠贤叫了一声。
就听门外有人搭话道:“干爹,孩儿在呢。”
随着话音落下,一名汉子快步来到了屋中,恭敬的站在魏忠贤面前。
“这些东珠收好。”魏忠贤用手点了点桌上的木盒,旋即又道,“记得派人给大同巡抚带句话,就说咱家不喜欢裴鸿这个人。”
汉子双手抱起木盒,同时说道:“干爹放心,孩儿这就安排人去大同。”
“嗯,下去吧!”魏忠贤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
………………
大同阳和卫。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裴鴻的不安鑒賞
裴鸿坐在巡按衙门的后衙,一个人坐在案头后面翻看着手里的书。
来大同上任已经有一段日子,然而他这个巡按衙门可以说十分冷清,除了衙门里当差的差役和打扫院子的下人,居然连一个本地的官员都没有来拜访。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派出长随出门打听消息,这才知道,因为他得罪了新平堡守将刘恒,才会变成眼前这般模样。
他堂堂巡按御史,却被一个被朝廷招安的游击压过一头,这让他心中异常的恼怒。
“老爷您喝茶。”长随裴顺端上来一杯热茶,放在了案头上。
裴鸿放下手里的书,后背一倚,靠在椅背上,手里端起茶杯,嘴上对裴顺说道:“京城那边有消息送过来吗?”
“暂时还没有收到京城的消息。”裴顺摇了摇头。
裴鸿眉头一蹙,道:“都察院呢?也没有消息吗?”
除了送去京城的折子外,他还写了一份私信,一块送到他在都察院的同僚手中。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也没有。”裴顺再次摇了摇头。
他知道自家老爷想的是什么,可惜京城始终没有消息传回来,他也很是着急。
来大同之前,他以为借助自家老爷巡按御史的身份,他这个长随在大同也能风风光光,走到哪里都被人巴结,各种孝敬源源不断落入口袋。
这不是他胡乱想出来的事情,而是他从其他巡按御史身边的长随打听到的。
巡按御史在地方上是实权的位置,哪怕任期只有一年,也绝对是都察院的御史争相恐后争夺的位子。
可惜来到大同以后,才发现大同跟他来之前想的不一样。
别处的巡按御史确实是一个风光的位子,可大同,一切都不同了,在这里,冒出了一个新平堡守将。
别看这名守将只是一个游击将军,可就是这么一个游击将军,让自家老爷来到大同以后就屡屡吃瘪。
甚至有时候他都在想,当初要是不去新平堡就好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就因为他听人说大同有一家叫虎字旗的商号有着金山银海,他本想从这家叫虎字旗的身上刮刮油水,谁知道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裴鸿放下手里的茶杯,自语道:“不应该呀,过去了这么久,京城那边应该有反应才对,大同这边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京城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虎字旗把大量的大同百姓带去草原,够得上杀头的罪过了,可京城始终没有什么反应,这让他心中隐隐不安。
“大人,巡抚大人派人来了。”巡按衙门里的一名差役来到了后衙通禀。